无论是“央企入陕”还是“浙商入陕”,这些新西商们已经开始了各自在西安的征程,而西安市也开启了自己的“追赶超越”之路。我们谨慎期待的是,经过这一轮的发展,西商的概念能够真正的被历史所记住,并为关中商帮的变迁贡献新的价值。

延安可以选择的方向之一是,成为“关中平原城市群”北部经济发展的支点。目前西安到延安动车已经开通,只需2小时车程。西安到延安的高铁已经开建,建成后将不到1小时车程,延安将融入大西安1小时经济圈。

商业的本质就是跟着时代变,跟着人的需求变,没有哪一个商业模式能一成不变的坚持下去,所以不要迷信现在成功商业所谓的成功经验。过去我们简单的把一个城市商业理解成一个卖场,而现在我们理解的商业肯定不是一个卖场,应该是商业综合体,更像一个公共空间或者城市的会客厅一样。

五年为期,十年为盼,百年为计,面对新的历史性变革节点时代,广东作为这一战略执行的主战场,当以更宽广的家国情怀、更具创新性的思维方式、更具历史视野的行动力量,思考并践行这一世界级的湾区大开发,这对广东的影响将不仅是带来多少经济规模的增长,和包括广州、深圳在内的城市转型的战略依托,还将赋予广东一个再次确立其在新的全球和国家变革背景下独特价值的新的战略机遇期。

西藏自治区任何旅游资源的开发都必须以保护为前提,西藏的自然与人文旅游资源多为世界级垄断性资源,是全人类的财富,必须加以保存和维护;而且由于西藏的资源都比较脆弱,一旦破坏,将很难恢复。

在我们看来,榆林作为陕西的第二大经济城市,是陕西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在陕南经济低迷、关中除西安以外整体乏力的经济形势下,榆林作为能源富集城市,应该以深化改革实现产业转型和经济“换挡加速”,成为陕西“追赶超越”的重要担当。

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随着时间周期、城市发展、产业格局变动而发生变化,土地资源在新的历史时期应该有着什么样的开发格局,开发商如果拿到了一块儿这样的存量土地,又应该有什么样的远见去介入这些土地的发展?

拉萨作为西南边疆的中心城市,对促进西藏经济发展方面有着不可推卸的引领示范作用,如何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推进三大产业转型升级,是拉萨目前需要解决的最为迫切的问题之一。

努斯鲍姆是在谈教育的问题,但在我看来,也是在讲民主的问题,因为教育是民主化程度的直接承载者。民主是综合国力的体现,若想要有民主、自由的国家,培养有民主素养的公民是不可忽视的,那么对公民素质的培养就需要教育。

我们为什么要去西藏?因为在竞争激励的社会中心灵无处安放,我们在宗教与净土中寻找生命之经义的答案,当你在拉萨街头看到朝圣的白发老人,突然间发现人生就是向前行走,没有回头之路。西藏旅游已经超越了浅层次的观光旅游,而是深层次的文化体验。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