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也并非是简单的去商业化,而是在公共化的基础上进行商业创新,比如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或者开发周边产品,依托于西安市丰富的博物馆资源,不断打磨既有的ip,同时也不忘打造新的ip,未来可期。

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有一点“雅”的眼光来关注“俗”的城市治理,要时时保持对人本身的自我观照,时时保有历史尊重、文学感怀和审美情趣,并明了在天人之际,在人与自然之端要存有限度。惟其如此,我们营造的才是人的城市,我们才是在城市中生活的大写的人。

无论坛,不城市。在我们看来,无论是基于城市建设发展的现实需要,还是基于企业自身的敏锐洞察和战略转型,都应积极推动城市论坛为城市赋能,在剧烈的时代和市场变革时期,为城市赢得更多战略先机提供理论化的公共表达和案例化的实践探索。

为了生活,数千年来,我们在这片土地上不断迁徙、不断漂泊、不断流浪,我们总是在离开,也总是在回归。我们不断背叛土地,又不断回归土地,回归家园。可是,直到如今,我们还在追问,哪里才是我们的家?哪里才是我们的故土?

入选河南乡村旅游特色村的郭土楼村,从默默无闻到大势略成,无论是乡村旅游的发展,还是乡村治理的创新,郭土楼都进行了基于其独特资源禀赋和洞察于新消费时代的产品创新、项目创新和模式创新,其乡村振兴的探索值得肯定,未来可期。

就伟光汇通运营逻辑中的自有产品和服务品牌的孵化和培育而言,也是秉持着开放态度来看待这一问题的,可以选择投战略投资,也可以考虑并购,也可以通过债权来推动合作,还可以通过一些补贴手段,等等,具体根据合作方的意愿。

关良先生将中西作品融会贯通,他将东方与西方融汇、民间与文人融汇、学院与素人融汇、严谨与随意融汇,可以说他是食洋而化、借古开今的画家中的代表。关良先生对西方文化的认识,不是单纯从技法上学到一点东西,而是从理论到观念完全内化了,有着深刻的认识。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