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岑梅玲子(小荣说执行主编)

普利策奖得主、《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贾雷德·戴蒙德新书《剧变: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在当下全球蔓延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时期,再次切中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当危机来临时,我们该如何应对?

贾雷德·戴蒙德通过比较和分析芬兰、日本、智利、印度尼西亚、德国、澳大利亚和美国在数十年间所经历的危机和变革,探讨了个人与国家应对危机的12个因素,构建了一个可比照参考的思考模型,从面对危机、认识危机、应对危机到走出危机的逻辑,给遭遇困境的人类社会提供“自救”的借鉴经验。

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是当代少数几位探究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思想家之一,因此,本书延续他的创作风格,从历史视角审视人类社会变革,文明演进等宏观议题。于此同时,作为医学院生理学教授,鸟类专家、生物进化专家和环境历史学家,他以跨学科视野投向全球,指出当下人类面临的四大全球挑战分别是,核武器、气候变化、资源衰竭和社会不平等。

出现在本书的7个国家中,有5个是富裕的工业化国家,1个是中等富裕国家,还有1个是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戴蒙德会讲或者曾经会讲其中6个国家的语言,以上述身份在这些国家或工作生活或研究学习很多年,以历史叙事为线索,散文式的推理论证,将7个国家各自面临的危机及选择性变革逐一对照,给读者以启示。

1、如何认知危机?   

我们该如何定义一场危机?对危机的通识概念是一种相对罕见的时刻,或极剧烈,或灾难性,无论如何,被贴上“危机”的标签,即意味着正在遭遇重大的变化。然而,对个人而言,出现在生命中的大型危机或许寥寥无几,并非是那些致命、沉重的打击或是遭遇不测的现状,反而受到来自职场、家庭、人际关系、身体状况等多方面影响,出现在日常生活中小危机却无处不在。

人们在应对这些危机的时候,驯化了“十二门徒”,也就是影响个人危机结果的12个元素:

1、直面身处危机的现实(只有承认身处危机之中,才能获得解除危机的方法);

2、愿意承担责任(从改变自我做起,而不是妄想周围环境为之改变);

3、划清界限(明确问题,选择性改变);

4、向外界寻求物质及情感支持(适可而止);

5、借鉴他人应对危机的方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成功与失败都有迹可寻);

6、自我力量(人们得以探索新的解决方法);

7、诚实的自我评估(人们总会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欺骗自己);

8、应对过往个人危机的经验(选择事实并不痛苦,经验再次发挥作用);

9、耐心(承受不确定性的能力);

10、灵活的个性(不只一种解决法案);

11、个人核心价值观(不妥协的困境);

12、不受约束(自由不受现实问题和责任约束)。

当这些应对危机元素以某几个共同作用形成合力,就会出现个人命运的转折。

作者以自身职业生涯为例,在选择走科研道路还是持续热爱同声传译的两难之境中,自我评估、耐心、经验以及向父亲寻求帮助的方法,让他清晰地认识到现实制约与承担责任的必要。如果没有当初的坚持,或许读者将难以见到他的那些影响世界的作品。

当疫情围城,个人式的小危机演变成集体危机。非常时期下,一只微弱的蝴蝶振翅都足以引发海啸震动,在此期间“宅经济”逆势上升,迎来发展机遇。意愿生产者,技术推动带来的高效生产工具,以及两者之间足以改变任何一个行业旧有模式的终结,新工作机会的启动,落寞与兴起之间不过是一只蝴蝶从草地飞落花朵的距离。

2、如何应对危机?

