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董思齐(方塘传媒市场品牌中心策划总监)  

我国经济学者、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何帆提到,如果你观察过去30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只要去看三个最重要的推动力就行:工业化、城市化和技术创新。中国过去只有第一产业,也就是农业,工业化带动了第二产业,城市化带动了第三产业,而技术创新改变了所有产业的面貌。 

在城市已经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国家镜像下,城市化程度往往成为衡量一个地区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作为区域发展的经济中心,城市能带动区域经济发展,而区域经济水平的提高又促进城市的发展,使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价值观等发生变化。

新时期以来,很多省曾出现“一省两极”的态势,不少省会城市反而不如非省会城市有活力,如果比较一下广州和深圳、南京和苏州、济南和青岛、沈阳和大连,中心城市好像被施了“魔咒”一般。而在燕赵之地河北,石家庄和唐山两座城市也常被拿来比较。 

随着城市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区域变革、产业变革、文化复兴、社会治理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正带给河北城市转型更多的考题。从京津冀城市群来看,河北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主战场,从单个城市来看,河北各市之间也存在较大落差,比如,以工业见长的唐山市几乎历年gdp都碾压省会石家庄市;但是我们也注意到,石家庄的财政收入在2013年超越唐山后,还在不断扩大领先优势。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从两市的gdp与财政收入来探讨城市化问题的一个出发点。

01、如何看待两市gdp与财政收入的差异?

2019年前三季度的gdp数据显示,河北省gdp为26814.7亿元,同比增长7.0%,总量在全国排名第九。其中,排名前两位的唐山和石家庄的gdp总和占到全省的36.8%,分别为5204.1亿元和4661.3亿元,同比增长7.6%和7.1%。而前三季度,石家庄的财政收入为1013.0亿元,同比增长8.7%,唐山的财政收入为806.7亿元,同比增长3.2%。这从一定程度上反应出石家庄的产业结构是优于唐山的。

我们知道,gdp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一个季度或一年)整体的生产活动所产生的价值,它不但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表现,更可以反映它的实力与财富。而财政收入则是衡量政府财力的重要指标,一般体现在税收、国有资产、国债收入和收费等收入上,政府在社会经济活动中提供公共物品和服务的范围和数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财政收入的充裕状况。

之所以将两个城市的gdp与财政收入放在一起比较,是因为同为反映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的指标,gdp与财政收入有着极大的关联度。一方面,经济增长是财政增收的根本,gdp规模越大为财政收入提供的财源就越多;另一方面,财政收入对满足经济可持续发展、支持政府职能实现、保证社会政治稳定发挥着极大作用。就一个地区而言,合理的财政收入规模,对于保持区域经济社会持续、快速、稳定增长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尽管gdp的增长必然带动财政收入的增长,但是gdp与财政收入的增长不是完全同步、一一对应的关系,两者之间受非经济因素和经济因素的共同影响产生一定的差异。就现阶段来看,非经济因素中财税政策是主要因素,而经济因素中产业结构是主要因素。

省会是一省发展要素最集中、高等级要素最多的区域,在河北省明确加强省会城市建设的战略背景下,石家庄在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方面的发展均呈现出较快的增长。比如,今年1—10月份,石家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495.7亿元,唐山则为409.5亿元。从固定资产投资来看,石家庄以4.8亿元远远低于唐山的10.8亿元。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来看,石家庄与唐山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相差不大,分别为2112.4亿元和2085.4亿元,同比增长8.2%和8.6%,但是石家庄的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为678.0亿元,明显高于唐山288.5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对增值税、营业税这些税种的相关性比较高,由此也反映出在两市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的情况下,石家庄的社会商品购买力以及零售市场的规模状况是好于唐山的。

现代经济增长理论表明,产业结构决定税源结构,从而影响财政收入。从产业结构来看,截至2018年,石家庄三次产业结构优化为6.9∶37.6∶55.5,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70%。唐山的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为7.1:54.9:38.0,工业占比仍然很大。

