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威尔是不幸的,在他的一生当中,都在极权主义环境下度过,而同时,他又是最幸运的,因为他的反对与倾向,便有了人们普遍对压抑的极权主义持反对声音的现象。他一生都在寻找自由,而历史环境则注定这种寻找需要时间的冲刷才能让自由重见天日。

对于西北地区来讲,比较务实也比较可行的发展路径之一就是,依托于当地丰富的自然生态和历史人文资源,进行独特的优质的服务化变现,优质服务的供给将是影响西北发展的决定性力量,谁较早认识到这一点,并作出市场化的反应,谁将赢得在西北地区新一轮的区域和城市发展竞争力。

红色旅游的创新发展要“守正出奇”。守正,就是要完好地保留革命遗址遗产遗物,真实地反应中国革命,传递中国精神、中国力量和中国价值;出奇,就是要重现革命场景、讲好革命故事、研发红色主题文创、搞好红色精神教育。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袁牧立足中国、着眼全球,从宏观入手,深入分析了“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这三大发展战略,尤其是从整体战略角度对“一带一路”格局进行了深度解读。

在我们看来,日本经济在战后的崛起其“得”在引进技术继而在此基础之上进行自主创新,然而其“失”也在于此,即日本企业的创新多专注于从1到n的过程,而忽视了从0到1进行颠覆性创新,这也是其在互联网时代表现平平的原因所在,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少有可圈可点之处。

让智能产品逐渐融入到城市,让本来的传统城市,逐渐变得更智能,也更有人情味,在人们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影响深远的技术是那些消失的技术。它们将自己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以至我们无可分辨。”。

在我们看来,如同所有寄望于科技来发展经济的国家来说,日本无疑是勤奋的学习者与实践者,即便其中不乏时运,但正是日本在二战后有计划地实施科技带动经济发展的策略,最终成就了其经济恢复与经济高速发展的光辉与荣耀。

无论是官员、还是学者,还是农村人,都需要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乡村振兴战略,振兴的是什么?怎么振兴?振兴到什么程度?标准是什么?如果不搞清楚振兴什么,到头来只能是依赖原来的制度、政策路径,各干各的事情,这样就会造成乡村振兴战略的失控。

为推动西宁作为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重要支点城市的战略落地,促进实现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旅游名城”的发展目标,中国公共关系协会联合西宁文旅和方塘智库,共建“丝路文旅研究中心”,从文旅视角对“一带一路”进行系统性、持续性研究,致力于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文旅智库平台,为西宁文旅产业与投资的发展提供从战略到方法论层面的支撑。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