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金芳(网商社科特约作者)

在美丽而古老的河南省历史文化名城睢县城东南,袁山路和文化路交叉口西北角,有一座全国罕见的明代船形建筑群,这里曾经四面环水,整个建筑俨然一艘小船荡漾水中,其山门匾额为“小蓬莱”三个大字,这就是睢县著名历史文物保护单位:袁家山。袁家山又称“袁氏陆园”、“小蓬莱”、“吕祖庙”,是一座豫东地区远近闻名的道教道场,这里原为明朝兵部尚书袁可立的别墅。

1、袁家山的来历

公元1645年,距袁家山不远的袁可立家宅尚书府发生了著名的“睢州之变”,即南明弘光政权江北四镇中兵力最强的徐州总兵高杰被驻睢州的河南总兵许定国诱杀,许率部降清,彻底改变了中原地区明清军事力量的对比,使河南政权格局发生巨变,为清征南明统一中国奠定了坚实基础。也揭开清军南下江南灭亡南明小朝廷的序幕。

据清代康熙年间状元彭定求搜集成书的《道藏辑要》记载:袁家山为明兵部尚书袁可立于明熹宗天启年间所建。

明天启二年,明皇帝派袁可立以右佥都御使巡抚山东登莱沿海一带,招募水师“备兵防海,赞理征东军务”。

据说有次袁可立乘舰船出海指挥将士与侵入琉球群岛的倭寇(一说后金军)作战,战船行至大海中间,忽然狂风大作,恶浪掀天,兵船险有倾覆之危,昏暗中恍惚吕洞宾现身于袁尚书面前,袁尚书急忙祷告保佑,煞时风平浪静,一仗取胜,归朝后官至兵部尚书太子少保。袁尚书以为是吕祖显灵相助,归里后在睢州大兴土木,仿照自己所乘坐的船舰形制建吕祖庙以还愿,以后世代香火不绝,明清两代成为睢州远近闻名的大道场。由于建在水中,地势颇高,因称“袁家山”。又仿山东蓬莱阁体制而建,依山傍水,居高临下,称“小蓬莱”。据道光二十九年《重修袁家山吕祖庙碑记》,袁家山建筑群中有“吕祖庙”,即是纪念这次遭遇。

袁家山,现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列为国家文物重点保护单位之一。

袁家山已经有三百年多年的历史,而其修建者袁可立因其抗击后金的历史,被后来的清王朝刻意选择掩盖其生平事迹,是一位被封杀和历史淹没的民族英雄。

2、袁可立,一位可歌可泣的民族英雄

袁可立,字礼卿,号节寰 ,河南睢州(今河南省睢县)人。曾任苏州府推官、巡城御史、左通政、兵部尚书等职。

袁可立历经明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帝,为“四朝元老”之臣,诰“五世恩荣”之赏,是明代后期著名的清官廉吏和军事战略家。

袁可立的睢州迁始祖袁荣,明代安徽凤阳府颍州人,明洪武二年以武功仕睢阳卫百户,后代世袭卫百户,称睢州东关“百户侯”,遂家于睢州。五世锦,官陕西韩城县教谕,自此“振振森森,书香不绝”。六世永绶、永康。永康生子五:江、淮、河、洛、渭。七世淮即袁可立之父。三世皆以可立贵,称“三世司马”。由此看来,袁可立也是出身于书香门第之家,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睢县袁可立袁氏家族也可以说为睢阳望族,世称“睢阳尚书袁氏”。

袁可立,明朝万历十七年中进士,初任苏州府推官,刚到任的袁可立,血气方刚,一身正气,公正清廉,不避权贵。明知应天巡抚李涞有内阁首辅申时行的后台却是毫无惧色,坚持清查,把李涞巡抚勾结地方士绅,陷害清廉太守石昆玉的烂账,几下子就查得清清楚楚。硬是叫这个跋扈巡抚罢官走人,接着乘胜追击,一口气复查了当地上千件积案,给大批蒙冤者昭雪抚恤,被誉为断案如神的神探。

