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刘金芳(网商社科特约作者)

公元1657年(顺治十四年),十四岁的陈宗石跟随他哥哥陈维崧,由江南宜兴来到中原名城商丘归德府。

此时离清军入关,明朝灭亡已经整整十四年了,南明永历政权虽然依旧在西南云贵抵抗着清军。可是中原腹地的归德府城早已很久没有了战火的硝烟,战争已远离这座中原的古城,古老的归德府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昌盛和繁华。

明清时期的归德府,闻名天下,其地势“北接黄河、南控江淮、西扼中原、东临沿海,保障东南,襟喉关陕”,为大河南北之要道,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其文教昌盛、名人辈出,经济繁荣,富庶繁华。此乃“中原地区之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之地”。

在陈宗石两岁的时候,身为明末四公子之一陈宗石的父亲陈贞慧和归德才子侯方域结下儿女之亲,侯方域把自己的三女儿许配给陈宗石为妻。后来家国巨变,陈家家道中落,不久,陈宗石的父亲陈贞慧因病去世,这次在哥哥陈维崧带领下来到商丘归德府,就是来侯府投亲。

此时,侯方域已去世三年。侯夫人常氏没有嫌弃落迫中的陈宗石,周济他与女儿完婚,并将侯府的东园(今陈家大院北院)作为陪嫁相送。从此,陈宗石这位江南来客就成为真正的“商丘人”,在商丘这片土地上扎根繁衍,后来,陈宗石家族也成为明清商丘“七大户”之首,兴盛一时。而侯府东院也成为大名鼎鼎的“陈家大院”。

1、陈宗石和他的陈氏家族

陈宗石,字子万,号富园,商丘籍,宜兴人。生于明思宗殉国之年公元1644年(崇祯十七年),卒于公元1720年(清康熙五十九年)。祖籍江苏宜兴西北十八里高塍镇西三里的亳村,为宜兴八大姓之一,在素有“教授之乡”的宜兴,宜兴陈氏家族可谓是诗礼传家,名门望族。自明万历至清咸丰年间共出:状元一人、进士四人、解元一人、举人多人、贡生数十人、武秩散职87人。其中有宣威将军一人,最显赫者为陈宗石的祖父,明末都察院左都御史加太子少保陈于廷。

陈于廷,字孟谔,万历二十三年进士。其为官清濂,刚正不阿,正直敢言,是明末东林党中坚人物,官至左都御史,后加太子少保。

陈宗石的父亲陈贞慧,是著名的“明末四公子”之首,为复社重要人物,爱交游天下名士,文采风流,冠绝一时。陈贞慧和侯方域是至交,参与领导“留都防乱公揭”,声讨驱逐阮大铖一事,因此入狱。入清后陈贞慧隐居不出,在宜兴城南筑一土室,“不入城市者十余年”,与遗民故老相往来,顺治十三年去世。

陈宗石的兄长陈维崧,是明末清初的大文学家。他少年即有文名,在诗词文各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可以说是清代文学史上第一流的人物。

家门的不幸,人生的坎坷,磨砺出陈宗石坚毅豪勇的性格,他立身正直,为人豪爽,讲究气节,颇有信陵君侠义之风,友朋赠诗谓其“秦川公子飘零甚,三尺龙泉未遇时”,“与君倾盖为兄弟,欲买黄金铸信陵”,由此可见陈宗石之风度。

由于受到家庭文化教育的熏陶,又拜商丘著名的雪苑文社名流徐邻唐为师,他资质聪慧,才学出众,青年就游学京师,结识许多朝臣名士。其人品才学称誉太学,“一时名公卿皆折节小交。”

然而,陈宗石的科举之路一直不顺,屡试不第,后来按照恩荫援例被授山西黎城县丞。在朝廷平定三藩之乱时,陈宗石因千里护饷有功,被擢升为安平知县。

陈宗石在其任上,励精图治,整顿吏治,扶弱济贫,抑制豪强,兴建书院,发展教育。犹如《归德府志》记载的那样:“以文学饬吏治,豪右屏迹,而心劳抚字,至有老妪携稚跻堂,愿一识好官面者。”

汤斌巡抚江南,曾举其惠政以勉励下属曰:“为官须上不负国,下不负民,中不负身,若陈安平,可谓三不负矣!

