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谷雨(网商社科特约作者)

从上古到现代,从雅悦治国之音,到士人阶层修道神器甚至是文人墨客把玩收藏之瑰宝,古琴在中国器物文化史上占有不可磨灭的地位,后来,研究古琴,斫琴、抚琴之风气式微,随着国学文化热潮到来,如今,古琴又成为一种雅静生活方式,追求修身养性也好,共享一个琴圈人脉也罢,古琴都是不可回避的一种时兴的现象。

《网商社科》诚邀商丘市古琴协会会长李双序探讨古琴文化相关话题。在李双序看来,“琴内功夫,琴外求”。只有多阅读、思考,多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学习古诗词,了解古琴背后的文化,才更利于古琴的学习和传承,在继承古琴文化传统基础上,与时俱进,寻求创新。

2003年,中国古琴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自此,对中国文化有深刻影响的古琴艺术开始逐渐被人们重视起来,随着国学文化的兴起,古琴这一艺术形式日渐成为人们修身养性、提高艺术品味的选择。作为道家器物的古琴的回归,无不说明,在当下物欲横流的时代,人们追崇自然,回归宁静的精神需求以及对道家文化的认同和找寻。

《网商社科》:操琴人的心境及对古琴曲的理解差异,是否会给听者带来不一样的意境?从你多年从艺的体验和修行的感知角度谈一下,怎么看古琴文化的传承?

李双序:心境不同,音乐的表现力不同。“语言的尽头是音乐”,心情平稳与心情烦躁之时演奏的琴声不同,给听者营造的意境也有差异。

古琴自古以来就是代表高雅的象征,喜欢古琴的群体一是天生的缘分使然,二是相对于生活的阅历,知识层面要求过高。因此古代文人雅士多是在书斋中抚弄一曲,用以在读书之余抒发情感寄托思想。古琴没有和弦,琴曲都是单线条旋律,因此表现的音乐形象非常抽象,不懂古琴的常人难以理解。现代器乐作品与时俱进,作品大多是雅俗共赏,因此习琴可以看成是一种自我修行的生活方式却和当代器乐不一样,成不了热门乐器。

在中国乃至世界上,没有任何乐器可以跟古琴相比,流传几千年依然还能正常使用的乐器,只有古琴。唐朝的古琴流传到现在依然可以弹奏,充分说明古琴继承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这也是古琴传承的文化自信。

古琴流传了3600多首琴曲,即便去掉重复曲目,仍有1000余首,这是古琴留下来的庞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为我们古琴传承和研究做了铺垫。当然,与古琴有关的琴谱、文献、古诗词、散文等文学作品非常多,为我们研究古琴提供另一种视角。

在我看来,古琴传承永远不会断层。古代,上至帝王弹琴,比如黄帝、炎帝、宋徽宗等,下到文人士大夫等官员弹琴,比如,苏东坡、欧阳修、李清照等,这是古琴流传下来的重要原因之一。古人讲“立功、立德、立言”,文人喜欢作诗,体现自身价值观,他们希望著书立说,流芳后世,而古琴的圈层比较符合“立言”群体。

“唯琴有象 流水高山”2020双序琴院新春古琴音乐会上,我的古琴独奏《广陵散》,就是为致敬传统而作,同时音乐会进行了创新,比如《半山听雨》、《月满西楼》、《琴心和鸣》、《枉凝眉》等,与时俱进,演出形式与乐器组合方面都进行了大胆创新。我希望通过专场音乐会的形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古琴,认识古琴,欣赏古琴,以此传承古琴文化,并在传承基础上进行创新。

对于古琴的学习者而言,我的主张是先学传统,常见的几十首曲子先学会,而传统的琴曲要想弹好,需要多读书,读诗词文章,古琴是通过音乐想象,想象文字意象,前期需要掌握必要的弹琴技巧,然后追求音乐的意象之美,此为“琴内功夫,琴外求”。

经过时间沉淀之后,逐步与时代结合。古琴虽然是传统的曲子,但是也需要注入新鲜血液,比如,古琴与钢琴结合,两者合奏,相得益彰,就会让大家耳目一新,如此更利于古琴文化的传承。

《网商社科》:怎么看待文人弹琴与学院派的区别?

