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柳下弈(哲学学者)

人类文明史上,古希腊哲学是光辉灿烂的一页,以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古希腊哲学家,其哲学成就奠基了西方两千多年来社会发展,并冲击了东方及其他地域社会发展进程;几乎与此同时期,中国的春秋(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末年和战国(公元前475年~公元前221年)早期,诸侯割据,相互攻伐,没有居于一统地位的权威,出现一个思想疯长、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涌现出一批做出开创性贡献的学术大师,这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群星闪耀时代。

在黄河流域中下游,以宋国都(今商丘)为中心的一百华里半径生活圈内,活跃着一个探究世界、追求觉悟的哲人群体;在鲁国陬邑(今曲阜),活跃着一个追求重建社会秩序的儒家群体。梁启超在《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一文中满怀激情地说:“孔北老南,对垒互峙,九流十家,继轨并作。如春雷一声,万绿齐茁于广野,如火山炸裂,热石竞飞于天外。壮哉盛哉!非特中华学界之大观,抑亦世界学史之伟迹也。”

本文试图从影响中国哲学思想的与商丘相关的历史名人视角,深度挖掘这些大家背后的哲学思想源泉与地域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

1、商丘——中国哲学摇篮

老子(约前571年——前471年),姓李名耳,字聃,一说宋国老氏,陈国相地(今河南鹿邑东十里太清宫镇,商丘原宋都古城南约90余华里)人,一说宋国沛地人,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存世有《道德经》(又称《老子》),其学说主旨是“道法自然”,强调自然抵偿机制,揭示为之无功和有为之害,倡导无为,对中国哲学发展具有深刻影响。老子被尊为道教始祖。传说老子曾隐居宋国孟渚泽南岸(商丘东北,虞城故城西北)近十年,这是其哲学思想成长期。

老子的著作、思想为世界的宝贵财富。欧洲从十九世纪初就开始了对《道德经》的研究,到二十世纪的四、五十年代,欧洲共有60多种《道德经》译文,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尼采,俄罗斯大作家托尔斯泰等世界著名学者对《道德经》都有深入的研究,并都有专著或专论问世。黑格尔说:“中国哲学中另有一个特异的宗派……是以思辨作为它的特性。这派的主要概念是‘道’,这就是理性。这派哲学及与哲学密切联系的生活方式的发挥者是老子。”

前苏联汉学家李谢维奇说,“老子是国际的”。英国科学家李约瑟一生研究中国,著有多卷本《中国科技史》。他说,中国文化就像一棵参天大树,而这棵参天大树的根在道家。德国、法国、英国、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相继兴起了“老子热”,《老子》一书在这些国家被一版再版。上世纪80年代,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在世界文化名著中,译成外国文字出版发行量最大的是《圣经》,其次就是《道德经》。

墨子,名翟,《史记》载其为“宋之大夫”,约生于公元前476年(一说是公元前480年),卒于约公元前390年(一说是公元前420年),一说邾国(宋之附国)人,墨家学派创始人。墨子的先祖是殷商王室,他是宋国君主宋襄公的哥哥目夷的后代。目夷生前是宋襄公的大司马,后来他的后代因故从贵族降为平民,后简略为墨姓。虽然其先祖是贵族,但墨子却是一个农民出身的哲学家。

墨子的哲学建树,以认识论和逻辑学最为突出,其贡献是先秦其他诸子所无法比拟的。墨子在《非命》篇中提出唯物经验论的认识论,“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废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认为认知来自感性经验并于感性经验检验,并批判孔子的生而知之论和命定论。墨辩和古印度因明学、古希腊逻辑学并称世界三大逻辑学。他比较自觉地、大量地运用了逻辑推论的方法,以建立或论证自己的自然、政治、伦理思想。

墨子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从理性高度对待数学问题,他给出了一系列数学概念的命题和定义,这些命题和定义都具有高度的抽象性和严密性。例如:关于“平”的定义,墨子说:“平,同高也。”(《墨经上》),这与欧几里得几何学定理“平行线间的公垂线相等”意思相同。关于“圆”的定义,墨子说:“圜,一中同长也。”(《墨经上》),与欧几里得几何学中圆的定义完全一致。关于正方形的定义,墨子说,四个角都为直角,四条边长度相等的四边形即为正方形。这与欧几里得几何学中的正方形定义也是一致的。

