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谷雨(网商社科特约作者)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9月考察河南时指出,殷商文化起源于商丘。商丘是中华民族重要发祥地,五千年历史绵延至今,为商丘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为坚定文化自信,为民族伟大复兴,为争创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商丘应加大殷商文化的研究,并为推进新时期殷商文化深度广泛传播做出积极贡献。

讲好殷商之源故事,做好殷商文化学术研究,举办好殷商文化的内外交流,凝聚“殷商之源,通达商丘”的共识,开启新一轮殷商文化复兴之路,是我们每个商丘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1、殷商文化到底指的是什么?

商,殷,殷商,古籍中都有出现,过去史家作为朝代称呼都用到过,盘庚迁殷后,这个朝代的人也用“商”称呼自己,或者叫做“大邑商”,而同时期外部的人对商朝人称呼是“殷”或者“殷人”,而这个朝代建都的地方被称为“殷”,也称为“殷”朝代。一般将成汤至盘庚之前一段称作“商”,而将盘庚至帝辛(纣)这一时期称作“殷”或“殷商”,整个商朝一般统称做“商”、“殷商”两字合用。

商是一个擅长贸易的民族,先王王亥用牛车载物进行物物交易,有些学者就将古代从事商业贸易的人称为商人。卜辞也记载了王亥服牛带领族人进行贸易的事实。著名考古学家张光直认为,“关于‘商’的讨论也是商代历史中的关键问题,在甲骨卜辞中,商常指一座重要城邑,但是,名‘商’之邑绝非商王朝最后273年所定居之国都---安阳。这一问题有待进一步论证。”

商作为一个名字,不仅商人自己用,周人也如此称呼。甲骨学家董作宾认为,“商”之地望距当时的商都安阳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他从帝辛远征往返路径判断,“商”邑距离鲁西南和距离安阳的距离,商之地望在今天的商丘附近,所以,从屡次迁都来看,“商”邑是有一个定点的,而这个定点可能保存着宗庙、祭祀、王权象征之物,换句流行的话说,此是商的“基本盘”,也是重要之地。从盘庚之前八次迁都来看,商丘是可以看作商的重要活动区域的,比如,有可能彼时商丘物产、地理位置、与先商渊源、先帝、神明崇拜、宗祠等可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说,出现三次返迁商丘的情况,具体结论有待进一步考证。

据《尚书·商书》记载“自契至成汤,八迁,汤始居亳”,八迁地点,历来说法不一,大体在今黄河中下游地区。因此,《灿烂的殷商文化》作者史昌友认为:“从殷商文化辐射的区域来看,形成了一个以“青铜器、甲骨文、大都市”为标志的殷商文化圈,商王朝与方国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也是以殷商王朝为中心的黄河流域关系图,也再次印证了黄河对于殷商文化的影响,对中华民族文明的价值。”所以,我们在研究殷商文化时,对黄河文化和黄河文明的历史演化,以及不同历史时期内,黄河对地理、生态、生物、气候、自然、人文等各种因素影响从而对人类文明产生的影响,都需要重点研究。

殷商文化不单是以青铜器、甲骨文、骨笄等为代表的器物文化,还包括了对两周、春秋战国各种思潮的影响,微子、宋襄公、孔子等大批仁德之人也是殷商文化的受益者,他们在继承殷商文化基础上演化出圣人文化,所以,殷商文化是道家、儒家、墨家、名家等思想的源头,形成了以商丘为中心的圣人文化圈。

殷商文化不仅对中华民族产生重大影响,同时,殷商文化对同期西方文明产生重要影响,比如,骨卜的习惯,在殷商同时或者比殷商更早的文化,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希腊、罗马是没有的;中国的蚕丝业,传入西方时间最早在汉初前后,据考古学发现,中国本土,公元前1000年的商代,蚕丝已经出现在文学作品里,也有丝制包裹的遗迹;殷代的装饰艺术、铜器、骨架、木雕上的匠人创作工艺向东北经过阿拉斯加传入北美西北海岸,向南传入现代太平洋的诸群岛;殷人已经运用后来被希腊数学家称之为“黄金分割”的外中分割定理,比古希腊要早数百年以上。殷商文化还有其他领域成就领先西方,不一一列举,所以,殷商文化为专家学者从全世界范围来研究人类文明的诞生、发展演进史及中西方文明差异性提供可参考的样本,同时,也为深度挖掘殷商之源的内容及殷商之源的国际化传播提供了镜鉴。

2、商丘在殷商文化当中扮演的角色

从商王朝世系来看,商的历史又可以分为三个历史阶段,从契封于商到成汤灭夏之前,称为先商时期;从成汤灭夏到盘庚迁殷,称为早商时期;从盘庚迁殷以后到周武王灭商,称为晚商时期。

