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刘金芳(网商社科特约作者)

公元755年,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一场惊天动地的事变打破大唐昔日的繁华,让整个大唐帝国从盛世美梦中惊醒。

手握唐朝东北边境重兵,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的安禄山在范阳起兵叛乱,由于中原内地承平日久,大唐朝廷缺乏必要的军事准备,叛军所到州县,除了颜真卿,颜杲卿兄弟少数人起兵抵抗以外,其他州县都望风瓦解,当地县令或者开门迎接叛军,或者弃城逃跑,或者被叛军擒杀,几个月的时间,就占领大唐东部半壁江山,洛阳,长安也先后失守,唐玄宗逃亡蜀地。公元756年,唐肃宗在诸将拥戴下于灵武继位,派遣郭子仪,李光弼与叛军作战。唐军在郭子仪和李光弼指挥下一度打败叛军,收复河北部分失地,双方进入军事对峙状态。

公元757年,安禄山的儿子安庆绪,弑杀安禄山,自立为帝,将战略攻击重心从关中的李唐王朝中枢,转移到江淮地区,派其得力部将尹子琦,率叛军十三万人,意图一举荡平江淮,进而夺取维系唐朝经济运转的江南财税重地。从而为消灭大唐朝廷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而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夺取具有重要战略地理位置的睢阳城就首当其冲。

睢阳,即今日之商丘也。商丘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隋唐大运河横穿全境。地理位置位于豫鲁苏皖四省辐辏之地,史书云:“备御东南,则九州之奥区;广衍沃壤,则天下之膏腴,襟带河济,屏蔽淮徐,自古争在中原,未有不以商丘为腰膂之地者”。商丘素有“豫东门户”、“江淮屏障”之称。

当时的睢阳太守许远深感兵力不足,于是,求助于雍丘防御史张巡。许远,杭州盐官人,唐高宗时期右相许敬宗之孙。张巡立即带兵3000进驻睢阳,与许远守军3800人合兵抗战,守卫睢阳城,于是历史上著名的睢阳保卫战拉开序幕,而碧血丹心的忠烈贯穿日月,穿透历史遥远的时空,而这一切也必然载入史册。

1、忠心义胆的张巡是一个文武全才

张巡,唐蒲州河东人,(《新唐书》本传载为邓州南阳)。自幼博览群书,熟读兵书,韬略战策了然于胸,史载其“气志高迈,略细节,不与庸俗合”。

韩愈《张中丞传后叙》录张籍之言曰:有一个叫于嵩的人,曾经跟随张巡,他眼中的张巡,高七尺有余,须髯长得如同神像一般,每当发怒会须髯尽张。他记忆力超群,阅读书籍不超过三遍,便能终身不忘;于嵩曾经当场考问他,无论拿出任意一本书,张巡都能一字不漏的诵读出来,守卫睢阳城时,一万名军卒,几万城中居民,与人见一面,问过姓名,就能牢记在心。可见张巡记忆力惊人。

张巡为人仗义、重气节,如得知朋友生活困窘,他必会倾资周济。与兄长张晓都以“文行知名”。

公元741年,三十二岁张巡考中进士,其后,张巡以太子通事舍人之职外任清河(今河北清河)县令。他在任内济弱扶贫,赈济老幼,成绩斐然。

任满后,张巡被召回长安。当时正值杨国忠当权,有人劝他投靠杨国忠,定会被重用,但他却拒绝,答道:“这正是国家的怪事,京官不能当啊。”于是被调到真源县再当县令。

真源县就是今天的河南鹿邑县,当时,隶属于谯郡管辖,真源县地方豪强十分猖獗,他们勾结官府欺压百姓,一时间有一手遮天的嚣张气焰,特别是恶吏华南金更是飞扬跋扈,肆意妄为。真源县就流传着“南金口,明府手”的传言。

刚直不阿的张巡一到任立即收集众恶罪证,迅速将其一网打尽,并将民愤最大的华南金依法处死。同时,恩威并施,对于其它众犯和华的余党,责罚后予以赦免。这些人感念其恩德,从此全部改邪归正,人人向善,莫敢违法。

张巡在真源为官其间,廉洁奉公,生活简朴,为政高效,人民安居乐业,深受百姓爱戴。于是真源县内“政简约,民甚宜之。”

天宝十五年,公元756年,谯郡太守杨万石投降叛军,杨万石降敌后,又逼张巡为长史,并令其向西接应叛军。张巡得知后非常气愤,撕碎函命,大骂杨万石投降行径,率领全县官吏贤达大哭于玄元皇帝祠,然后起兵抵抗。这名进士出身的文官就开始了武将的生涯。

