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第五届中国-西班牙旅游与接待业国际会议在天津中心唐拉雅秀酒店举行,会议由南开大学与西班牙巴列阿里群岛大学联合举办。

出席会议的有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院长白长虹教授、西班牙巴列阿里群岛大学罗宇毕教授、美国维斯康星斯托特大学jafar jafari 教授、英国萨里大学李刚教授、西班牙马德里康普斯顿大学m. conecepcion garcia gomez教授、melia国际酒店集团亚太区区域副总裁bernardo cabot estarellas 先生,中国旅游创业家协会会长张德欣先生、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先生等。

本届大会围绕旅游目的地营销、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智慧旅游与旅游教育研究、国际旅游现状、中国乡村旅游等核心话题展开,包括主题演讲、专题讨论等环节。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先生就乡村旅游与城镇化和互联网的关系做了《乡村旅游:“互联网 ”与中国旅游的新想象》的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内容摘要:

居住和迁徙,是人类的两个基本状态,看似相悖,其实互补。城市,因为提供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正在快速地扩张,容纳越来越多的人往其中迁徙。而旅游,又是快速逃离庸常的都市生活的最好方式,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旅游短暂地迁徙到其它地方,而乡村正越来越多地成为城市人的旅游目的地。在这一社会进程中,我们探索城市和乡村的关系有很多可能性和形式。

2010年全球城镇化率超过50%,2012年底中国城市人口超过农村人口,直到目前中国农村人口迁徙进城趋势仍在加强,短期和长期的跨国迁徙规模也逐渐加大,变得频繁。

在城市已经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国家镜像的背景下,我们有必要通过城市和城镇化的视角来发现和讲述这个变革的世界和中国,这不但能够使我们更深刻的洞察历史,也将是我们思考中国未来的重要依据和逻辑起点。

在中国,农民工市民化面临严重的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为此做出的努力。城镇化既是促进社会发展进步的选择也是缓解农民工问题的途径之一。

对此,我国城镇化工作会议有明确的表述,城镇化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是我国发展必然要遇到的经济社会发展过程。

会议强调城镇化的同时也要高度重视生态安全,扩大森林、湖泊、湿地等绿色生态空间比重,增强水源涵养能力和环境容量,促进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共存。

城镇化工作会议要求控制开发强度,增强抵御和减缓自然灾害能力,提高历史文物保护水平。要以人为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提高城镇人口素质和居民生活质量,把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首要任务。

要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城市与乡村的关系,更为城市和乡村的互动提供了便捷的方式,方便城市人保留山水老家的记忆,让乡村在社会进步中突破现实条件的束缚,找到更多发展的可能。

综合社会变迁和人口迁徙的规律,可以发现人口迁徙的方向是从农村到城市、从内陆到沿海、从大城市中心区到郊区、从欠发达国家到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从都市到田园、从非民主国家到民主国家、从环境恶劣地区到环境优良地区。

人口迁徙是为了选择更好的社会环境,包括公共设施建设、文化氛围、就业环境。也有人口迁徙是在追逐更加舒适的自然环境,考虑因素包括空气、植被、区域。

互联网时代对这些影响人口迁徙的因素都有所影响,当人口开始在乡村与城市互动、旅游的城市化属性越发明显、乡村的功能将迎来价值重塑、互联网让乡村直接面向世界、互联网打破城市化传统曲线,我们需要思考新时代下城市和旅游如何发展?

对任何一个国家和经济体而言,文化和旅游,不仅具有最基础的产业属性和经济属性,更具有制度维新和和精神解放的价值,文旅产业的发展水平,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

很显然,中国正在迎来新一轮文旅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不仅体现在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第一的旅游目的地,而且,从国家战略层面已经明确将文化产业和旅游业作为支柱性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乡村同文化旅游结合将会是未来中国旅游的蓝海,通过旅游项目建设也能促进农村城镇化建设。比如文旅小镇的开发建设,通过城镇化实现旅游资源的资本化运作,带动社会实质发展。

从商业地产到文旅中心区,这个模式能够促进城市公共空间打造升级,加上室内主题公园创意和城市新地标的打造,同中央商务区、工业区、金融区、教育区等一起对城市空间进行重新塑造。通过这种模式将目的地旅游和城镇化建设有效结合。

互联网给乡村旅游带来的新变化,不仅是增量,更是会激发存量的变革,而且是全方位的变革。 互联网时代下的旅游改变了传统旅游模式:互联网 乡村:边缘地区与中心城市的全球化再表达;从乡村旅游到县域经济:中国经济的无解和求解;互联网、交通、审美、资本、技术、营销、支付等带来的全时连接和全域连接;乡村的文化和物质的双重富足与中国旅游的新变量 ;从旅游目的地到文旅小镇:创造更加符合社会需求的乡村旅游模式。

此外,未来的乡村旅游开发和城镇化建设注定要告别土地逻辑,摆脱资本逻辑,突破地方长官逻辑。基于人内心对旅游和生存环境的真是需求,综合社会发展带来的可能性,为城镇化和农村发展找一个可以平衡的点。让每个人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找到一条回家的路。

摄影|高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