墨子关于物理学的研究涉及到力学、光学、声学等分支,给出了不少物理学概念的定义,并有不少重大的发现,总结出了一些重要的物理学定理。首先,墨子对力定义,说:“力,刑(形)之所以奋也。”(《墨经上》)也就是说,力是使物体运动的原因。同时,墨子指出物体在受力之时,也产生了反作用力。接着,墨子又给出了“动”与“止”的定义,认为“动”是由于力推送的缘故,提出“止,以久也,无久之不止,当牛非马也。”可以说,墨子是物理学鼻祖,比亚里士多德早近百年。

关于杠杆定理,墨子指出,称重物时秤杆之所以会平衡,原因是“本”短“标”长。墨子还对杠杆,斜面、重心、滚动摩擦等力学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墨子是第一个进行光学实验,对几何光学进行系统研究的人。墨子进行了小孔成像实验,指出光是直线传播的。墨子对平面镜、凹面镜、凸面镜等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其结论与近现代球面镜成像原理基本相符。

墨子以“利”作为“义”的根据,统一义、利,倡导“兼相爱,交相利。”墨子提出“官无常贵,民无终贱”、“法,所若而然也。”倡导平等、法治。

墨子是位思想巨子,是堪与亚里士多德相比的百科全书式的大哲,被后世尊称为“科圣”。当代著名学者杨向奎说:“墨子的成就,决不低于古希腊的科学家和哲学家,甚至高于他们。他个人的成就,就等于整个希腊。”墨子也是位践行大爱的圣贤,力倡“兼爱”、“非攻”,长期奔走于各诸侯国之间,宣讲主张,产生广泛影响,一度与儒家并驾齐驱,有“非儒即墨”之说。毛泽东曾高度评价墨子是比孔子高明的圣人。

关于墨子里籍,学界多有争议,但不管如何,改变不了墨子长期居宋、事宋的史实。

庄子(约公元前369年——公元前286年),名周,字子休,出生于宋国蒙(今商丘梁园区蒙墙寺),道家学派主要代表人物和发展者,与老子并称“老庄”。

庄周是宋国的公室后代,先祖可以追溯到宋国的第十一代国君宋戴公,宋戴公为庄姓始祖。以庄子之才学取财富高位如探囊取物,然庄周无意仕进,只在不长的时间里做过管漆园的小官。庄子的学问渊博,游历过很多国家,对当时的各学派都有研究,进行过分析批判。庄子最重要哲学贡献是给出多元主体视角和价值,反对绝对意义,观点跃过西方两千多年哲学历程,直达后现代的今天。庄子与弟子走到一座山脚下,见一株大树,枝繁叶茂,耸立在大溪旁,特别显眼。

庄子问伐木者:“请问师傅,如此大树,怎一直无人砍伐?以至独独长了几千年?”伐木者似对此树不屑一顾,道:“这何足为奇?此树是一种不中用的木材。用来作舟船,则沉于水;用来作棺材,则很快腐烂;用来作器具,则容易毁坏;用来作门窗,则脂液不干;用来作柱子,则易受虫蚀,此乃不成材之木。”听了此话,庄子对弟子说:“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成其寿,岂不是无用之用,无为而于己有为。”弟子点头不已。庄子又说:“白额之牛,亢曼之猪,痔疮之人,巫师认为是不祥之物,故祭河神才不会把它们投进河里;残废之人,征兵不会征到他,故能终其天年。形体残废,尚且可以养身保命,何况德才残废者呢?树不成材,方可免祸;人不成才,亦可保身也。”庄子愈说愈兴奋,总结性地说:“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却不知无用之用也。”《庄子.人间世篇》

《史记》记载,庄子“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故其著书十万余言,大抵率寓言也”。庄子哲学大大拓展了老子“道法自然”的观点,其著作《庄子》标志着在战国时代,中国的哲学思想和文学语言,已经发展到非常玄远、高深的水平。庄子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否定绝对价值后“逍遥处世”的境界。

惠子(公元前390年~公元前317年),姓惠,名施,战国中期宋国商丘人。著名哲学家、政治家,他是名家学派的开山鼻祖和主要代表人物。

惠施是战国政治舞台上最活跃的人物之一,作为合纵的组织人,他在当时各个国家里都享有很高的声望。他为魏国制订过法律,主张魏国、齐国和楚国联合起来对抗秦国。魏惠王在位时,惠施因与张仪不和而被驱逐出魏国,他首先到楚国,后来回到家乡宋国,并在宋国都商丘与老乡庄子成为朋友。魏惠王死后,张仪失宠离去,惠施重回魏国。