后来,陈宗石官至户部主事,七十七岁时在家中去世。

俗话说的好“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出身于书香世家的陈宗石一生饱读诗书,讲究修身之道,同样重视家族文化的传承和教育。

陈宗石来商丘后,创立了良好的陈氏家风,可以归结为三个字:俭、忍、读。

陈宗石生活简朴,曾在《不贴春联门神说》一文中指出:“读圣贤书,当敬惜字纸。”他认为“仕宦家春联门神所费不下二三金,以此可费可不费之二三金,周之饥寒之子,岂不有济。”春联门神所费无几,尚提倡节省,可见他真正是“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所以,勤俭要从小事做起。

他对借贴春联门神以避邪求福一事持否定态度,说:“若果然作善,自当降之百祥,作不善,自当降之百殃。”由此看出陈宗石立足商丘就以“勤俭持家,行善为本”作为家训来教育子孙。生活简朴必然为官清廉,所以陈氏子弟在朝为官,都能勤政廉洁,造福一方百姓。

他还曾在家族中反复阐扬诗书之重要,家训中就有:“读圣贤书, 当敬惜字纸。”毋庸置疑,“诗书传家”这一家风和传统自然深刻影响到陈氏族人及后辈,潜移默化地促使族人发愤读书治学,为陈家后来的辉煌提供了内在动力,谱写了一段辉煌的家族传奇。

在陈宗石开创的优良家风家训熏陶教育下的商丘陈氏家族,真可谓枝繁叶茂,人才济济,清朝到民国二百年家族兴盛。陈宗石的两个儿子陈履中、陈履平均为御史,号称“兄弟御史”。从此陈氏家族进入辉煌时期。孙子陈濂,曾孙陈杲、陈崇本,玄孙陈焯,来孙陈坛。“一门五翰林,四代词馆家”,名噪一时。

自一世陈宗石官至户部主事传至第七世陈实铭为清末拔贡做到山东临朐县令,商丘陈氏家族共出举人和太学生12人,进士8人,其中入翰林5人,巡抚1人,国子监祭酒1人,监察御史2人,道监察御史2人,知府3人,知县8人。这样一至七世不过60余人的家族就出大小官员30余人,可谓是:名门俊秀、人才辈出,陈氏家族真可称之为“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

自从清朝初年陈宗石移居商丘开始,陈氏家族已经扎根繁衍三百年。纵观陈宗石陈氏家族三百年发展历程,我们看到一种家族文化的传承,这种传统文化、优良家风文化的传承才是商丘陈宗石家族繁荣昌盛,生生不息的根本所在。

勤俭持家,行善为本,修身养德,耕读诗书,这不仅是陈氏家族的优良家风,同样也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值得我们深入挖掘和提炼,重新发现其背后真正的文化价值和当代意义。从而对于今天的家庭教育,社会文明素质的提高和改善提供重要的参考价值。

2、陈家大院与桃花扇的传奇

历史犹如绵延不绝的长河,日夜奔流不息。而留给后人记忆的,则是历史的沧桑和古迹。自从清初陈宗石移居商丘至今,商丘陈氏家族历经了三百年风雨沧桑。陈宗石家族开创了一个家族的辉煌和传奇,而陈家历代居住的昔日侯府东园,如今的陈家大院则是这段历史真正的见证者;历经风云变幻,穿透历史记忆的陈家大院依然矗立在商丘古城之中,成为古城最美丽的风景线。

陈宗石陈氏家族诗书传家,书香门第,官宦世家,家丁兴旺,风云一时,是商丘七大户之首,亦为清朝以来商丘名门望族的后起之秀。其宅院建筑群始建于明末清初,规模较大,整座陈家大院全盛时共有房屋33座200余间,占地1万余平方米。

现在我们看到的陈家大院为陈氏第八代陈忠泰的父亲陈文鉴经营多年置办的新宅,现有建筑12个院落,196间房屋,距今已有180多年的历史。

古代有“孟母三迁”的典故,就说明环境和风水对于家族的重要性,陈家大院周边环境同样非常优越,东南有著名的应天书院,西邻归德府的文庙和府学,学校乃智慧之所,文曲之象,当知礼读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环境风水来解释陈氏家族的人才辈出,读书科举,文教兴盛的原因,也是有它的道理的。

