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然
作者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自从国家改革开放以来,各地区皆以最快速度搞经济。“埋头苦干”、“两耳不闻窗外事”,则是这些年,对各个地区发展姿态的形象表达。由于互不往来和对资源的竞争,很多时候会造成资源的浪费,也产生了诸多社会性问题的不断累积。

 

今天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有着本质性的不同。诸多矛盾更加突出,社会透明度变得更彻底,国际形式错综复杂,等等。让国家在转型、变革这条路上也将注定走的更艰难,因为艰难,也将让这场变革更加伟大。

中国历史文化,将是中国与世界展开更开放式交流的关键点,即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让世界看中国,应该看中国的什么”和“寻找中国身份与存在感”的问题。

然而,当把一个克隆人视作如人类一般,有着表达情感能力的物种时,对于他们身体器官的移植,便成了考验人类人性和良善最直接的方式。这也是石黑一雄塑造著作《别让我走》的最大目的之一。

乡村是整个社会发展和城镇化的重头戏,中国尤其如此。若只是将中国的乡村看作城市发展中的重要角色,而非社会发展中的重要角色,之于乡村来说,或许是最大的误解。在社会背景下,它跟中国的城市发展实在有着最大的区别,自然和别国有着同样的区别。

《江村经济》的存在意味着,乡村不再只是一种他人眼中为了猎奇而去阅读的旅行日记、游记以及传教见闻之类的作品,而是一项严肃的对于一个长江下游太湖边的普通村落的实地考察,由此让西方人知道了一个真实发生着的而非其对东方文化想象中的中国。

读书不是为了写的更好,亦不是懂得更多,只是在这世间,你正好需要,它正好可以给到你,并对你矫枉过正。无所谓多,亦无所谓少,只是刚刚好。这个刚刚好,却又只有在人读到更多时,才能拿捏好分寸。

东北的衰败很多时候成为了众人认为的,是时代造成了东北今天的宿命。而《东北游记》却让人看到了东北的另一个多面性:东北在衰败,东北的一些人还在顽强地抗争着,也在焦虑着,因为他们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东北拥有更多的,不只是现在和不知所向的未来,它的过去更是这个地方存在的意义。

努斯鲍姆是在谈教育的问题,但在我看来,也是在讲民主的问题,因为教育是民主化程度的直接承载者。民主是综合国力的体现,若想要有民主、自由的国家,培养有民主素养的公民是不可忽视的,那么对公民素质的培养就需要教育。

海明威笔下的巴黎,咖啡馆遍布大街小巷,酒吧、书店以及大型的广场随便到一处地方就可见。它们出现在巴黎这座城市,于人们而言是一种需求,也是一种生活状态的呈现。而这种状态不论是对本地人还是像海明威这样的旅居客人来说,都成了一种生活必需品。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