李双序:两者各有千秋,首先从历史层面上说古代也有专业琴家和业余爱好者。古代并没有音乐学院,多数文人是因为风雅才弹古琴,比如欧阳修就是晚年才和好友孙道滋学弹古琴,并言:吾家藏书一万卷,金石遗文一千卷,有茅屋一座,有琴一张,有酒一壶,加上他自己一老叟,因此号为“六一居士”这就不失为一种美谈。其次还有苏轼,李清照等等都记载以擅琴著称,他们大多是把古琴作为一种生活的调味剂来对待,由此可见文人弹琴占据了当时琴坛的主流人数,但至于他弹的如何,因为我们无法听到,所以不能妄加评论。而当今的学院开设古琴专业课程是非常好的,学生可以通过系统的学习古琴演奏技术,在加上对乐理知识的精修弹出来的作品更为严谨。

总体来说,我认为现代文人弹琴应该多学习些基本音乐理论,而不是所谓的“随心”,学院派学生应该多读书,增加对历史及琴曲文献的深度了解,这样才能更好的把韵味传递给广大知音。所谓:琴内功夫,琴外求。我提倡大家双管齐下,这样才能更好的诠释琴学的精髓!

《网商社科》:古琴因其自古以来的高雅存在,作为艺术,也不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普通乐器,作为一个琴者,你是如何通过古琴修道的?现在都是什么人在学古琴,为什么学?

李双序:我自幼喜欢古文诗词,也学习过书法、古筝等传统艺术,常用诗词文章的句子来解读琴曲意境。也有用古筝的旋律来对比音乐表现,通过诗词歌赋对古琴的求知欲也愈发浓烈。十几年的习琴生活使我越来越喜欢安静,更对山水情怀有着不羁的向往。自己常在书房焚一炷香,抚一曲琴,读一篇自己喜欢的文字,品一壶浓郁的茶香。对我而言无论是儒家提倡的修养、道家追求的修炼、佛家讲求的修行,都在身长不过数尺的丝桐之间指引洗涤我的心灵。“静能生慧”通过习琴让自己静下来学会思考,以此追求慎独的自我超越!

在商丘,古琴学习者,一方面看个人的琴缘。

另外,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琴曲的传播平台更多元、更广泛,真正的古琴爱好者大部分懂得古琴文化和古琴意义之后,意识到古琴与其他乐器的不同,可以静下心来学习好古琴。

从年龄圈层看,高中生以求学为主,学习紧张;大学生生活丰富多彩,求知欲以爱好为主,古琴涉及相对少;20岁的人也不多,因为这个年龄段的人要追求事业、家庭,闲情逸致少。所以,喜欢古琴的人,大部分是32-50岁的群体,他们阅历丰富,家庭事业稳定,更容易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古琴内敛、古典、委婉、静淑,了解古琴后,很多人会选择古琴。

“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我希望将古琴之美传递给大家,引导大家更好地感受古琴意境,琴道修远,得一世而结缘,得一音而悟道。

《网商社科》:作为商丘古琴协会会长,能否分享一下古琴协会在古琴文化传承和传播方面有哪些经验?2020年有何寄语?

李双序:多出专辑,编著古琴教材,传播古琴文化,尽自己所能做有价值、有意义之事。

目前,古琴协会会员来自社会各界,比如艺术界、企业家、公务员、医生、护士、教师等。能够在琴院长期坚持下来的人,对于古琴有共同认知,古琴协会是琴人之间交流联系的平台,紧随新媒体发展趋势,协会运营微信公众号和微信社群,不定期组织古琴相关的线下雅集活动,参与公益演出,编排节目,让古琴爱好者找到组织,学习、分享知识、资讯。其次,协会鼓励大家更好习琴,在学习过程中有身份认同感。让大家勇于上台,与外界多交流,通过排练,无意中提高自己的技艺,通过相互学习让大家更加具有积极性,所以,协会是一个相互鼓励、相互借鉴的平台。

2020年,不负韶华,只争朝夕,让自己充实起来,让身边的人因为认识自己而受益。通过双序琴院的平台,让商丘乃至全国的古琴爱好者因琴结缘、共享交流。希望学员可以静心、潜心学琴,稳打稳扎,多学传统文化,传统曲目,积极参与公益演出,为商丘古琴文化的传播贡献力量。

人物简介:

李双序:商丘市古琴协会会长,商丘市音乐家协会副秘书长、古琴学会会长、弹拨乐学会副会长。商丘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古琴专业讲师。编著有《古琴基础教程》、著有《古琴名曲音乐分析系列》、qq音乐收录《濯境》专辑。酷狗音乐、网易云音乐收录《围炉琴话》专辑,大河报ai·28河南人物,百度百科词条人物。

统筹:胡继勇

审核:赵继彬

指导:商丘市委宣传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