商丘陈宗石家族和“桃花扇”同样素有渊源。李香君曾经面对着南明弘光朝高官田仰的强迫“逼妾”的要求时,她一头撞在栏杆上,血溅在侯方域送她的定情物扇子上。侯方域的朋友杨龙友利用血点在扇中画出一树桃花。这就是“桃花扇”。

后来李香君跟随侯方域来到商丘侯府,“桃花扇”在侯府就被李香君保管。李香君死后,就给了侯方域的女儿。后来侯家小姐就把这把“桃花扇”当做陪嫁带到了陈家,便成了陈家的传家宝。

民国初年,“桃花扇”在北京露面,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见到了这把“桃花扇”。张伯驹是袁世凯的表侄,袁世凯又是陈家的外甥。袁世凯和商丘陈家也有很深的渊源,袁世凯的二祖母即袁甲三的夫人,就是陈宗石的五世孙女。清末袁甲三曾经在陈氏家族支持下,镇压过商丘周边的捻军。袁世凯小时候曾在归德府陈家院居住,至今还流传着许多民间传说。

3、陈家大院---商丘古城美丽的风景线

2014年10月,陈家大院修复项目启动,建设内容为在原址上对四合院现有6个院落的危旧建筑进行抢救性修复,再按规划进行房屋补建,完善各项基础设施。

现今的陈家大院以四合院为主,院院相连,分布规整,体现了尊卑有序、男女有别的社会规范,现存的宅院大门、中院、东西院、东跨院,烟雨楼等建筑,均为硬山式砖木结构,前出后包,青砖灰瓦,古色古香,显示了中原地区四合院建筑深邃幽静、典雅别致的艺术魅力,也是研究豫东建筑史和陈宗石生平的重要历史实物资料,具有较高的艺术、文物和历史价值。

陈家大院作为商丘古城最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其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独特的明清中原古建筑风格,以及商丘陈家家族辉煌传奇的历史传说,吸引着众多游客的到来。可以说陈家大院是商丘古城打造精典旅游的有力支撑,也是商丘文旅发展的最重要的旅游资源。

归德陈氏家族,历经三百年,开创了一个极富有历史辉煌的传奇。从“一门五翰林,双御史,四代词馆家”,到桃花扇神秘的故事,无疑都是一部富有神秘色彩的传奇,“双千顷牌”,陈半语的传说,民国时期陈晏生兴办学堂,都成为商丘历史上耐人寻味的故事。

有人总结说陈氏家族几百年以来,一无贪官,二无恶霸,三无汉奸。这无异就是对陈氏家族几百年以来最好的赞许。

这支来自江南的陈氏家族,经过几百年生息繁衍,已经和商丘的文化血脉相连,不可分离,犹如沈阁老沈氏家族,宋阁老宋氏家族,商丘的其他侯氏家族,叶氏家族一样,成为商丘明清历史文化的代表者,和商丘五千年历史文化一脉相承,是商丘文化符号之一。

商丘是一个拥有丰富文化资源的沃土,是中国火文化的发源地,中华文明的诞生地。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明,产生了厚重大气的商丘文化,而陈宗石家族的优良家风就是商丘历史文化的一道缩影。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商丘古城又一次迎来春天,高大的城墙映衬着碧蓝的天空,白色的水鸟在浩瀚城湖上任意飞翔,此时此刻,走进东门里的陈家大院,感受陈家大院春的气息,春花在院内悄然绽放,幽静的回廊在院内弯曲盘旋,红色的锦鲤在园中水池里游荡,不知名的小鸟在碧树上放声歌唱,看青砖灰瓦,古色古香,百年家族,历史辉煌。

云淡风轻,我们相约商丘古城,春暖花开,我们游览陈家大院,感受商丘古城的历史沧桑,感受陈家大院独特的文化风韵。

注:本文参考材料

1,乾隆年间编撰的《归德府志》

2,康熙年间编撰的《商丘县志》

3,新华出版社《宋州古今学人》

4,冬晖的《深柳堂读书记︱陈宗石自存本陈其年集》来自于《上海书评》

5,网络上其他有关陈宗石家族和陈家大院的材料。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