以七品之卑斗翻四品之尊,袁可立的不畏权势,不仅使他声名远扬,也成就他为中国历史上的‘推官’楷模。此后,袁可立成为苏州府名宦祠中与文天祥、况钟、海瑞、于成龙、林则徐等并列的清官廉吏,更是明清两代近二百位苏州府推官中唯一入祭名宦祠的。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冬,连审惊天大案的袁可立治行报到吏部尚书孙丕扬那里,以政绩第一拟擢升给事中,受到万历帝特别召见,任山西道监察御史,奉命巡视京都西城。

在其任间,有皇帝宠幸的弄臣仗势杀人,百官不敢问,可立重捶抵罪,将罪行张榜于五都衢,“重棰问抵”。这时便有人持重金至袁可立门上,可立勃然大怒道:“杀人者死,朝廷法也,即弄臣顾可脱乎?吾知有三尺,不知弄臣”。”遂将说者逐出门外,众阉恨之切齿。然而,皇帝绕过内阁直接下中旨豁免弄臣。“已而,果得中旨赦之,可立不为动。”袁可立不给皇帝面子,毅然抗旨将弄臣正法。京师称“真御史”。

袁可立执法如山,凡有案件,皆刚毅持正,不避权贵,“至犯令抵罪者,虽宠近必行,似欧阳永叔。”问案释疑,理雪冤狱,“给谏公(袁可立)李七年,而出人死罪者以数千计。按部所过,囹为之空。万民呼“袁青天”。泰昌帝赞曰“详刑惟允,执法有闻”。

当时,万历皇帝昏庸享受,宠信后宫,不理朝政,弄权误国,朝纲废弛。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袁可立上书万历皇帝,进谏朝政,矛头直指皇帝本人,万历皇帝勃然大怒,于正月初十将袁可立削职为民,沉冤达二十六年之久。

回家后的二十多年里,一直都在睢州老家闭门谢客,谢绝一切往来应酬。然而万历四十二年(1614),万历之子福王朱常洵就藩洛阳,趁机在睢州横征暴敛。袁可立再次愤然站出来交涉,一番据理力争,终于让福王无可奈何撤走了那些横征暴敛的人。历经打击,身负冤情,不改英雄本色,袁可立,依然是那个为民请命的袁可立,依然是那个仗义而为的袁可立。

万历四十四年,东北女真人部落首领努尔哈赤起兵反叛,建立后金政权。而明朝因为内部腐败无能,阉党祸乱朝政,党争不已,再加上皇帝不理政事,社会阶级矛盾深重,军备废弛。缺乏对后金正确整体的军事战略部署,以至于在对后金军事战争一败涂地,到了天启年间辽东形势岌岌可危。

身为文臣,曾经是天启帝师的袁可立被重新起用,派往辽东主持对后金军事行动,此时袁可立已经是六十岁花甲之龄,可是他依然接受了这项使命。

袁可立出任登莱巡抚,扛起了大明朝边防线上的重担。而此时的登莱乃至山东全境,正是一个烂摊子。各地白莲乱军四起,兵士纷纷逃亡。袁可立上任路上,就多次遭到乱军袭扰。毫无惧色的袁可立,亲自带兵冲杀敌阵,连他六十多岁的夫人,也亲自上阵擂鼓助威,毫无胆怯之意。(由此可见,袁夫人也是一位颇有胆识的女中豪杰,奇女子,颇有梁红玉之风!)就这样走一路杀一路,才算有惊无险,赶到了风雨飘摇的登莱。

此后,不到三年时间,残破不堪的登莱,便旧容换新颜,乱军全数被扫平,海岸线上修起了坚固炮台,市面上商旅往来繁荣,海面上战舰云集,一支战斗力强大,规模多达五万的崭新明朝军队焕然一新。袁可立也成为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重视海防,具有海洋意识的军事将领和中国士大夫。登莱,这个明朝海防要地,已经成为一支顶向后金的坚强有力的犄角!