从今年前三季度第三产业的增加值来看,石家庄以2514.1亿元高于唐山的2085.0亿元,并且石家庄(9.2%)的增速也高于唐山(7.1%);从规模以上工业来看,尽管石家庄的规模以上工业的增速仅为唐山规模以上工业增速的四分之一,但是利润却在唐山规模以上工业利润的一半以上。

从前三季度的进出口总额上看,石家庄明显高于唐山,分别为831.5亿元和541.2亿元;而从前三季度的出口总额上看,石家庄的出口总额为458.4亿元,唐山市出口总额为221.0亿元,可见,石家庄的对外贸易规模是高于唐山的。

02、更加综合的改变正在发生

此前,河北省省会的变迁成就了处于交通枢纽位置的石家庄,石家庄也一度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而唐山同样处于交通要塞,是华北地区通往东北地区的咽喉地带。作为河北省经济实力最强的两大城市,石家庄和唐山之间存在着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并因此带来了城市功能、产业结构、文化认同等方面的差异。

石家庄与唐山的城镇化率分别为63.16%和63.14%,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虽然两市面积相差无几,但是石家庄人口在2017年就突破1000万,成为超大城市,唐山人口则接近800万;石家庄与唐山都是燕赵文化的重要发源地,自然资源、历史文化各具特色,唐山的重工业发达很大原因来源于当地丰富的矿产资源、港口资源,石家庄则以轻工业为主。

近年来,石家庄和唐山不断在新兴产业上发力,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无论是具有鲜明的生产性服务业性质的金融业、科技服务业与文化创意产业,还是在全球新的产业结构中增长最快的旅游业和节能环保业,都是拓展的重要领域。

根据石家庄市统计局的介绍,今年前三季度,石家庄市“4 4”现代产业引领作用不断增强,特别是八个现代产业中涉及工业领域的四个产业,均实现了较快增长,发展向优,助推工业经济运行质量稳中向好;从1—10月份石家庄主要经济指标来看,规上工业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4%。

此前举办的2019中国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对于石家庄来说是一次新的机遇,这不仅成为石家庄的一张靓丽名片,而且为更多新兴产业集聚提供动力来源。这是我国唯一以数字经济命名的博览会,并且今后将永久落户石家庄,也使这座城市的国际化道路迈上新的台阶,为新一轮产业升级和城市转型提供战略和技术支撑。

与此同时,唐山的新旧动能也在加快转换,截至2018年,唐山新增科技型中小企业1423家、总数达到6654家,新增高新技术企业232家、超过近5年增量总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17.2%。

当宜居、宜业、宜游成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点的环境下,唐山文旅产业的快速崛起正在刷新人们对这座重工业城市的固有印象。比如,滦州古城从一个旅游景区和目的地到越来越成为城市社区和区域旅游集散地,到发展成为唐山文旅产业发展的龙头项目,对于当下唐山所代表的资源型城市转型和区域文旅产业发展具有深远意义。每年800万以上的客流量将为当地文旅产业的品质化迭代注入新的动力,这是新的发展阶段滦州古城之于唐山的综合价值的体现。

在我国新设的六个自贸区中,河北自贸试验区涵盖雄安片区、正定片区、曹妃甸片区、大兴机场片区四个片区,是全国唯一一个跨省市的自贸试验区。其中,正定片区重点发展临空产业、生物医药、国际物流、高端装备制造等产业,建设航空产业开放发展集聚区、生物医药产业开放创新引领区、综合物流枢纽。依托港口核心优势,曹妃甸片区重点发展国际大宗商品贸易、港航服务、能源储配、高端装备制造等特色产业。

这不仅是河北实现区域联动发展的重要依托,而且是提升京津冀城市群核心竞争力的有力抓手,并且石家庄和唐山所引领的区域发展更是关乎河北的整体转型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未来。

在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看来,在进一步的发展中,城市必须以更加开放的战略和更加包容的策略,整合来自全国乃至全球的资源,以助力于城市新一轮的更加综合的转型,这既是石家庄和唐山构建和发挥其新价值的战略必须,也是其真正实现转型发展的策略必须和必然路径。

参考资料:

对gdp与财政收入关系的认识http://bbs.jxnews.com.cn/thread-3000006-1-1.html(出处: 金圣·大江论坛 - 江西论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