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2020年,会成为中国乡村双创的“元年”吗?

从最近的一系列国家有关部门的政策导向来看,针对乡村创新创业的发展,不仅在战略导向上非常明确,而且,在相关的政策体系方面也做出了非常具体的规定,并提出了一系列非常明确的目标。

比如,最近国家发改委等19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推动返乡入乡创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不仅针对目前存在的乡村创新创业中的一些痛点问题和瓶颈问题提出了一些导向性和明确的政策主张,还明确提出:到2025年,打造一批具有较强影响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返乡入乡创业产业园、示范区(县);到2025年,全国各类返乡入乡创业人员达1500万人以上,带动就业人数6000万人左右。

再比如,在农业农村部制定的《2020年乡村产业工作要点》中也明确提出,促进农村创新创业升级,增强乡村产业发展动能,并在培育创新创业群体、拓宽创新创业领域、搭建创新创业平台等三个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具体计划和方向。

我们一贯的观点是,谈乡村振兴必谈乡村产业,谈乡村产业必谈创新创业,这不仅是因为创新创业是实现乡村资源高效配置、高质量开发、高附加值变现的必然选择,而且,还是激发乡村空间和乡村社会内生改革发展动力的必然选择,更是最大化解决乡村就业的必然选择,对很多投资机构和个人来讲,进军乡村,也是实现企业转型和个人价值的重要的选择之一。

事实上,至少从十八大以来,考虑到国家层面对乡村发展所表现出的新战略导向,无论是在媒体报道、文学创作,还是在一些学术研究以及文化创意产业等方面,重新发现乡村的价值已经是主流认知,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社会机构和个人,开始介入到乡村空间的改造和运营,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外获得一定成功的返乡青年,类似的案例频繁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但遗憾的是,这些营造往往因为较多的表现出人文情怀主导的色彩,虽然有新消费趋势和国家战略导向的加持,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还是遭遇很多的玻璃门,可持续性一直是一个难题。

在我们看来,这些政策规定,有些是对之前国家关于创新创业、乡村振兴战略有关内容的再次强调,不过,这次更多表现为将这些既定的改革和政策方向基于乡村创新创业的落实需要做了更加具体的表述,并在政策实施力度和节奏安排上做了倾斜,更加强调紧迫性和务实性,可操作性也更强了,并致力调动更多资源和平台入场乡村创新创业,这样以来,对那些已经进入乡村市场和正准备进入乡村市场的社会机构和个人而言,有些可谓是直接触及了长期以来的痛点和忧虑,不仅对乡村产业的发展是直接利好,对一些社会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来讲,也是利好。

或许,一个乡村创新创业的春天真的就要开始了!

1、期待乡村创新创业的春天

之前去参观著名华人建筑师马清运在其故乡陕西蓝田的创业项目时,他曾提出过一个观点,对于创业者而言,返乡创业的风险可能很高,这种风险和不确定性不仅来自于纯粹的商业层面的变幻莫测,而且,还可能来自于乡村里的熟人的认知,甚至是流言蜚语,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创业者的商业决策,无形中就会增加创业的风险。

这样的感受可能很多返乡创业者都曾经遇到过,赚钱了可能被指责说是剥夺家乡的资源,做不好就会被嘲笑。在城市和陌生的环境中创业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对于创业者而言,只需要完全按照商业逻辑来进行决策就可以了,会更纯粹一些,也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创业项目的商业化运营上。

但马清运也认为,返乡创业值得鼓励,因为在自己家乡开发项目时会有一种敬畏感,相对而言自己会更公正地看待利益冲突,这就减少了商业资本对乡村社会的破坏性。此外,因为回到自己的故乡创业,创业者也更希望自己能够获得成功,因为这牵扯到脸面的问题,所以,在遇到困难时,创业者坚持下来的勇气和意愿也会更强烈,而在其它陌生的地方,如果创业者发现项目短期内的商业预期没有达成,可能很轻易就会选择转移战场。

当然,除了更多的敬畏外,返乡人员回到故乡去创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对故乡的环境和资源情况更了解,如果还能够具有对外部产业资源的配置能力,无论是对于创业者本人来讲还是对乡村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而言,都是一种巨大的推动作用。

