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婷婷
研究员

 原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从旅游小镇到度假小镇再到文化小镇,直到今天向互联网产业小镇转型,乌镇的确走出了一条新路子。特色产业是小镇的核心,乌镇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也面临“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问题”。 但与文旅的消化流量不同,互联网的难处在于乌镇的区位对于产业与专业人才的聚集存在一定的劣势。

事实上,一个有着千年传统的产业,通常容易陷入对路径的依赖。作为工艺美术品的东阳木雕,尽管久负盛名,但在消费端却呈现曲高和寡的现象——消费受众小,整体年龄偏高,且主要青睐于名家作品,青年匠人的产品通常难以有议价能力。

黄酒企业规模普遍过小,发展滞后,一直在地区性、低档酒的层面停滞不前。中老年消费者是主要群体,30岁以下年轻群体中缺乏兴趣。在人口结构换代、传统风俗不断淡化的趋势下,黄酒市场萎缩的压力越来越大。绍兴黄酒乃至中国的黄酒产业,都面临转型升级的困境。

2016年,在被称为“纪录片奥斯卡”的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影展中,《摇摇晃晃的人间》是唯一入围主竞赛的华语纪录片,并问鼎评委会大奖。余秀华的影响力并没有蔓延到欧洲,但是在首映上,观众并没有理解障碍,他们将笑声、叹息和掌声,都给予了导演以及他所刻画的这个充满魅力的女人。

沈从文说,“我的情感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心有戚戚,少年时期较美丽的生活,大都不能和平海分离。

一年四季,花木兀自葱茏,一片蔚蓝相接,海天一色,外伶仃岛在珠江出海口,与香港相去十余海里,晴天的时候,可以望见港岛的璀璨灯火。 这片海域自古称伶仃洋,那一星孤岛,便得名外伶仃岛。

梯田上的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之何有哉?这些寻常的琐碎,不正是现代人心向往之的返璞归真吗?

扬州必须加大与苏南城市的融合、协作力度,在苏南苏北统筹发展战略中,加大在旅游项目资源开发、旅游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合作,与旅游产业发展较好的南京、苏州,且文旅资源有共通性的城市,建立资源共享、品牌互推机制。另一方面,重点引进文旅类的龙头企业,完善配套政策,做好基础服务,提升扬州对专业文旅人才的承接能力。

酥醪村口有一株古梅花树,每年初春,仍开出一树绚烂的花。遗憾来得不是时候,不能在花下饮一杯春酿,想想如梦的浮生。

事实上,中国地域广阔,中西部地区乡村和东南沿海地区,发展严重失衡,文化差异性巨大,不论是对于旅游还是民宿的理解、消费观念几乎截然不同。民宿本身就不是放之四海而皆适宜的“狗皮膏药”,因地制宜,也通常意味着很难标准化,或者说标准需要因地制宜。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