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婷婷
研究员

 原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明末到清中叶,扬州的形象是复杂的,它来自于财富、权力和文化活力的结合。这种形象,正是由盐商塑造和引领的。因为长期的重农抑商,在中国,商业对城市建设、权力边界、社会治理、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形成的影响,鲜有进入主流的史学叙事中。

在我们看来,无论是在一带一路战略维度,还是在黄河经济带维度,以及大西安和关中城市群的战略维度,等等,渭南都不应该被遗忘,更不应该被自己遗忘。渭南不仅在渭河以南,也在渭河以北,这块渭河与黄河交汇之地,需要尽快迎来区域价值重塑与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

城市规划是“市政学之最理想的而最重要之一部。其功用在规划新都市之建设,或旧都市之改造,使都市一地真能符合希腊哲人亚理斯多德之旨,为‘人类向高尚目的讨共同生活之地’。”

方所和诚品们,欲保持茁壮,需在培养文化产业链的同时,与旅游、商业开发的深度融合、互动。另一方面,在地价高筑,实体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找准定位,营造契合当地地理、历史文脉的文化空间,是成败的关键。

受特殊的政治制度,文化体制的影响,内地城市居民对于城市文化地标的定义与认同上,与港台存在明显的差异。因此,市民更希望视诚品、方所等独立书店为文化高地,而抱有更理想主义的期待,甚至对其商业氛围产生抵触。

作为古文明的摇篮,黄河边的这片土地上,我们的先民完成了从蒙昧的鸿蒙,向初始文明社会的过渡。延川剪纸中常见的蛇、鱼、蛙等原始图腾,则成为扑朔迷离的古老时代的一个遗影。

生命里有着多少的满足和惋惜,又有着怎样的愁苦和欢悦?雨浸风蚀的落寞与苍楚一定是水,静静地流过她和村庄的岁月。

布依族印染的图案,多是山谷之间盛开的花朵。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把对于生活与美的理解和期望都染进去了——仿佛春天,永远不会凋零,仿佛枕着入眠,就会做一个绮丽的梦。

白族人崇尚白色,认为它象征纯洁,是“人之初”,无污染的形态。而一生的经历又赋予其不同的意义与希望,如同扎染,由白至蓝再至青,每染一次色深一层。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