这种推动作用也可能来自纯粹的入乡创新创业者。随着国家对乡村振兴在战略上的重视、政策上的鼓励以及资源上的投入,还有乡村空间体验和乡村文化消费在新消费时代越来越主流的消费者认知,让更多的投资人和创业者看到了潜在的商业机会,并开始了自己的行动,试图建构基于乡村的价值闭环。

但是,无论是在我们平常的调研中,还是在媒体的报道中,失败的乡村创新创业项目还是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这些满怀信心的乡村创新创业者,在实际的创业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一系列陷阱,有的属于天灾,有的则属于制度性的玻璃门,还有的则是乡村社会契约精神的缺失,等等。

比如,在最近几年比较火爆的乡村民宿领域的创业而言,有的项目因为在选址的时候,过于看重自然和人文环境的独特资源禀赋,但对大交通以及周边服务配套的忽视,使得后续运营中不得不面临着客流无法保障的问题,导致项目失败;还有项目是因为,随着项目所在地的旅游发展和客流量的提升,项目收益快速提升,进而遭遇房东违约强行收回房屋的情况,使得投资打水漂;至于因为产权不完整而导致无法市场化融资,使得投资门槛较高、回收周期较长,进而带来投放风险大增,而且商业想象空间不大的问题,更是民宿投资运营的普遍性的陷阱之一。

再比如,在很多涉农创业项目中,则出现了大量因为创意不足导致收益欠佳并最终失败的项目,这几年比较常见的是大量重复出现的花海和所谓的大地艺术的项目。还有大量的土地流转项目,因为缺乏对市场的判断和对接,虽然拿到了较多的政府补贴,最终还是难逃失败。而且,这种项目背后体现出的是一个在很多地方都存在的创业陷阱:在一些所谓的乡村创新创业项目中,过度看重政府补贴的价值,有的甚至存在以项目策划骗取补贴的动机和行为,这是在接下来推动乡村创新创业的过程中,尤其需要警惕的。

改变已经发生,随着国家对乡村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环境整治等领域的大量投入,再加上一系列围绕乡村的制度优化、政策调整、社会治理等领域的综合性改革推进,以及互联网、大交通和越来越多的平台型企业的赋能,使得之前存在的一系列限制乡村发展的基础条件和硬件条件开始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大量而丰富的乡村资源具备了高附加值释放的背景和条件,剩下的就是人的因素,以及人的因素背后的更加市场化的资源配置通道和平台建设的问题。

这些基础性的配套性的投入,以及新的时代变革,不但为乡村创新创业者提供了系统性的配套支撑,而且也让乡村创新创业对推动乡村振兴中的价值更加凸显——通过这些创新创业者可以实现本地资源禀赋和外部市场的连接,进而把乡村地区相对平等地纳入到整个市场循环当中,有效地推动当地资源的市场化价值变现。

2、警惕乡村创新创业的乱象

我们一贯的观点是,“双创”作为国家创新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对于中国经济转型发展来看,还是对很多产业的转型升级来看,以及对现在我们关注的乡村振兴而言,需要讨论的都不是应不应该做的问题,而是如何做的问题,如何让创新创业在推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真正发挥其独特效能的问题。

在我们看来,当国家已经明确提出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时候,至少有两方面是值得期待的:一方面是围绕“创新创业”的一系列市场化服务体系的进一步完善;另一方面是将更加完善的“创新创业”服务体系和平台与越来越多的垂直产业和空间尺度进行结合,构建更多更好更具体的创新创业场景。

正如前面提到的,乡村显然已经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创新创业场景之一,创新创业和乡村振兴的结合,不仅对于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有很重要的意义,对所谓的国家打造双创升级版也很有意义,对大量的返乡和入乡的创业者也有很明显的时代、人生和商业意义。

既然我们认为创新创业在推动乡村振兴过程中有很大的发挥空间,那么,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过程中,当然也应该将乡村创新创业作为重要的战略之一加以推进,并从乡村振兴的战略诉求和目标设定出发,反向思考创新创业在乡村的普遍性需求和特殊性需求,并构建针对乡村创新创业的完善的市场化的服务体系。

