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方塘大讲堂将用一年的时间,系列对话置身变革中国的不少于40位嘉宾,探寻全面深化改革中的中国的不确定性和确定性,一起重新发现中国,一起重新认知世界。

在流量为王的旅游市场里,商丘作为一个地级市,且拥有庞大人口,于诸多中原城市中,占有绝对的优势。而且在商丘市内闲庭信步地走上一圈,便会惊讶地发现,这里人的消费能力会出乎意料。城市里人的日常生活成了检验一座城市是否具有投资价值、投资什么的先决条件。

随着大交通时代到来,洛阳的价值将被重新发现与评估,这对于洛阳而言,既是机会,也是挑战,一方面外部资源可以迅速地导入,而另一方面本地优质资源也会相应地流出,尤其是当洛阳不再具备政治向心力,以及随着郑汴一体化持续推进,郑州的虹吸效应逐渐扩大,在中原城市群的竟合关系中,洛阳将何以自处?

方塘智库认为,“无产业,不小镇”,特色小镇的特色重点在于产业。特色小镇的成功打造,必须有产业做支撑。而县域经济的发展也必须依托于特色产业的打造,在比较优势和区域大分工背景下,沉睡在县域的特色资源必将被激活进而形成特色产业。

开封与巴黎虽都以古都的身份端坐于东西方,但是,今天它们的命运走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在现代之都巴黎的应照下,开封该如何走向现代化,是古都开封逐渐走向成熟旅游市场后,所要思考的又一个重要问题。

“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而今日的洛阳已非富贵之身,这不但指洛阳不再是万邦来朝的洛阳,更在于随着历史上开封、郑州的取而代之,时至今日的洛阳已甘为郑州之后,同豫东的开封一并成为郑州的左膀右臂。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有鉴于雄安新区毛绒玩具产业,在未来其所面临的不仅是国内以及东盟国家日益扩大的市场,转型升级之战在所难免,而且还要面向欧盟、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中高端市场,在认清形势之下,这似乎是今日雄安新区生产型企业的普遍命运。

在中国“轴心时代”春秋战国时期,曾以商丘为圆心形成了儒、道、墨等元典文化。因此在逐渐形成的“中华圣人文化圈”中,商丘便成了“中华圣人文化圈”的核心城市。同时,商丘在地理上又与鲁、皖、苏相距更近,在圣人文化的范畴内,鲁、苏、皖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包括在内。那么由此来看,鲁豫苏皖四省交界的方圆几百里,便可以看作是圣人文化旺盛的区域。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