当时的雍丘县令令狐潮举县投降叛军,张巡闻讯后就带领军队赶到雍丘,与单父(今山东单县)尉贾贲的一千人合兵,趁令狐潮离城时攻下雍丘。不久贾贲战死,张巡被公推为主帅。

在张巡指挥下,击退叛军多次冲锋,累计杀伤近万人,面对唐军的抵抗,令狐潮不得已退兵。吴王李祗闻之,举荐张巡为委巡院经略。

公元756年3月,令狐潮与贼将李怀山、杨朝宗、谢元同率领四万余众又一次杀至雍丘城下。

这时,雍丘守军只有数千人,望着城下气势汹汹的叛军,众人脸上皆有惊惧之色。张巡鼓舞大家道:“贼兵精锐,有轻我心。令出其不意击之,彼必惊溃,贼势小折,然后城可守也。”

张巡身先士卒,率领部下杀入敌阵,很快将叛军打退。首战告捷,守城军民信心大增,不再惧怕叛军。

次日,叛军大举进攻,用一百多门炮轰城,城墙损坏非常严重。张巡临危不乱,命令在城上立起木栅来抵抗,叛军像蚂蚁一样爬到木栅上,疯狂地攀登攻城。

张巡又命人拿来一束束野蒿,往里面灌入油脂,点燃之后抛向叛军。叛军被熊熊大火烧得焦头烂额,纷纷撤退,攻城失败。此后,张巡审时度势,时而乘敌松懈之时进攻,时而晚上缒城劫营,在六十多日内,与叛军大大小小交战三百多次,叛军终于支撑不住,败退而逃。张巡乘胜追击,俘虏胡兵两千人,军声大振。

第一次雍丘保卫战,张巡智勇双全,杀伐果断,表现出卓越军事才能。

不久,令狐潮重整军马第二次围攻雍丘。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令狐潮改变策略,企图劝降张巡等人。

令狐潮与张巡曾同为朝廷县令,往日颇有交情,在城下劝道:“唐室大势已去,公还在坚守危城,到底为谁呢?”张巡回道:“足下平生以忠义自许,今日之言行,忠义何在?”令狐潮羞惭而退。

令狐潮围雍丘城四十多天,双方相持不下,内外信息隔绝,令狐潮听到长安陷落,唐玄宗逃往蜀地的消息,就告知城内众人,试图再次劝降张巡。城内有六名大将颇为心动,分析形势,劝说张巡投降。张巡表面上答应了他们。

次日,张巡在堂上设天子画像,率众将士参拜,以忠信大义激励众人。众人闻言无不落泪。随后,张巡命人将准备投降的六将捆绑起来,斩首示众。从此,众将士守城报国之心更加坚固。

城中的箭射没了,张巡便命人用野蒿扎成千余个草人,给草人穿上黑衣,在夜晚时把草人缒城而下。令狐潮的士兵看到后,以为城内之兵要出城偷袭劫营,争着用箭射向草人。如此反复多次,令狐潮的士兵才知道那是草人,便不再射箭。而此时城内已得到数十万只箭。这才是历史上真正的“草船借箭。”

一天夜晚,张巡派五百死士缒城而下。贼兵以为还是草人,不作防备。这五百死士乘敌不备,攻入令狐潮的大营。令狐潮的军队大乱,狼狈逃窜,跑出了十余里。

由于被围日久,雍丘城中木材已经用尽,于是,张巡故意装出弃城的样子,对令狐潮放话道:“我想率军弃城撤退,请你军队向后退出六十里,以便我逃逸。”令狐潮久攻不下,不知是计,便答应了。张巡见令狐潮军一退,便率领所有城中军队一起把城外三十里范围内的叛军营房完全拆掉,将木材带回城,以作为护城的工具。令狐潮大怒,立刻下令重新包围雍丘。

不久,张巡又向令狐潮传话:“如果你要得到这城,可以送马三十匹,我得到马之后,就要出奔了,到时你就得到雍丘了。”令狐潮取城心切,照数送了三十匹马给张巡。张巡得到马后,挑选出三十位骁勇将士,将马分给他们,相约道:“叛军若来,每人杀一敌将。”

第二天,令狐潮率兵来到城下,责备张巡失约。张巡答道:“我想逃,但将士们不让我走,有什么办法?”

