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2021年10月9日下午,由郑大科技园和方塘书社联合主办的“长令人间添欢喜:刘传辉新书分享会”在郑大科技园举办。

2014年,刘传辉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文集《生命需要新高度》,之后继续沉心写作,历时六年,2021年出版第二本文集《长令人间添欢喜》,本书是一部随笔散文,按话题分旧事、闲情、絮语、父曰四部分,记录了作者故乡的人和事、求学和经商的历程、生活的遭遇、对人生的思考、如何进行子女的教育、为人处世的道理,以及人到中年的应该如何应对焦虑与困惑等。书中不仅有作者对于温暖的亲情、友情的赞颂,也有作者半生阅人历世的人生感悟,表达了他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读来令人身心放松,非常值得我们阅读和学习。

在本次新书分享会中,刘传辉主要从他自身的创作经历、人生经历、生活感悟,以及对于创新创业的理解等方面为我们解读了他的新书以及相关内容。

下面我们将摘编部分观点,以飨读者。

一、重温故人故事,发现更加真实的自己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刘传辉认为,删除人生中的任何一个瞬间,他都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因为,在漫漫人生中,每个所见过的人,所经历的事都会给他带来深刻的影响。中年是最容易怀旧的年龄阶段,美好的童年时光虽然短暂,但是却能对人的一生和他对待世界的态度产生深远的影响。

他每年坚持阅读六七十本书,并且时常记得上学时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不动笔不读书”。因为阅读是一种收获,是向他者寻求知识和智慧,而写作是一种灵魂的释放,是个性的自我表达。于是,读书和写作成为了作者生命中的诗和远方。

在书中,作者用大量的篇幅描写了一个人物——三叔,三叔是家族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也是第一个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人,并且,作者第一次进城也是在三叔的带领下。那次进城的经历让作者意识到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大,同样,也是在那个时候,作者在三叔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本《宋词300首》,启蒙了作者对文学的热爱,以及开始向往读书改变命运的方式。

回想童年故事,作者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是他生意萌芽的开端。八十年代初,他所生活的村子有村办企业和个体户,周围的人也都很有经商意识,谁家有一台彩色电视机是让人十分羡慕的事。于是,在那个时候,作者心中就埋下了一颗种子,争取做个万元户。而且,作者的堂兄是一个在外面跑业务的销售,生意很好,这促使着作者在毕业时毫不犹豫的选择做了销售,一做就是四年。

工作两年多,作者在郑州买了第一套房,之后,由于创业需要资金,所以把房子卖了。创业伊始在新乡市开了一家茶楼,之后误入服装零售,被收购之后被迫转行做房地产。通过这个过程,大家也可以发现,创业赚钱是一个起伏式的过程,并没有那么多的一夜暴富。所以仔细回想起来,正是因为这几十年中所遇到的人和事,所以,才促使着他成为现在的自己。

因此,作者认为,故乡就是一个锚点、是一个坐标系、是一个参照系,在自己的时间和生命都基本过半的时候教会自己如何衡量人生、思考死亡。

二、思辨生活之美,回答个人书写的多重意义

发现生活的美也是一种智慧,不过,每个人的欣赏水平都不一样,毕竟,这取决于我们的思想深度,正如王阳明所说的,“岩中花树,心外无物”,心中有美好,才可以发现生活的美。

美可以是听过一场音乐会之后的心神安宁,亦或者是带给你心灵的震撼;美可以是爱猫人士撸猫之后的瞬间快乐,亦或者是带给你精神的抚慰;美也可以是花花草草长大之后的欢快与喜悦,亦或者是在无形之中带给的美好与惬意;美可以是种种......

作者提到,有很多人都问过他,“你生意做得那么好,干嘛要去写作呢?”作者在他的新书《长令人间添欢喜》中回答道,“因为......我是个——神经病,我有点神经质。这话常被人翻译成——神经病。我是个病人。上面说了,我是个神经病。自虐狂、小心眼、废话痨、爱臭美,有时偏执,有时开放,有时狂妄,有时自卑,有时歇斯底里,有时理智清醒。这么多病,老中医都治不了,只能自我疗愈。写作是一剂良药,而读者是一味必不可少的配药,虽然很少治愈,但常常缓解,时时安慰。”

不可否认,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同样,写作亦是如此。美国作家阿娜伊丝·宁说过,“我用写作来两度体味生活,一次是当下,另一次是在记忆中。”而刘传辉认为,“写作是再次学习的过程,一次是在生活中,一次是在写作中。”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写作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得到自我满足,找到其中纯粹的快乐。

三、审视人生意义,与自我和解才能欢喜自在

刘传辉先生分享到,中年会陷入两种迷茫,第一是得偿所愿,想要拥有的都有了,第二是一无所获,功不成名不就。正如英国作家王尔德所说,“生活中只有两种悲剧:一个是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另一个是得到了我们想要的。”对于年轻人来说,很少有人会考虑人生意义究竟是什么?但是对于中年人来说,思考人生意义已经成为所有中年人的必备。

马克思·韦伯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人本身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在价值多元化的处境中,我们可以有很多选择,可以充满期待的将生命发挥的淋漓尽致,追求理想和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总之,中年是一场遭遇战,人到中年,依旧可以选择很多生活方式,重新定义自己,培养新的兴趣爱好,获得更多的能量,为社会提供更大的价值,找到生命的意义。

作者也提到,他不可能一辈子做生意,生意是以数量为衡量的,人生以意义来衡量。尤其,当他站在人生的下半场时,更要懂得重新认识自己,因为与自己和解,才最是欢喜自在!