袁可立在对付后金方面,更是功勋卓著,究其要点,大致可为:“重用毛文龙等武将,联络诸岛、收复旅顺、招降纳叛、几灭后金”,并且在登莱巡抚期间,给予后金军队沉重的打击。甚至在后来一手策划了刘爱塔的归明,而刘爱塔是明朝策反后金国最高官员,对后金的打击很是沉重。据说当时后金最怕的有两人,一为孙承宗,一为袁可立。

据《明实录》等资料统计,袁可立担任登莱巡抚期间,与后金前后交手七次,七战七捷,把曾经不可一世的后金八旗,牢牢压制在辽南之外。明王朝的辽东边防压力,这才骤然减轻。并和辽东成犄角之势,相互配合,使后金军队处于两线作战的被动劣势,大明军队反败为胜,扭转战场之势,依然形成。如果照此下去,明朝军队依靠自己雄厚的国力经济支撑,正确的军事战略部署,收复辽东失地,彻底打败后金军队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就在袁可立等人在前方浴血奋战的之际,腐朽的大明王朝朝廷内部依然党争不已,内讧不断,阉党执政,争权夺利,时朝中党派相攻者无虚日,党争和激进言官的空谈误国已经影响到军政秩序。政权的腐败和无能,这必然造成军事斗争的失败。因为袁可立对毛文龙等武将的重视,受到了保守派官员的非议,后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更视袁可立为眼中钉,肉中刺,处处掣肘,处处刁难,袁可立不堪忍受,愤而辞职,结束了他的官宦生涯。

明朝做过首辅的孔贞运对此非常惋惜说:孰使十六年来,海无传烽,亭有卧鼓,则惟公之赐。使天假数年,则公将奋谋决策,焚冒顿之虎落,犁老上之龙庭,以抒我皇上东顾之忧。而今已矣,惜哉!

袁可立的辞职,成了明朝登莱防务的转折点,曾经与袁可立密切配合的毛文龙,从此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并在崇祯年间被袁崇焕用尚方宝剑斩杀,而袁可立精心设计的登州防线,又在明王朝的昏聩指挥下,以一场“登莱兵变”土崩瓦解。心灰意冷的袁可立,亦在登莱之变的同年病故于家中。

袁可立病逝后不久的短短十几年光景,大明王朝这个庞然大物就在内忧外患夹击下轰然倒塌,成为历史。大明王朝的党争和昏庸让袁可立这个军事奇才,这位抵抗外族侵略的民族英雄功亏一篑,英雄无用武之地,英雄壮志未酬,真是一件令人惋惜,可悲可叹的事情。

3、英雄被封杀三百年

英雄的悲剧并没有随着袁可立的病逝而结束,也没有随着明清易代,大明王朝的灭亡而结束。而是随着大清王朝在中国的统治走向高潮。

袁可立因其抗击后金的历史,而沉重打击了后金,使当时后金统治者对其恨之入骨,而后来大清王朝统治者且是深以为耻,以至于后来修明史时把这袁可立的相关内容删得是干干净净,并将其传记,记载尽数销毁,终清一朝整个史界对袁可立十分忌惮。刻意选择掩盖其生平事迹,把和他有关的一切文字全部烧毁,就连收录在《吴越所见书画录》中的书法作品《节寰袁公行状》也没能逃过劫难。当时的满清统治者以所谓有“诋斥满洲语句”为借口,该书及其作者陆时化竟因此险遭毁版和杀头之灾。

清乾隆四十二年,有关袁可立的《节寰袁公行状》和宋岳飞的《岳鄂王精忠祠记》同时遭大清王朝的全面封杀。两位抵抗异族入侵的民族英雄经历了相同的命运。也说明了袁可立和岳飞一样是中国历史上铁骨铮铮,让入侵者为之胆战心寒的民族英雄。

与此同时,清朝统治者对睢州袁可立袁氏家族也是全面的打压。从清顺治十八年到民国十一年,期间二百六十年袁可立的袁氏家族,没有续修家谱,期间近十代人没有续接辈分排行字。

民国二十二年《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中记载 :“其东‘三世司马’坊,清光绪十八年州牧王枚以坊上石条将坠用强硬手段拆去,尚书后人上控数年。”民国二十二年《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古迹门·陵墓》:“袁尚书可立墓碑,高八尺,上蛟螭,下赑屃,高约丈余,尚称体制。惟其后裔式微,祭扫久缺,亦大有荒凉之感焉。”