据说当时有一位奇人名叫黄缭,询问惠施“天地所以不坠不陷、风雨雷霆之故”,惠施不假思索,应对如流,“遍为万物说”。主要是有关宇宙万物的学说。可惜他的著作已经失传,只有《庄子·天下篇》保存有他的十个命题,即“历物十事”:

(一)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

(二)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

(三)天与地卑,山与泽平。

(四)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

(五)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

(六)南方无穷而有穷。

(七)今日适越而昔来。

(八)连环可解也。

(九)我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也。

(十)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

惠施认为“实”是第一性的,而“名”是第二性的,与公孙龙的诡辩是有所区别的。从“历物十事”看到,惠施有些命题是和后期墨家相近,但其几何概念之精到和物理实在及时空认识境界多有过之,量子论和相对论思想已经萌芽其间。

惠子与庄子为友,常相辩论。《庄子·天下篇》称“惠施多方,其书五车”,足见其藏书之多,“学富五车”典故即由此而来。

惠子常拉庄子去梧桐树下或田野上散步讨论,很多历史上最有名的辩论,便是他们在家乡散步时进行的,例如大家熟知的鱼乐之辨。

庄惠两人在学术观念上对立,但在情谊上,惠子确是庄子生平惟一的契友。庄子经过惠子的坟墓,回头对跟随他的人说:“楚国郢人捏白士,鼻尖上溅到一滴如蝇翼般大的污泥,他请匠石替他削掉。匠石挥动斧头,呼呼作响,随手劈下去,把那小滴的泥点完全削除,而鼻子没有受到丝毫损伤,郢人站着面不改色。宋元君听说这件事,把匠石找来说:‘替我试试看。’匠石说:‘我以前能削,但是我的对手早已经死了!’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庄子·徐无鬼》

惠施为战国时代“名辩”思潮中的哲学大师,与公孙龙共同将名辩学说推向顶峰,并且为中国古代的逻辑空间发展和形而上学的判断提倡了一种方式方法,对认识论具有重要贡献。

宋钘(约公元前370年—公元前291年),又称宋子(庄子作宋钘,孟子作宋牼,韩非子作宋荣子),宋国宋城人。中国战国时期著名哲学家,宋尹学派创始人及代表人物。约周烈王六年至周赧王二十四年间在世,与齐宣王(田辟疆)同时,曾游稷下,为稷下学宫主要代表学人之一。其继承老子思想,提倡"接万物以别宥为始",提出"情欲寡"﹑"见侮不辱"说,反对诸侯间的兼并战争。孟轲与庄周都很尊敬他,称之为“先生”。著有《宋子》传世。

2、孔子思想非公认为哲学,而源于殷商有共识

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祖籍宋国栗邑(今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生于春秋时期鲁国陬邑(今山东省曲阜市),中国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与弟子周游列国十四年,晚年修订六经,即《诗》《书》《礼》《乐》《易》《春秋》。孔子去世后,其弟子把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和思想记录下来,整理编成儒家经典《论语》。孔子被后世皇家标榜利用,因而儒家思想在中国曾有几段时间居于正统地位,影响深远。

对于孔子儒学(不包括后世儒学)算不算哲学,学界存在争议。德国现代大哲黑格尔对之是这样评价的“一种常识道德,这种常识道德我们在哪里都找得到,在哪一个民族里都找得到,可能还要好些,这是毫无出色之点的东西。孔子只是一个实际的世间智者,在他那里思辨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只有一些善良的、老练的、道德的教训,从里面我们不能获得什么特殊的东西。”

对此,柳下也有自己的观点:“人类的探究成果成为概念,进一步的思索是建立在已有概念基础之上。对科学的反顾、究取,人们试图明了概念间的关系,以及认识的机制和成果的价值,并形成更进一层的概念。这样的活动,对科学的科学(或探究),即哲学。”(《实现哲学》)孔子思想是对先王理念的追随而不是深究,孔子出于对春秋中晚期诸侯国逐渐对周天子失敬违命,僭越仪轨,“礼崩乐坏”,相互攻伐等现状不满,主张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论语.颜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论语.泰伯》)等为“纲常”来固化社会秩序,并以“礼乐”形式来敦教化育,达至理想中的和谐社会。