比如,针对那些来到乡村进行创新创业的返乡和入乡人员的户籍问题,需要做出创新性回应——如果说以前更多人希望将户籍从乡村迁移到大城市,现在,随着乡村振兴的提出和推进,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从城市回到乡村,城乡之间人口的双向流动,将越来越常态化,但我们的相关制度显然还没有完全回应这种需求。

再比如,去年针对很多地方的大棚房整顿之所以出现较多的争议,除了与一些投资人的侥幸心理有关外,确实存在一些地方政策摇摆和相关规定已经脱离现实发展需求有关。考虑到乡村产业发展中必然出现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可以预见的是,在接下来的乡村振兴过程中,还会出现很多“创新性违规”,甚至“创新性违法”的情况,这就对我们的相关政策的灵活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所以,创新创业在乡村需要有兼具系统性和灵活性的政策体系和市场化服务体系作为配套。这个服务体系除了适应于一般的创新创业的规律外,还要考虑到和乡村特殊的产权环境、社会氛围和文化传统等方面的适应性。

这也是我们对最近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一系列关于乡村创新创业政策的审视视角之一。应该说,从这些政策文本当中,我们还是看到了很多乐观的预期。

比如,在国家发改委等19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推动返乡入乡创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提出,我国将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创新政策举措、强化服务保障,推动返乡入乡创业高质量发展。

主要内容包括: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返乡入乡创业营商环境推进简政放权,优化创业服务,培育中介服务市场,构建亲商安商的良好环境;加大财税政策支持,降低返乡入乡创业生产经营成本,创新财政资金支持方式,实施税费减免;创新金融服务,缓解返乡入乡创业融资难题,加大贷款支持,引导直接融资,创新担保方式,扩大抵押物范围;健全用地支持政策,保障返乡入乡创业生产经营空间;优先保障返乡入乡创业用地,完善土地利用方式,盘活存量土地资源;优化人力资源,增强返乡入乡创业发展动力,强化创业培训,大力培养本地人才,加快职业技能培训平台共建共享,加强人才引进;完善配套设施和服务,强化返乡入乡创业基础支撑,完善基础设施,搭建创业平台,优化基本公共服务。

同样,在农业农村部制定的《2020年乡村产业工作要点》中,也针对乡村创新创业提出了一系列非常具体的措施。比如,实施农村创新创业带头人培育行动,搭建要素聚乡、产业下乡、人才返乡和能人留乡平台,支持本地农民兴业创业,引导农民工在青壮年时返乡创业,将返乡创业农民工纳入一次性创业补贴范围,制定促进社会资本投入农业农村指引目录;支持返乡下乡在乡人员发展新产业,培育“互联网 创新创业”“生鲜电商 冷链宅配”“中央厨房 食材冷链配送”等新业态,探索智能生产、平台经济和资源共享等新模式;引导有条件的产业园区、龙头企业、服务机构和科研单位发展众创、众筹、众包、众扶模式,建设一批功能完善、环境良好的农村创新创业园区和孵化实训基地。

当然,当越来越多的乡村创新创业者开始自己的事业的时候,一系列更加具体和细节性的问题也将可能出现,就像之前我们在城市创新创业运动中看到那样:大量有名无实的所谓的众创空间涌现出来,以千篇一律的装修套取相应的补贴;大量的创新创业大赛被举办,不仅让路演和参赛成为很多创业明星的主要生活方式,政府举办的活动和论坛成为了很多所谓孵化器的主要业务;大量的创新创业示范基地和园区纷纷出现,牌子倒是很光鲜,但热闹过后,一切又归于往常。等等。

正是出现了这些创新创业的乱象,使得创新创业的事情这几年在一些地方慢慢地就冷淡了下来,甚至有人怀疑创新创业的真实价值和实际效果。

这样的怀疑,当然也可以针对乡村创新创业。所以,越是国家和各级政府对乡村创新创业给予重视,并给予越来越多的政策性补贴的时候,也越是需要警惕在城市曾经发生的创新创业乱象在乡村重演的时候。在此,我们希望乡村创新创业者们能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红利周期,共创乡村创新创业的真正的春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