【对话环节】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看您这本书最大的感受是,作为读者的我可以沿着您的叙事逻辑,勾起我们对过往认知的一些记忆与思考。其次,本书的书名可谓是点睛之笔,起的十分有深意。

在我们看来,每一本好的书都有这样一个标准——能够激发、回应或者是契合一个时代的潮流。我曾经也出过一本书,名为《乡愁里的中国》,封面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回不去的故乡,进不去的城。”直到现在,这句话依然称得上是一句潮流用语,因为这句话勾起了很多在城市打拼的那一代人心中的乡愁。

前段时间流行一个词语“躺平”,这个词语能在网络上引起一股思潮的原因是因为它击中了很多人的内心,在这种处境下,猛然看到这本书的“欢喜”二字,反而会让人释然许多。虽然,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发声,人人都可以发表观点,但是能将写的内容编成一本书的着实不多,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个体的写作表达与公共写作是有很大区别的,其中的平衡很难掌握。也许对于有着名人效应的意见领袖来说,想要获取关注和热度并不难,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容易。

不过,在本次的分享会上,我最好奇的是,在您的简历中亦或者是刚刚播放的视频中,我发现您有很多的title,比如说,红酒、茶、书法、跑步、工地等等,这些都展现了您丰富的人生,但是,对您来说,在这众多的title里面,您最看重哪一个?

《长令人间添欢喜》作者刘传辉:人到中年,万事皆已看开,若说最看重哪个,首先就是这句话,“身处商海,心慕学人”。我觉得我是个读书人,我的身上有很多人文精神或者是士大夫精神,并且,我最有乐趣的一件事就是一个人坐在书房里读书写作,感受沉浸其中的乐趣。

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没办法干任何事情,做不了生意,见不了朋友,于是,每天到工作室读读写写成了我最快乐的时光,那段时间,大概写了七八万字,就十分期待成书,就好像前段时间的新书发布一样,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难产的孕妇一样,在等待新书出生。

读书写作是我最大的乐趣,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依旧选择做一个读书人,这对我来说是一笔无形的财富。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如今阅读已经成为每个人的刚需,在当今这个社会,如果不阅读,就会很难守住自己的成就。刚刚您提到,等待新书出生就像难产一样,但我们知道,越是伟大的著作,越是严格要求的人,往往在出书的时候总是害怕太早出,因为他们总是会担心有遗憾。尤其作为一个读书人,作为一个作者,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去塑造、改变、引领一个时代,您觉得您这本书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长令人间添欢喜》作者刘传辉:这本书从策划开始就用了两年时间,最初的我会在公众号上发表一些比较好的文章,但是本书的编辑认为,网络传媒有适合网络传媒的方法,而图书出版也有其适合的内容表达方式,所以,对于内容来说,要更加新颖,达到新的高度。今年九月份这本书终于可以见读者了,那种心情无法言喻。在我看来,这本书不论是年轻人、中年人亦或者是其他年龄阶段,看了都会会心一笑,因为其中的故事都来源于身边,它不乏味,也不无聊,它是自我的消解。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从最开始书名的策划到手提包上品牌的logo,我们可以明确的感受到您的用心,不久的将来,“欢喜”一词可能会成为一个热词,这本书虽然文字量不大,但是从设计到内容都是富含幽默感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可能有些人他们曾经是学者、教授,但是又突然想创业,可是,当面临创业的许多难题的时候,需要进行沟通的时候,他们又会承受不住那个状态,想回到过去,这个冲突性十分明显。那么,对于您来说,您是一个商人,但是却最想做一个读书人,您应该也遇到过这种冲突,您怎么看?

《长令人间添欢喜》作者刘传辉:比如,我现在是个作家,前两天刚开完发布会,第二天早上就要去要账,这样的问题有很多,如同我书里说过的一句话,“人生一边坚持,一边妥协,既能上去,又能下来。”当你是商人的时候,要把商人的角色扮演好,当你是作家的时候,就要将作家的身份扮演好,身份要自如切换,这是一个不断磨练的过程。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最近经常看您的朋友圈,发现您身份的呈现与书的衔接越来越密切,不过从您刚刚的分享中我察觉到了一个出现非常多的关键词——房地产,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对于整个中国的解释框架和分析都脱不开这个词,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长令人间添欢喜》作者刘传辉:运气大于努力,当然,选择也十分重要。初入房地产行业也是偶然,任何事情我都会把它当做孩子一样对待,认真做好,尤其是风口上,猪也能飞,有幸站在风口也是关键所在。

做生意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卖力的在朋友圈推广,但是,在推广本书的时候,我运用了很多新媒体传播的方式,比如,线下发布会、线上直播等等。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很多时候,思想决定高度,没有强烈的愿力就没有强大的执行力。我刚刚就在思考,一个好的作家除了会讲故事之外,幽默也很重要,文字能力也不能太差,还要有洞察力。不过,我看您的文字的时候就觉得很好,也很有洞察力,尤其,“欢喜”这个词可能会成为未来思考性的关键词,那么,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科创”一词也可能会成为关键词,未来总是有很多的可能性,毕竟,每个时代的人都有每个时代的红利。

《长令人间添欢喜》作者刘传辉:比如,六七十年代,政商关系,个人的管理能力和机会最为关键,80后、90后、00后,他们生在互联网时代,大家所面临的机遇也就不一样。如今,互联网颠覆了我们的生活,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中国也处在一个人民安居乐业的稳定时期,确实是做科技创新创业的好时候,所以,我们不能辜负这个时代,要抓住这个时代的红利。

(注:本文内容根据嘉宾现场发言整理,已经本人审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