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付金(郑州大学科技园发展规划部助理研究员)

继南水北调、西电东送、西气东输等国家超级工程后,2021年5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等四部门对外发布了《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算力枢纽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提出布局全国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构建国家算力网络体系。标志着我国又一个国家级超级工程“东数西算”正式启动,吹响了我国新型算力网络一体化布局的号角。简单来说,“东数西算”就是指把东部地区的数据拿到西部进行处理运算。按照《方案》部署要求,我国将根据能源结构、产业布局、市场发展、气候环境等,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以及贵州、内蒙古、甘肃、宁夏等地布局建设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国家枢纽节点,发展数据中心集群,引导数据中心集约化、规模化、绿色化发展。

国家发展改革委高技术司主要负责同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家枢纽节点的主要建设思路是统筹布局、完善标准。一方面,统筹国家枢纽节点的网络、能源、算力、数据、应用等一体化布局和设计,推动大型数据中心向可再生能源丰富和气候、地质等条件适宜的区域布局,实现数据中心绿色、集约、高效发展。另一方面,在城市城区内部合理规划布局规模适中的高性能、边缘数据中心,加强对城内已有数据中心的改造升级,城市内部原则上不再大规模发展数据中心。

今后,城市内部的数据中心将服务于对网络时延要求极高的金融交易、车联网等领域,而服务于后台加工、存储灾备等对网络时延要求不高的领域的数据中心,则要优先向贵州、内蒙古、甘肃、宁夏节点转移。

1、为什么要启动“东数西算”工程?  

2020年4月9日,新华社正式刊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这是中央发布的第一份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文件,在《意见》中,国家明确了要进行市场化配置的要素主要有五种: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和数据。

伴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来临,数据从简单的计数符号逐步转变为新一代生产要素,已经被提升到国家战略资源规划层面。现如今,我们在与互联网进行的每一次交互过程中都会产生大量的数据,全社会的数据总量呈现爆发式增长,数据资源的存储、计算、应用的需求都在大幅提升。

据国际信息技术咨询企业国际数据公司(idc)公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全球数据总存储量已达到41zb。zb是个什么概念?1zb约等于1万亿gb,相当于85亿个128gb手机的容量。假设一首长为3分钟的歌曲录制成mp3文件,大小约为8mb,那么1zb的数据存储空间可存储mp3格式歌曲140万亿多首,如果全部听一遍,需要8亿多年。idc预计到2025年,全球数据量将增加到175zb,但93%的数据还没有被存储。

算力,代表着对数据的处理能力,是释放数字生产力的关键技术。数据中心,被誉为“互联网时代的粮仓”,能够为用户提供远程的算力保障。数据中心是算力的存在方式,也是数字经济的基础,是全球协作的特定网络设备,更是我国要加快建设的新型基础设施,它肩负着传递、加速、展示、计算、存储数据信息的重任。但当前,我国的数据中心还存在一定的失衡、失序等问题。

首先,数据中心需要设置大量的服务器和路由器,并且为了冷却这些产生热量的设备,还需要配备散热设备,这都需要消耗庞大的电力。为了更好地解决冷却问题,阿里巴巴就在2015年启动了“千岛湖绿色数据中心”,利用深层湖水这一天然冷却剂来节省能源消耗。

据《中国能源报》的报道,我国数据中心已成为名副其实的“耗能大户”,其年耗电量已经占整个国家总耗电量的2%,耗电量连续8年以超过12%的速度增长。电力问题成为数据中心面临的一大挑战,电力成本也成为了数据中心的主要成本。

其次,我国东部地区对数据中心的应用需求大,但能耗指标紧张、电力成本高,大规模建设数据中心的局限性多。而我国西部地区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可再生能源丰富,气候更为凉爽。但西部地区面临网络带宽小、省际数据传输费用高等问题,无法有效满足东部需求。

最后,我国数据中心的集约化水平较低,各行业纷纷建设数据中心,各自为战,互不联通,没有发挥协同作用,一方面造成了一定的重复建设,另一方面还出现了“数据中心孤岛”的苗头。

启动“东数西算”工程,布局国家枢纽节点,可引导数据中心向西部资源丰富地区聚集,扩大可再生能源的供给,助力我国数据中心的绿色可持续发展、有序发展和东西部区域协同发展,全国统筹协调实现数据中心的集约化、规模化、互补化发展。

贵州省量子信息和大数据应用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潘伟杰指出,“在西部建设数据中心,不仅能够创造新型信息消费市场,还能为经济增长提供更多动能。‘东数西算’带来数据要素的跨域流动,是实现产业聚集和平衡区域发展的重要路径。”

2、“东数西算”对河南意味着什么?   

实际上,对于数据中心、新基建的话题可以追溯至去年的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会议上首次提出了要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自此,全国各省市不余遗力开展数据中心产业布局和建设。

2020年3月4日,河南省商务厅公布2020年对外推介项目表,共涉及833个项目,投资总额合计超1859.46亿美元,其中包括鲲鹏小镇项目、数字经济产业园项目、上汽全球数据中心项目、现代重工机器人产业项目等。

2020年3月31日,河南省大数据中心正式揭牌,要求坚持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共享发展,把省大数据中心建设成为全省数据归集汇聚的总仓库、数据共享交换的总通道、数据治理清洗的总平台、数据规范标准的总策划和数据安全开放的总闸门。

在此次的全国一体化算力网络体系布局中,除了8个国家枢纽节点,《方案》中还指出对于国家枢纽节点以外的地区,要重点推动面向本地区业务需求的数据中心建设,加强对数据中心绿色化、集约化管理,打造具有地方特色、服务本地、规模适度的算力服务。后续,根据发展需要,适时增加国家枢纽节点。

2021年4月7日,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河南省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计划(2021—2023年)》,为建设河南省高水平新型基础设施体系提出了明确部署和具体要求。

河南省虽然此次没有被纳入到国家枢纽节点中,但在我们看来,仍要抢抓发展机遇,搭上政策红利快车,优化数据中心的布局和设计,加强对已有数据中心的改造升级,实现数据中心绿色、集约、高效发展。

从长远来看,“东数西算”只是数字化建设全国布局的一个开始,数据中心只是底层的一个重要基础设施。在大数据时代,算力就是生产力,未来,围绕数据中心的建设还会有一系列相关数字产业的培育和衍生。

河南省作为全国人口大省、经济大省、消费大省和网络大省,在产业基础、消费规模和数据资源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潜力巨大,前景广阔,更拥有相对较好的人力成本、住房成本、物流成本等综合优势,在构建国家算力网络体系的道路上,无论是哪里提供数据、哪里进行运算,河南都要找准自身的优势和定位,对包括数据中心在内的数字产业和数字经济进行前瞻性布局、产品化开发、产业化发展、集群化打造、市场化运营、治理化应用,抓住数字经济加速发展的战略机遇期顺势而为,这是河南“十四五”以及中长期转型发展中的优选项和必选项,也是越发迫切的选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