一位为官清廉深受民众爱戴的清官,一代抗击异族入侵的民族英雄,其本身及家族被残害到这等地步,的确让人感叹不已。

无论清廷再怎么抹杀,历史都将永远铭记袁可立的功绩。随着大清王朝的灭亡,一些稀有历史文献逐渐被整理问世,袁可立的英雄事迹也被渐渐挖掘出来,被满清刻意封杀近三百年之久的民族英雄袁可立的历史功绩渐渐浮出水面。

袁可立的别墅而被改成香火旺盛的道教道场,其家宅尚书府则被改为“洛学书院”,袁可立的事迹和府邸被人民用一种另外的方式保存下来,被封杀三百年的民族英雄,民众不会遗忘。这是当时满清统治者意想不到的结果,这就应了那句话:“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袁可立,为人公正廉直,识大体,顾大局。做事干练果断,是晚明少见的既清廉又能干的官员。袁可立尽量远离党争多做事,为讲究经济致用的实干官员在晚明党争纷扰的朝堂上争得一席之地,能在群阉环伺的情况下主持辽务多年,成效颇丰,十分难能可贵。董其昌说:“公护名节,胜于功名”。

袁可立是一名公正廉洁的清官,更是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也是商丘历史上杰出的历史人物,其身上厚重历史文化价值和保家卫国的民族精神价值,让人敬而仰之。

当时与之齐名的明人孙承宗赞扬袁可立说:读后先大疏,皎皎揭日月,行中天而底里洞彻,殊令人可味。

袁可立其身上呈现之精神是自木兰,张巡,许远流传至今,精忠报国的忠烈文化精神价值的具体体现。太史公司马迁曰:《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当我们阅读袁可立这位民族英雄的事迹的时候,真想目睹其人之风采。

睢水之岸,英木苍苍,为国为民,日月共光,睢水之岸,白雾茫茫,精忠报国,人天共仰。睢州就是因为位于睢水之岸而得名,如今的睢水早已经淹没于时代的长河,而袁可立,这位生于睢水之岸的民族英雄,人民没有忘记他,袁家山,袁可立的府邸别墅,作为著名历史文化景点,道教道场,既是人们寻求宗教精神信仰的地方,也是人们学习传统民族文化,缅怀这位民族英雄,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场所,也是文旅发展的重要资源,文旅的根本就是文化,文化是文旅发展的核心,因此,袁家山因袁可立及其历史影响具有文化传承的基因,应该重视此文化资源。

2019年11月7日(农历己亥年十月十一日),来自河南省睢县周边县市的二百余名睢阳尚书袁氏家族代表,相聚在河南睢县,参加一代清官和民族英雄袁可立逝世386周年纪念研讨会暨袁尚书墓墓碑落成典礼,这是自满清封杀抗金民族英雄袁可立以后有史可考睢阳尚书袁氏家族对名臣袁可立最大规模的一次公祭和立碑复坟活动。

在县城东关转盘小花园内,睢县人民政府树立了民族英雄袁可立的雕像,睢县县城南郊的袁尚书墓,也重新修葺一新,供人们瞻仰和纪念。而在此三处遗迹内均敬献有花篮祭品并进行多种形式的纪念凭吊活动。以民族英雄,清官神探袁可立为题材的电影《神探袁可立》已于近日准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这是对袁可立这位民族英雄的最大认可,更是商丘人民和袁氏家族对待这位民族英雄的最大敬意,当然,也是顺应时代趋势下对睢县乃至对商丘的一次公众引流。

英雄永远遮不住,民心才是真丰碑。袁可立和张巡,许远,沈鲤,宋纁,一样都是商丘历史文化之中可歌可泣,英雄辈出的杰出人物代表,其身上的厚重文化价值需要我们重新挖掘,重新发现,其思想文化的含金量不可低估,重新绽放其璀璨的思想光芒。相信会有更多的后来者被袁可立清正廉洁的品格,坚韧不拔、永不屈服的民族精神所感召,奋发图强,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前行。无论何时何地,英雄永远不死,消失的那只是肉体,英雄的精神将永存于历史,永存于人们的心中。

统筹:胡继勇

审核:赵继彬

指导:商丘市委宣传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