在这个历史发展脉络当中,先商时期与商丘息息相关,契是商人之祖,他生活的时代与舜、大禹相当,曾辅佐大禹治水,被封于商地,教化子民。《诗经·商颂·玄鸟》有文:“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印证着商部族与玄鸟图腾崇拜有重要联系,同时,说明商丘也是商族的发源地(玄鸟生商)。玄鸟生商的传说被认为商丘是商族东来的重要佐证,历史学家认为,商族部落从古东夷部落中分离,自山东西迁,至商丘一带定居下来,在首领契的带领下进行文化、经济融合,可以说,商丘处于东夷与华夏文化的交汇地带,或者本身也是东夷文化的一部分,因此,商丘是探讨先商文化的重要研究地区。商丘地区发现许多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存,既有中原地区的河南龙山文化类型,也有可溯源自东部沿海地区的岳石文化类型,其中以永城王油坊遗址和柘城李庄遗址最为重要,此为探索商文化起源提供了重要考古实证,应结合最新科技手段继续加大对此遗址及附近区域的考古研究。

到了契的孙子相土时期,商部族活动范围扩大,带领商人将居邑迁到商丘,改进了交通工具“作乘马”。甲骨文对王亥的记载较多,王亥大概生活在夏王泄时期(公元前1996-1980年),他是商部族训牛、贩牛的人,他驯服牛后商部族迅速强大起来,有了剩余后他带领族人与其他部族进行以物易物,所以,商丘又是中国商业发源地(王亥经商)。成汤又被称为汤、商汤、武汤、天乙、天乙汤等,在甲骨卜辞中称作大乙,成汤都亳,开启了商王朝时期,这是商朝的第一个都城(成汤都商),也是史学家所谓的“早商时期”,他是个承上启下的商先祖,头脑聪明、知人善任、德行高尚,留下“一网打尽,令人悲伤,网开三面,天下颂扬”之佳话。他将居住地由商丘迁到亳地,训练军队,扩张势力。《尚书》记载了商汤成功收服葛国的过程:“商汤对于邻国葛国先施仁义之策,助耕、送牛羊生祭等,但是葛国不仁,丧失民心,商汤顺民意灭之。”灭了葛国后,商汤讲武修德,任用伊尹、仲虺之能臣治国,适逢七年大旱,商汤作自我牺牲,桑林祈雨,深得百姓爱戴。经过二十多年征伐战争,灭掉夏王朝(有种说法是此时生活在东方孟渚地区的商部落日益强大,最后将内外交困的夏王朝打败。)把象征权力的九鼎迁到亳都(今河南商丘),约公元前1600年,商朝正式建立,继续都亳(今河南商丘),开启中国历史崭新一页。

几千年以后,商汤庙在商丘的实体景区业已落成,里面有汤王台、汤王祠,对于殷商文化追溯和传承来说,这是商丘不容忽略的一个地方,目前,对南亳之地的争议一直存在,史学家考古学家无定论,那么,对于文旅时代殷商文化的传播来说,商汤庙具有一定价值,包括伊尹祠也是一样,都是商丘殷商文化研究需要重点关注的方面。比如,我们从夏商周祭社所用的圣树的差异(夏朝松树、商朝柏树、周朝栗树)来对伊尹的柏树进行重新定位,那么,伊尹祠就会有新的想象空间。

周灭商之后,按照分封制的礼法,周武王分封诸侯时,封纣王的儿子武庚于殷,以奉其宗祠,武王死后,武庚叛乱,被周公平叛杀死,另封纣王的庶兄,当年曾降周的微子启于商丘,国号“宋”,以奉商朝的宗祠,为周朝的二王三恪之一。孔子的《论语》“尧曰”篇曾记载此一原则叫做“兴灭国,继绝世”,实际上,宋为殷脉,是殷商文化之延续。

微子是商王帝乙的长子,商纣王的庶兄,是两周宋国的国君。西周初年,被封于宋,都宋城(商丘),宋国故城城墙已经被著名考古学家张光直领衔的中美联合考古队发现。微子祠与墓位于商丘古城西南的青岗寺,墓前立有明代万历年四十四年石碑1通,碑高3米,宽1米,石碑正面刻“殷微子之墓”五个大字。微子祠,占地6亩,2003年重修,由山门、大殿、钟鼓楼等组成,青砖围墙,黄硫璃瓦覆顶富丽堂皇,十分壮观。

同样,微子祠也是研究殷商文化的一个重要切口,对于微子极其兄弟萁子相关历史的研究,本身也是对殷商文化的研究视角,作为殷商文化溯源实体景区,微子祠也是其中重要一环。因此,商丘与殷商文化的联系由于汤王庙、伊尹祠、微子祠的存在而更加具有可观、可触、可思之处,我们对于殷商文化景区的重新审视和关注甚至是从文旅发展方向重新考量本身就是为殷商文化做出的更加务实的举措。

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研究商丘与殷商文化的关系并非要局限于某一个时期和区域,它可能是一个商文明圈,要有历史长期思维从更广更深维度去发现商丘与殷商文化的联系。

3、如何做好殷商文化的研究?