孔子学说是行为教化,其所谓的“人性”“纲常”不过非自觉地对社会主体关系及道德伦理作理想主义的非平等“天命”预设。孔子提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泰伯》),畏惧民智开化难以统治。孔子自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论语.述而》),仰赖古典,抵制创新,希图传统秩序稳固不变。

孔子著述中少量的涉及存在论、认识论和伦理学的部分既不是原创,更不足以确立其哲学地位。是故,孔子只广泛地被称为“思想家”而非“哲学家”。林语堂先生在《老子的智慧》一书中有说:儒家是中国文化的代表,而道家是中国哲学的代表,有“文化上的儒家和哲学上的道家”的说法。

学院派关于孔子殷商遗民的论述讲的就是殷商文化和贵族身份对孔子思想的影响,就算他有哲学家的影子,也说明是殷商文化影响了他。《汉书·艺文志》云“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即是说,孔子儒学,是殷商文化传承的结果。孔子作为殷商王朝王族之后,深受殷商文化影响,其“仁”与“礼”思想也是丰渥的殷商文化文脉传承。先商时期,商丘已经是经济文化中心,从而构成殷商之源文化的源和流。所以,商丘殷商之源以及彼时发达的经济文化形态对商丘哲学圣地的形成起到助推作用。

汉初和唐初朝廷崇老,结果国家实现“文景之治”和“贞观之治”。在现、当代社会,老庄、墨、惠之学也不是没有被广泛运用,而是相反,因为老庄、墨、惠之学隐于发展得更加精致的西方现代科学之下,原初它们是相似的。正是老庄、墨、惠之学之行,才有当世之发达,否则,中国若囿于儒家道统则会落后不堪。设若历代统治者不是倡儒抑墨,墨、惠之学得以发展演进而不是中断,现在有可能达到与现代西方科技相当的水平。

3、稷下不足以争锋

稷下学宫,战国时期田齐的官办高等学府,始建于齐桓公,位于齐国都临淄(今山东淄博市)稷门附近。稷下学宫是世界上第一所由官方举办、私家主持的高等学府,为当时百家争鸣的一个重要园地。

稷下学宫在其兴盛时期,曾容纳了当时“诸子百家”中的几乎各个学派,汇集了天下贤士多达千人,其中著名的学者有孟子、淳于髡、邹衍、田骈、慎到、接予、季真、环渊、彭蒙、尹文、田巴、兒说、鲁仲连、邹爽、荀子等。尤其是荀子,曾三次担任过学宫的“祭酒”(学宫之长)。

当时,凡到稷下学宫的文人学者,无论其学术派别、思想观点、政治倾向,以及国别、年龄、资历,都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学术见解。更为可贵的是,当时齐国统治者采取了十分优礼的态度,封了不少学者为“上大夫”。

稷下学宫是一个官办的学术机构和政治顾问团体。《盐铁论•论儒》中记:“齐宣王褒儒尊学,孟坷、淳于髡之徒受上大夫之禄,不论职而论国事。盖齐稷下先生千有余人。”现代学者钱穆认为这段史料不可靠,孟子不是“稷下先生”(参见钱穆《先秦诸于系年•孟子不列稷下考》)。至于荀子,他立足儒家,对稷下学术进行了全面的批判总结、吸取和修正,其对后世最有影响的是其“礼法结合”的政治思想。

尽管有人认为稷下学宫为“东方雅典学院”,但柳下认为,稷下学宫规模虽大,但稷下先生和门徒中没有与“希腊三圣”和老子、墨子、庄子、惠子等哲学地位相当的哲学门派开创者群体,古商丘才是足以和西方雅典媲美的哲学圣地(东方雅典)。

老子是中国第一位有文字留存而非传说的真正意义的哲学家,老子、墨子、庄子、惠子、宋子都是中国最重要哲学流派的开宗立派者或最重要开拓者,他们创造的非凡哲学成就深深融入中华民族血脉,也给世界文明贡献出东方智慧。他们群体成就于商丘地域,是当时商丘地域自然和人文环境的造就,可以说,商丘地域是古中国天地独钟的巨哲渊薮,且不存在实力相当的竞争者。

作者简介:柳下弈,商丘市虞城县人,哲学学者,有专著《实现哲学》,多次受邀在大学、科研院所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作报告。

统筹:胡继勇

审核:赵继彬

指导:商丘市委宣传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