毫无疑问,当把个人危机放置在一个家庭中,通过我们自身改变或可化解,当把外部环境进一步扩大到国家危机层面,个人危机的影响因素同样适用于国家危机。

戴蒙德以个人危机为起点,接着通过类比,提出了12个应对国家危机的管理框架。

1、对国家陷入危机的举国共识;

2、愿意承担责任;

3、划清界限,明确需要解决的国家问题;

4、从他国获得物质和资金方面的帮助;

5、借鉴其他国家应对危机的经验

6、国家认同;

7、诚实的国家自我评估;

8、应对过往国家危机的经验;

9、应对国家失败的耐心;

10、特定情况下国家的灵活性;

11、国家核心价值观;

12、不受地缘政治约束。

显然,认识危机并且承认处于危机的现状,从个人处境看要比国家简单得多。但基于12个因素是个人与国家危机的相似性或相近性上的考量,个人危机可以成为国家认识危机参考的有利起点,当国家面临危机时,又强化了两者之间对国家认同的共识,以及处理危机的不同影响与其发展路径。

对于北欧五国之一的芬兰,国家危机框架是建立在与别国共享的漫长边界之上。在严峻的地缘政治约束之下如何尽量保持选择的自由意识,来自具有强烈辨识的芬兰语言,地缘政治的真实评估,像他国获得物质支持帮助,成为芬兰国家认同的力量和源泉。

1853年佩里叩关最终让日本承认国家已经处于危机之中。明治时代的日本向我们展示了国家在变革与维持原状之间选择性制定了适合本国发展的凯发网址是多少的解决方案。通过借鉴他国经验获得自身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便是不断进行海外扩张,通过军事扩张、自然资源扩张。如果不能进行诚实的自我评估,国家危机将有可能重演。

智利从近乎17年的军事压迫中走出来,应对危机的框架除了选择性变革,同时还展现出灵活的应变能力。即“智利人知而自治”,保持智利的独特性病实现高效自治。

在应对国家危机的经验中,作者讨论了本书最年轻的国家,印度尼西亚。作为一个建国仅有70年的历史并没有多少应对危机的经验,他们从对抗荷兰殖民者,最终取得国家独立的故事中,凝聚国家核心价值观,对于塑造印度尼西亚的国家自信方面影响巨大。

面对二战以后与日俱增的国家危机,澳大利亚和德国曾在很长时间里持否认态度。澳大利亚作为一个远离英国本土的英国公民聚居地的属性越来越淡,但对许多澳大利亚人来说,抛弃这种一直以来的身份认同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而德国则长期拒绝承认许多普通的德国人对纳粹罪行负有普遍责任,两个国家危机的最终解决源于公民以循序渐进的民主方式达成改革政府政策的一致共识。

今天的美国或许依然是世界范围内一些国家可借鉴的模式。比起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美国受到的地缘政治约束更少,财富聚集,人才涌动。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的危机框架是以海外战场的负面影响下书写的,面对来自社会、经济和政治的困境,对于失败的耐心与妥协,将是其实现危机转折的基础。

然而,作者也提出,面对危机,美国人目前还未展现出“耐心”的品质。事实上,从这次疫情来看,美国已经逐渐从最初的“浮躁”落地为“救市”措施,在疫情优先之下,保持耐心比划清界限更重要。

3、剧变与巨变

当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并被判断为人类将迎来的一场漫长的病毒之战时,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不得不正视这场危机,并做好与之长期共存的现实准备。“不要浪费一场好危机”,丘吉尔的这句话被频频提及。

在雷蒙德看来“新冠肺炎将会成为重大变革的契机。”因为国家危机或可导致亡国风险”;对于陷入个人危机的普通人来说,生活可能从此一蹶不振,但当个人危机,国家危机转变成世界性危机时,人类社会将发生剧变。

在本书中,作者提出了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到底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抑或国家的危机应对与领导人没有直接关系?

《巨变: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

作   者:贾雷德·戴蒙德

译   者:曾楚媛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0年4月

在这次疫情期间,不同国家体现出应对疫情的不同方式与风格,也暴露出各国潜在的危机与机遇。

戴蒙德在接受采访时也认为,“新冠肺炎将会成为重大变革的契机”。当下人类社会的“剧变”成为主课题,危机足以让一种文明没落或是一个时代终结。因此,正确的自我定位,责任与耐心,认知与开放将成为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将遵循的道路之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