商丘殷商文化研究会已经成立,城市品牌也从华商之源改为殷商之源,这个源就是起点,成汤都亳建立商朝,商丘是先商时期重要活动区域的说法,目前缺乏的也是实物认证,有关亳的考证也需要加强,著名考古学家张光直历经十年考证出宋国故城城墙遗址在商丘睢阳区,而未进一步开挖发掘,也让商丘的考古慢下来。

资料显示,柘城孟庄遗址是商丘地区最重要的商代遗址之一,此遗址在紧挨烧陶窑址的一个灰坑里,出土了一只商代鞋底的中端,另外,考古研究放射性碳素实验室发表的数据显示,商文明遗址柘城孟庄遗址在放射性碳素年代方面有了更为科学的考证。我们应该重视类似孟庄、李庄这样的考古发现成果,并在其基础上进一步研究论证,甚至继续对其周边辐射带进一步进行深入考古。

三千多年前的历史如果想为殷商之源佐证,只有加大考古力度,或者从历史文献中找到关于商丘的蛛丝马迹,不管怎么说商先公王亥,包括阏伯的传说,在商丘已经流传下来,尤其王亥经商,商业,商人,商文化,商部族这都是存在的,或者说,这些现象就可以称为“商”。

1976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组成调查团开始在商丘地区调查工作,他们发掘了一处地势较高的崮堆上的龙山文化晚期遗址,但至今无其他发现见诸报端,不过他们发现早商遗存,是源自爵的启发,这件爵胎薄,平底,看上去粗糙,这件爵现存于天津博物馆,专家分析可能是商丘的。所以,关于殷商文化研究,能否找到散落于全国各地博物馆的文物,来科学判断是否与商丘有关系,也是比较切合实际的殷商文化研究路径,因为夏商周时期的空间分布及王室迁徙就有可能让历史文化传播更远更广泛,所以,这个视角未必不可行,缺失的专业的考古学、社会学、历史学、文字学等多学科联动工作机制下的研究成果,这也就为商丘的殷商文化研究有了新的启迪,我们需要抛开一家之言,需要打磨在多学科共同论证下的学术成果。

经过系统梳理,我们认为对殷商文化的可行性研究路径有以下方面:

1、研究出土的器物比如青铜器,里面的铭文又叫金文值得研究,从这些记载中解读出相关的殷商文化;

2、搜集传说,传说是一个地方流传下来的关于民俗、历史、人物、风俗等相关的口头说辞,比如,有成汤都亳传说地区加上文献所指认的地区,就可以足够来佐证这个地区是不是亳;

3、结合历史学,研究古籍、善本、经典文献,从后人的记载中发现商丘相关的殷商文化痕迹。比如,《尚书》、《史记》、《诗经》等著作;

4、通过卜辞,有很多当时的纪事,是发现殷商文化的重要突破口;

5、利用放射性碳素年代技术来对各种可能的遗址遗存进行实验论证,以便发现殷商文化的蛛丝马迹;

6、研究翻译甲骨文,甲骨文是人类最早的文字记录,商朝也是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王朝,它承夏启周,是人类文明养成重要时期,这时期的文化饮食民俗礼节经济神学方术等有了较大发展,尤其是青铜器司母戊大方鼎的出现,代表了世界同期冶炼技术最好水平;

7、适时推进殷商文化的文创化发展,复原殷商文化相关的场馆、开发与殷商文化相关的文创产品,用文创带动殷商文化传播;

8、考古学,加大考古挖掘力度尤其是继续对宋国古城遗址的考古需重视,找到殷商文化遗址遗迹遗存遗物;

由于考古具有偶然性和偶发性,最早发掘殷墟的参加者李景耽曾说:“商丘,单就这个名词说,已经够吸引人们的注意。这里靠旧黄河,很可能是商代发祥之地,也就是说殷墟的前身在商丘一带很有找着的希望。”但是,商丘历经黄河泛滥,处于所谓的从开封到大运河的考古薄弱区,但并不代表就没有遗存,这个考古从大运河遗址方面可以继续进行更深层的研究开发,比如周边区域探测与考古,还有中美联合考古队著名考古专家张光直考古所发现的宋国故城区域加大考古力度,因为宋国距离夏商周相对较近,找到蛛丝马迹也不是不可能,整体来说商丘考古工作进展较慢,也是商丘接下来重点需要突破的地方。目前,多借助高科技手段推动考古挖掘辅助学术理论研究,将是是殷商文化研究会更务实的方向之一,同时研究会需要推动殷商文化相关领域的资源整合工作,从学术研究、高端论坛活动推动考古发现发掘这也都是迫切的殷商文化破题之路。

注:参考文献:

1、《灿烂的殷商文化》,史昌友 编著

2、《用年表读懂中国史》,马东峰、张景忠 著

3、《殷商史》,王进锋 著

4、《商文明》,张光直 著

5、《厚重河南》(第四辑)

6、《夏商周考古之:商族起源研究综述》,朱彦民著

7、《从甲骨文说到中国文化自信》,朱彦民 著

统筹:胡继勇

审核:赵继彬

指导:商丘市委宣传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