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吕慧明(方塘书社特约书评人)

在上世纪30年代轰轰烈烈的“乡村建设运动”中,毫不夸张地说,卢作孚的成就是最引人瞩目的。

梁漱溟曾经评价:“从清除匪患,整顿治安入手,进而发展农业工业生产,建立北碚乡村试验区,他终于将一个盗匪猖獗、人民生命财产无保障、工农业生产落后的地区,改革成后来的生产发展、文教事业发达、环境优美的重庆市郊重镇。”

同时代的晏阳初这样评价:“我一生奔走东西,相交者可谓不少,但惟有作孚兄是我最敬佩的至友。他是位完人,长处太多了。作孚有理想,有大志,极富创造力。”

这些评价极富深意,完美概括了卢作孚在乡村建设方面的丰功伟绩。和同时代的“乡村建设”领军人物相比,他的伟大,不仅源于他的救国救民的理想主义情怀,还在于他以毕生之力对乡村建设进行思考、论证、反思与实践。他让乡村建设突破了理论上的局限,在具体的历史环境之下,具有了可操作性和实践感。

在中国近代史上,卢作孚更多的是以交通运输实业家和政府官员的身份被大众铭记。毛泽东曾经概括其一生:“在中国民族工业发展过程中,有四位实业界人士不能忘记,他们是搞重工业的张之洞,搞化学工业的范旭东,搞交通运输的卢作孚和搞纺织工业的张謇。”

然而,《卢作孚文集》以更宽广的视野,呈现出了一位思想家的深邃眼光和实干家的广阔胸怀,其中,关于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困境的理论与实践探索,依然能够为当今的乡村建设实践提供一种有价值的借鉴和思考。

一、通过乡村的现代化实现国家的现代化

1927年,卢作孚出任江北、巴县、璧山、合川四县特组峡防团务局局长,负责峡区治安联防。所谓峡区,是指嘉陵江由合川至重庆间的小三峡(沥鼻峡、温塘峡、观音峡)地带,地处江北、巴县、璧山、合川四县结合部,下辖39个乡镇、人口约10万,面积500平方公里。峡区地势险峻,交通闭塞,贫穷落后。因此,治安混乱,盗匪猖獗。虽然卢作孚的主要工作是剿匪防盗,但是以此为契机,卢作孚开始了峡区的乡村建设运动。

卢作孚是很早意识到,随着城市的过度发展,会形成城市的“吸虹效应”,不仅会带来很多“城市病”,还会拉大城乡差距,使乡村经济恶化。同时,乡村作为城市工业原料的提供者,乡村的衰败,最终会限制城市的发展。为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困局,卢作孚提出建设现代化的乡村,通过乡村的现代化实现国家的现代化。

“乡村经济事业愈不发达,乡村的人民便愈往城市跑,乡村的农业和工作,便会乏人负担了。城市的商品,虽大多数是经过工业制造出来的,虽大多数的工业都在城市里,原料却来自乡村。或须开发,或须培植,或须就在乡里制造完成。这些事业里做工的人都跑到城市去了,就会减少开发培植制造之量,就会引起城市的原料恐慌。”

如何建设一个现代化的乡村?总结起来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交通建设为先行,以乡村城镇化为带动,以文化教育为重点。其中,经济建设为重中之重。

“任何建设,政治的或是文化的,皆应以经济建设为基础……因此,必须首先看重经济建设,尤其发展工业,否则一切皆感空虚,皆成问题。第二,必须增进人民的富力,乃能增进人民对于国家完纳赋税的负担力……故必须先致力于经济建设,增进人民的负担力,而后其他建设方面乃能追随或者并驾齐驱。”

按照卢作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想,凭借自己运营公司的雄厚资本实力,结合峡区当地的自然资源,峡区成立了大型现代煤矿——天府煤矿,使煤业成为了峡区乡村建设的支柱产业。随后为了运煤,修建了北川铁路。而且利用当地丰富的竹木资源和水资源,建造了造纸厂和水力发电厂。这样,峡区乡村的工业化雏形基本形成。

按照卢作孚的建设计划,首先建立乡村的工业化,通过工业现代化带动农业的现代化,二者互相促进,互为依存。

为此,他明确提出“应筹备关于经济的公共事业”,并提出了6条建议:一是建立气象台,“可以把最近的将来气象如何变化告诉农人,农人便可对农作设法预备,对灾害设法预防”;二是建立“农事试验场”,可以将不同的种子,不同的播种期,不同的土壤,不同的肥料,不同的距离,通过试验出来;三是建立苗圃,“培植各种关于园艺和森林的苗木,指导农人讲究园艺,培植森林”;四是“开辟公用的堰塘或者凿公用的井”;五是建立农业银行,“在农人青黄不接时,贷于款子,并办理存储与兑汇“;六是建立合作社。

引人深思的一点是,卢作孚并没有把“工业社会”和“农业社会”作为两种截然相反的存在,而把工业和农业设定在一个过程里面,工业并不是替代农业,而是可以互相促进。这点和同时代的思想家很不同——他们总是认为农业是保守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在工业拯救民族的时代主题下,农业淡化为一种消极的背景。

