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商丘是全国性交通枢纽城市,通达商丘名副其实。商丘城市发展定位是国家区域中心城市,也是中原城市群、郑州都市圈辐射地,近年来,商丘gdp增速领跑河南,高质量发展在路上。我们看到商丘东站站房及市政配套工程建成投用,打开了对接江淮的“华东第二通道”。

商丘到南京仅两个多小时的高铁车程,两地有共同的“应天府南京文化”历史渊源,在文化、经济等方面交流沟通想象空间很大。

1、从“应天府南京”说开去

历史上,商丘和南京曾使用过共同的名字——“应天府南京”,看似偶然,实有共性文化基因。

从商丘城市建制沿革来看,周成王封殷商后裔微子启于商,称宋国,都宋城,隋开皇十六年置宋州,北宋初期,复置宋州。赵匡胤登基后,将国号改为“宋”,这是与北宋之前商丘本身的商宋文化有关,景德三年(1006年)宋真宗以帝业肇基之地升宋州为应天府(顺应天意),为宋朝陪都。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宋真宗亲自驾临应天府,主持隆重的授命仪式,建应天府为南京,应天府成为宋朝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教育领先的城市。 应天府南京(今商丘)有全国最高学府南京国子监(应天府书院)。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赵构于应天府南京城南门外幸山筑“中兴坛”,五月初一,赵构在应天府南京(今商丘)登基即皇帝位,为了延续宋朝皇统和法统,定国号仍为“宋”,改元建炎,史称南宋。至南宋灭亡,商丘“应天府南京”的名号存在了两百六十年之多。

南京地区在历史上名称很多,随朝代更迭政区设置而变换。建元元年(1127年),南宋江宁府为建康府,作为临安的陪都存在。元军攻占建康后,辖区名称多次变更,(1299年)更名为“建康路”,(1329年)改为“集庆路”。明太祖朱元璋丙申年(1356年)三月,改集庆路(南京)名为应天府。 明朝洪武元年(1368年)八月,以应天府建为南京 。 明朝洪武十一年(1378年)正月,改南京称为京师。 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正月,京师改称“南京”。明朝永乐十九年(1421年)正月,朱棣正式迁都北京顺天府,改北京名为京师,改南京应天府为留都,行“两京制”。直到清军攻占南京改应天府为“江宁府”。南京“应天府南京”的名号存在了两百七十年余。

商丘与南京的“应天府南京”文化之间存在共性:首先,赵匡胤和朱元璋均以“应天”之意号令百姓和追随者成就帝王伟业,两地为帝王草根逆袭龙兴之地,并且作为陪都存在两百六十余年,同时以商宋文脉为根基沿袭帝王运势;又都是运河城市,商丘、南京是隋唐大运河节点城市,坐拥交通枢纽之便利,为全国物资交换集散提供便利,因而两者都是经济、政治、军事、教育中心;“应天府南京”的称谓之于两者存在的时间竟然也相差无几。

只是,隋唐大运河至南宋末期基本阻塞,加之黄河泛滥因素,久不能已,伴随着赵构南下,大运河的历史使命也近乎完结,至此中国经济政治文化重心便偏安南方,这也是南北差距原因之一。

2、商丘和南京互动新想象 

商合杭高铁给商丘新一轮转型发展的战略空间是以商丘为代表的苏鲁豫皖片区与长三角地区的互动发展甚至是融合发展。当然,如此便捷的交通优势为商丘带来了人力、物资、信息等方面的流动,人随产业流动,而且人才向一二线城市流动的趋势短期内仍是常态,在此背景下,改善营商环境、推动优秀人才跨界跨区流动值得三四线城市重视。

发展是永恒主题,变革是不变追求。在我看来,商丘和南京互动的新想象主要是以下方面:

其一、梳理整合商丘师院应天文化研究中心关于应天文化研究的系列成果。根据需要,这些成果可进行全媒体传播,同时,师院师生自编自演歌舞剧《范仲淹》有机会可走进南京高校、剧场,增强两地文化交流。

其二、以应天府南京文化传承创新为依托,加强高校间的互动交流。通过学术论坛、研学、学科项目联合研究,发挥双方各种优势针对性展开合作交流。

其三、产业新城园区共建助力两地深度交流。城市化已经进入了都市圈时代,未来产业发展和公共资源分配将依然会集中于都市圈核心城市,而人口迁徙的动力依然在产业和公共资源,商丘如果想更好吸引高端人才,那么建设适配人才科技驱动发展的产业新城是解决人口流出瓶颈举措之一。而打造真正意义上的产业新城也是商丘经济新的增长极,加强市情推介,并以文化联姻为契机,适时增进两地产业交流、园区共建机遇。

其四、科技创新驱动发展。培育科创企业,塑造区域品牌优势,让科技创新赋能实业发展。商丘有这样高科技基因的公司,未来在高新技术领域将不断有新突破。比如中分仪器,这家主营智能电网监测、检测设备的公司,坚持自主创新,像此类高新技术产业商丘还有不少,创新驱动发展不是口号,而是一种生产力。也就是说商丘具备与诸如南京等更多城市对话交流的可能性,接下来就是实现有效互动。

其五、举办两地文化产业相关的节庆,赋能经济转换的可能性。去年,商丘举办了中国科普科幻电影周,我们能否聚焦电影周的延伸产业,培育本土动漫科幻产业,展示本土文化(文创产品),提高自身文产核心竞争力。同时让南京的文化产业项目通过国家级节庆走进商丘,推动双方了解互信,实现项目交流建设、城市互动,合作共赢。

其六、文旅融合,城市新生。讲好大运河故事,复兴大运河景观,再现昔日应天府南京荣景,让商丘的应天书院复活起来。在传承与创新中建设商丘的应天书院,使之煜煜生辉。比如,开封《清明上河图》与凤凰科技合作打造《清明上河图3.0版》,从器物到生活周边,文创消费产业链完全建立了起来。而商丘有国宝级《睢阳五老图》、燧人氏钻木取火、应天书院、桃花扇等众多ip,这些ip的运营可以与南京等地专业化团队合作,孵化出真正高级优雅的文创品牌进而实现经济增长新引擎不是没有可能。

高校互动、产业新城、科技创新、节庆、文旅对于商丘和南京而言都可以找到潜在的互动逻辑,互通有无、合作共赢,商丘与南京城市互动方向远不止于这些层面,还有其他新空间,让我们期待未来美好无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