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背景下,包括登封在内的很多旅游目的地城市和区域,都纷纷打出“全域旅游和全时旅游”的概念。在我们看来,更具体的表述是“景城互动”的发展模式:景区的发展、旅游的发展,与城市的发展,在空间上,在产业结构重构上,都需要考虑融合问题。
随着中国人整体生活水平和方式改变,人们对于旅游和回归自然的需求逐渐增强,文旅资源富集的贫困地区将获得新的经济机会,这会是它们发展的新时代。旅游扶贫在扶贫模式中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而贫困地区的旅游发展将成为中国旅游格局中重要的力量。
如果能利用打造海龙屯旅游的契机,提升遵义的基础设施、旅游环境、交通条件、服务意识等旅游硬件和软件,构建良性的区域旅游生态系统,并在景城互动的逻辑下,推动景区和城市的协同发展,那么整个遵义旅游也一定会因此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和层面。
从旅游经济发展角度来看,海龙屯土司遗址的重要性不仅在于给遵义增加了一个世界级的旅游吸引物,更在于,从海龙屯土司遗址开始,遵义的旅游品牌的内涵将可能被大大的拓展,并修正人们对于遵义的红色旅游之都的刻板之见。
尤其在今天,留住乡愁就意味着在城镇化过程中,反对破坏生态环境和对传统文化的大拆大建,反对改变农民生活习惯且不适用当地人的“被上楼”做法,而是努力打造适合于村民居住的环境。
以为抱守a级景区的金字招牌,可以一直把景区当摇钱树的想法早已不合时宜。在观光旅游时代,“创a”是最重要的营销手段,但在旅游进入产品时代的背景下,“内容为王”是必然。
家庭农场,是近些年我国农业生产经营中出现的一种新型经营主体,它以农户家庭为基本生产单位,增加技术、资本等要素投入,实行农业专业化生产、规模化经营,提高农业产出率和农产品商品率,提高农业生产机械化和农业经营集约化水平。
我的结论不是要去翻案,或者创造出惊世骇俗的理论来。只是用自己的方法验证父一辈们朴素的直觉和感觉,而这些直觉和感觉,不仅是很多原发性改革最直接驱动力,也是我们在不同历史阶段和时期,理性思考和总结改革经验时不能忽视的存在。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