从1927年到新中国成立的23年间,峡区乡村建设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晏阳初曾经到北碚参观之后,感慨万千:“重庆的北碚有卢作孚先生所热心经营的乡村建设区,他无论如何要我和梁漱溟先生参观一下,我看到那里的工矿经济建设事业都很有成绩。”

二、促进乡村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现代化

按照卢作孚的乡村建设思路,以投资的方式发展农村的工业化,以工业化带动农业的现代化,从而促进乡村文化和生活方式的现代化。

在《卢作孚文集》里,提到一种理想的图景:“我的理想是建设成功一个美满的三峡,将三峡布置成一个生产的区域,文化的区域,游览的区域。”

生产的区域即上文所提到的,工业和农业的现代化生产。

文化的区域是指:“一个文化的区域,是一群学校所在地,以职业技能、新知识和新的兴趣的培育中心,作为民众教育的实验;以教生产方法和创造新的社会环境为中心,做新的学校教育的实验;以调查生物——地上的出产;调查地质——地下的出产,又从而分析实验,作为科学应用的研究;并设博物馆、图书馆、植物园、动物园以供参考或浏览。或者在那山间、水间有许多文化事业,形成一个文化区域。”

卢作孚布置的“游览的区域”,则体现了他不仅要使乡村经济发展,文化发达,而且还要使其环境优美,在自然美的基础上,加上人工美,形成许多公园。“凡有市场必有公园,凡有山水雄胜的地方必有公园,凡有茂林修竹的地方必有公园,凡有温泉或飞瀑的地方必有公园,在那山间、水间有这许多自然的美,如果加以人为的布置,可以成为一个游览区域……”

1939年,陶行知到北碚参观之后,赞不绝口:“我在北碚参观了一周,看到了你们创办的经济事业、文化事业和社会事业,一派生机勃勃的奋发景象……北碚的建设……可谓将来新如何建设新中国的缩影。”

在当时的时代语境下,卢作孚的乡村建设实验长达23年之久,并且成就斐然。主要是以下原因:

第一,当时嘉陵江三峡地区处在抗战的大后方,未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占,有相对和平的环境进行乡村建设。

第二,作为一名实业家,卢作孚将企业发展和乡村建设紧密结合起来。他所经营的民生公司从资金投入到技术力量给乡村建设最有力的支持。

第三,作为峡区的最高行政长官,可以凭借权利,动用政府的力量,使乡村建设计划付诸实施。

第四,卢作孚为人正直,光明磊落,目光高远,使他受到当时社会各界人士的敬重与支持。从一开始,卢作孚以改善当地贫困落后的经济状况为目标,这一举措受到当地居民的支持与拥护。随着当地经济情况的不断改观,教育、文化、旅游各项事业也不断推进,当地居民热情高涨。

可见,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困局是一项多方联动的,不断统筹发展的过程,这个过程,政府、资金、制度、当地的实际情况等当方面面缺一不可。否则,乡村建设难以缺乏长久的生命力。

三、对资本进入缺乏思辨和实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目前为止我过大部分地区的乡村建设思路和卢作孚的乡村建设思想一脉相承——通过引入资本,利用外在的现代化力量改造乡村,从而实现乡村的现代化。

这是一条与梁漱溟所提倡的“内生的现代化”截然不同的道路。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当下我们必须基于宏观的视野出发,探讨资本究竟以何种方式进入乡村,如何平衡与当地居民的利益以及如何权衡当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如此,资本的引入才能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困局,为乡村的健康发展服务。

资本作为一种生产要素,天生具有“逐利性”,一方面,资本在进入乡村以后,“遵循利润至上和无限扩张的本性”,乡村的各个生活领域都围绕着资本与劳动不断展开,乡村的生产和发展是以资本的运营和扩张为特征,并且呈持续扩张的态势。并且资本能够有效推动当地剩余劳动再实现的力量,短期内实现生产力和经济的快速发展。

另一方面,在我国现有的土地制度下,资本的逐利性使资本具有很强的破坏性,从而产生一系列问题。资本在进入乡村时,通过土地流转的形式,实行相对集中的规模化经营,资本长时间、大面积租赁农地,容易加剧耕地“非粮化”“非农化”倾向,同时,大资本排挤小农户,造成出现土地的大规模兼并,大批农户丧失经营主体地位,容易导致资本和农民的矛盾。还有一些地方由于资本的过度干预,造成当地生态系统的永久性灾难。

很遗憾,由于时代的局限,《卢作孚文集》并没有为我们提供一种有价值的参考。

在当下,我们不得不谨慎权衡资本进入乡村的利弊得失。如何利用资本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困境,又能避免资本给乡村带来的负面效应,是时代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

推荐书籍

书名:《卢作孚文集(增订本)》

作者:凌耀伦,熊甫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发表时间:2012年06月

内容简介:

卢作孚系我国爱国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改革家和乡村建设先驱,他留下的数以百万字的著述,是研究我国现代实业史、教育史、乡村建设史和思想史的宝贵资料。1999年北京大学出版社曾出版《卢作孚文集》,收入了1916年-1948年间卢作孚的著述109余篇,涉及工商管理、凯发游戏下载的文化、教育改革和社区建设等内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