令狐潮知又中计,大怒,正想攻城。未等军阵排好,城内突然有三十骁骑率兵杀出。叛军因为军阵未成,一时大乱。三十铁骑率兵,左挑右杀,擒获十四名叛将,斩百余首级,还缴获不少兵械牛马。令狐潮退到陈留,一时不敢再攻雍丘。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正计反用,反计正用,让敌人摸不清虚实,从而调动敌人,制造战机,趁势打败敌人。张巡军事谋略可谓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公元756年末,贼将杨朝宗帅马步两万要攻取宁陵城,断掉张巡的后路。

张巡知道消息后,率军从雍丘赶到宁陵,昼夜四十回合,大破杨朝宗的贼军,斩首万余级,流尸塞汴水而下。贼军连夜逃走。

在这里,张巡遇到了睢阳太守许远。两人第一次合作就有了辉煌的开始。两人一见如故,意气相投,许远和张巡同岁,因张巡生月大于许远,许远称张巡为兄。张巡和许远的相见,既是他们友情的开始,也为他们以后在睢阳保卫战的携手血战埋下了伏笔。

2、忠烈标榜青史的睢阳保卫战

张巡率军队进入睢阳城后,张巡善谋略,精兵法,此前已多次以少胜多,打败安史叛军。许远自知军事指挥才能不如张巡,推张巡为主帅,全权由张巡指挥,张巡出战,许远守城。

张巡率众抵抗,日夜苦战,杀敌无数。有时一天多达数十战。

元月,第一次围城战,张巡擒杀敌将60多人,斩杀叛军2万余人。并缴获了大批车马牛羊。这次大捷之后,朝廷拜张巡为御史中丞;许远为待御史。

三月,第二次围城战,张巡主动出击,追奔数十里,斩杀叛军3000余人。

五月,第三次围城战,张巡以昼夜击鼓,疲敌扰敌之计,突袭敌营,斩杀叛军5000余人。据《资治通鉴》记载:“巡欲射子奇而不识,乃剡蒿为矢,中者喜,谓巡矢尽,走白子奇,乃得其状,使霁云射之,丧其目,几获之。”张巡其计利用人性之特点,运用的精妙绝伦,堪称一绝,真不愧一代名将,军事天才!

七月,第四次围城战,睢阳守军经过多次战损,此刻只剩1600余人,再难主动出击。叛军的云梯攻城,被张巡派守军用钩杆顶翻,投火焚尽;叛军改用钩车、木马攻城,又被守军投石砸烂。百计挫败下,十万叛军只能挖掘壕沟,加筑栅栏,就指望着长期围困,靠耗粮战术来打垮这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孤城残军。

张巡等坚守了十个月,大小战斗400多次,杀敌12万之多。睢阳城开始储存粮六万斛,足够支撑一年。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要求运输一半给濮阳,济阴,许远力争而不许,粮食运到后济阴叛变,所以睢阳城内缺粮。其间,城中的战马、麻雀、老鼠、树皮、草根、纸、茶等能吃之物全部吃光,兵士仅余400人,终因饥饿、疲惫至极,无力再战,而周边的军阀嫉妒张巡的战功,观望不前,于是城池沦陷。城破之际,张巡叩拜长安方向大声说道:“臣智勇俱竭,不能式遏强寇,保守孤城。臣虽为鬼,誓与贼为厉,以答明恩”!这是何等的壮烈!张巡、许远及南霁云等将土被俘后骂敌不绝,英勇殉国。

睢阳之战以少胜多,以八千之众阻挡住安史叛军十二万的南下,保全了江淮,为平定“安史之乱”立下了大功。而睢阳保卫战也成为中国战争史上的经典战役。而张巡也因此被誉为一代名将。

唐朝文学家韩愈如此称赞张巡说:守一城,捍天下,以千百就尽之卒,战百万日滋之师,蔽遮江淮,沮遏其势,天下之不亡,其谁之功也!

睢阳城陷落三日后,河南节度使张镐率15万唐军赶到,经过数日激战,重新收复睢阳城。

张镐感张巡、许远之功,请求旌表张、许。当时的朝臣名土如张澹、李舒、李翰等一班人纷纷上奏说“睢阳为江淮咽喉,天下不亡,许、张二人守城之功也”。

于是唐肃宗追封许远为荆州大都督,张巡为扬州大都督,睢阳、雍丘赋税免三年。并赐双忠庙于睢阳,岁时祭祀许远、张巡。

大中二年(848年),唐宣宗命挂张巡等三十七人像于凌烟阁。与魏征,李靖、房玄龄等并驾齐名千秋。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张巡上无愧于天地,下无愧于家国,在张巡身上我们看到了浩气长存,他卓越的军事才华,坚韧不折的英雄气节,他精妙绝伦的人生智慧,无疑就是一部让人叹而观止的历史传奇,也许他的身上也有让人争议的地方,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书写青史的民族英雄,也是中华民族忠烈精神的图腾。

