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当把一个克隆人视作如人类一般,有着表达情感能力的物种时,对于他们身体器官的移植,便成了考验人类人性和良善最直接的方式。这也是石黑一雄塑造著作《别让我走》的最大目的之一。

梯田上的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之何有哉?这些寻常的琐碎,不正是现代人心向往之的返璞归真吗?

扬州必须加大与苏南城市的融合、协作力度,在苏南苏北统筹发展战略中,加大在旅游项目资源开发、旅游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合作,与旅游产业发展较好的南京、苏州,且文旅资源有共通性的城市,建立资源共享、品牌互推机制。另一方面,重点引进文旅类的龙头企业,完善配套政策,做好基础服务,提升扬州对专业文旅人才的承接能力。

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推进,2022年京张冬奥会的举办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位于京西北的张家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在发挥京津生态保护带职能和承接京津产业与人口外溢的同时,如何在原有的产业基础之上进行转型升级,以及在河北省整体战略定位中确立其在区域内的产业分工,将成为张家口未来十年内的重要发展命题。

广州的光孝寺是惠能受戒之地和道场之一,惠能在这里发出了“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著名哲思论辩。在广东韶关曲江区,漕溪之畔的南华寺供奉着六祖真身,亦是惠能弘法主要道场。而在云浮新兴县,惠能生于夏卢村,圆寂于国恩寺。

新会陈皮追求时间长久,时间越久香气越醇,而云南普洱茶的风味也同样需要时间的加入,两者秉性贴近,所以才能和谐共处、相得益彰。从云南千里迢迢来到广东的普洱茶,就这样和新会柑形成了奇妙的组合,既巧合,又巧妙。

乃至到了快速城市化的今天,在宗族文化的作用下,大岭村也尚未被打散。对祖宗的尊敬和对传统习俗的遵从,成为了一种坚韧的纽带,让这个小村子能够在动荡的社会变迁中稳稳地安放着。

研究雄安新区的城市轴线,首先要处理好城市轴线与山水的关系。所谓“风水”,无非是风顺、水顺、山顺。也就是说,城市轴线在山水格局上要做到因天时、就地利,“风顺、水顺、山顺”。

酥醪村口有一株古梅花树,每年初春,仍开出一树绚烂的花。遗憾来得不是时候,不能在花下饮一杯春酿,想想如梦的浮生。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