3、张巡祠和双忠文化

作为睢阳保卫战的所在地,也是张巡殉难之地,睢阳人民也没有忘记这两位忠臣烈士,建庙祭祀,岁时不绝。延续至今,为‘睢阳庙’,号‘双庙’。

唐至德中(757年),睢阳庙惟专祀张巡、许远,以南霁云配,世称“双庙”,亦称“双忠庙”。后来,又增雷万春、贾贲二将,改称“五王庙”。宋大观中(1108年),增姚阍为“六王庙”,表其庙曰“协忠”。金天兴二年(1234年),“协忠庙”毁于兵灾。至元二十六年(1238年),于睢阳旧城中重建协忠庙。明永乐年间,迁协忠庙于州治东。宣德五年(1431年),协忠庙入祀典。弘治壬戌(1502年)6月,黄河决口,协忠庙毁于水患。正德初年(1506年),协忠庙迁往新城中,更名为“忠烈祠”。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增修。天启四年(1624年)再次增修,有大殿、两庑、过厅、廊坊、大门等,共计房屋27间。崇祯十五年(1642年)3月,“忠烈祠”毁于战火。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重建。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重修,恢复明代规模,易名“六忠祠”。历经数百年的风雨,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仅存过厅五间,其余建筑荡然无存。1990年,商丘县人民政府决定,在张巡殉难处重建新祠,取名“张巡祠”,亦称“双忠祖庙”。

后来,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随着中原移民历次南迁,张巡,许远代表的忠烈文化和双忠文化也随之向南传播到江淮、闽粤等地。明清时期,更是跨越海峡,把双忠文化传播到台湾宝岛。

宋端宗景炎三年(1278)十一月,文天祥以少保右丞相、信国公兼枢密使驻兵潮阳。潮阳有张许双庙,是纪念唐代张巡和许远两位爱国将领的。文天祥在此期间,去潮阳东山谒祀张巡、许远双忠庙,并题写《沁园春·题潮阳双忠庙》词,词曰:

为子死孝,为臣死忠,死又何妨?自光岳气分,士无全节,君臣义缺,谁负刚肠?骂贼张巡,爱君许远,留取声名万古香。后来者,无二公之操,百炼之钢。

人生翕忽云亡,好烈烈轰轰做一场。使当时卖国,甘心降虏,受人唾骂,安得留芳?古庙幽沉,遗容俨雅,枯木寒鸦几夕阳。邮亭下,有奸雄过此,仔细思量。

文天祥也在其著名的诗歌《正气歌》中写道“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在文天祥的眼中张巡,许远就是自己心中仰慕的英雄,他们身上彰显的忠烈文化无疑就是文天祥抵抗异族入侵的精神动力,文天祥也准备效法他们,成为忠烈文化的弘扬者和践行者。

文天祥后来也用自己行动杀身取仁,舍生取义,和张巡许远一样成为中国传统忠烈文化的传奇性人物,成为后人敬仰的民族英雄,这是一种忠烈文化的传承,也是忠烈文化的弘扬。

坐落于商丘古城南门外的张巡祠占地4.07万平米,包括广场区、建筑区和墓葬园林区三部分,巍峨壮观的张巡祠高大而庄严,郁郁葱葱的柏树枝叶繁茂,静肃而立,红墙蓝瓦,绿树蓝天,这一切承载着厚重的历史,也孕托着未来和文明。如今的张巡祠已经成为海内外众多华人寻根问祖,弘扬中华忠烈文化的最佳场所。

孟子曰: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孟子又云: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打开中国历史,我们总会惊奇的发现:每当国家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总有人挺身而出,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虽万死而不辞,不惜杀身成仁,以身殉国。东汉之陈蕃,李膺,大唐之张巡,颜真卿,宋朝之王安石,文天祥,明朝之张居正,海瑞,清末之曾国藩,谭嗣同,无不如此。何之所然?道之所在,义不容辞。天下苍生,舍我取谁?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就是我们传统的忠烈文化。

对于国家和民族的忠诚,谓之为忠;为国家和人民最高利益,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无私奉献,谓之为烈。忠烈文化是中华文明之根本,也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五千年之根本,也是中华文明走向未来走向辉煌的巨大动力。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历史的变迁可以让一切都泯灭于时间的长河,很多记忆也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被人淡忘,但是张巡许远所代表的忠烈文化已经沁入中华民族的血脉,是我们重要的民族记忆,中华文化的精神图腾,它将永远焕发光彩,千秋万代。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