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刘金芳(网商社科特约作者)

公元689年中秋,这个季节的天气尽管是那么炎热,但是此时的大唐国都长安的上空阴云密布,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此时,大唐的皇帝是唐睿宗李旦,但是实际掌握朝廷大权的是他的母亲太后武则天。武则天以她的杀伐决断,知人善任,雷厉风行,颇有几分男儿都没有的豪迈英气,继太宗皇帝贞观之治,高宗皇帝的永徽之治后,武则天治理下的大唐帝国又走上一个新的昌盛阶段,大唐盛象开始呈现。

但是,武则天也遭到了众多李氏宗室和大臣的反对。于是,武则天启用索元礼,来俊臣等酷吏残酷镇压反对她的李氏皇室成员和大臣们。这些人利用武则天给他们治权罗织罪名,严刑逼供,屈打成招,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当天准备处决的犯人就是一些忠于大唐的大臣,其中就有此时为洛阳令的魏元忠。

当魏元忠等人押赴刑场,准备受刑、危在旦夕的时候,武则天念起魏元忠在扬州平定李敬业反叛的功劳,令中书舍人王隐客前往刑场宣布赦书,高呼刀下留人。监刑官马上释放魏元忠要他站起来。魏元忠道:“还不知道赦令是真是假,岂可随随便便就这样。”直到他听见了宣布命令,才起立致谢。观看的人无不赞叹他,临刑而神色不忧。

《资治通鉴》记载说“乙未,秋官尚书太原张楚金、陕州刺史郭正一、凤阁侍郎元万顷、洛阳令魏元忠,并免死流岭南。楚金等皆为敬真所引,云与敬业通谋。临刑,太后使凤阁舍人王隐客驰骑传声郝之。声达于市,当刑者皆喜跃欢呼,宛转不已;元忠独安坐自如,或使之起,元忠曰:“虚实未知。”隐客至,又使起,元忠曰:“俟宣敕已。”既宣敕,乃徐起,舞蹈再拜,竟无忧喜之色。是日,阴云四塞,既释楚金等,天气晴霁。”

魏元忠原名魏真宰,字元忠,宋州宋城县(今河南商丘)人,历仕高宗、武后、中宗三朝,两度出任宰相,兼具政治和军事才能,为贞观之治向开元盛世的顺利过渡起了积极作用,是唐代宰相之中颇有作为的一位,堪称“一代明相”。

《新唐书魏元忠传》记载说:“元忠始名真宰,以诸生见高宗,高宗慰遣,不知谢即出,仪举自安,帝目送谓薛元超曰:“是子未习朝廷仪,然名不虚谓,真宰相也。”

后来,魏元忠受人诬陷而死后,唐睿宗李旦降旨说:“故左仆射、齐国公魏元忠,代合众望,可称得国之贤良。他历事三朝,都极忠诚干练,晚年遭贬谪,并不是他有罪。应当按功归还他的儿子著作郎魏晃实封一百户。”

1、魏元忠,命运多舛的一生

魏元忠历事三朝,二度拜相,可谓唐帝国走向大唐盛世的关键人物,然而他命运多舛,仕途坎坷,多次面临杀身之祸,宦海沉浮几十年的魏元忠也可以称之为“三上三下”之人物了。

魏元忠早年为太学生,志气倜傥,不把举荐放在心上,听说当时人江融撰《九州设险图》,备载古今用兵成败之事,魏元忠对这本著作进行注解。故累年未能升调,三十多岁还一事无成。

据唐人吕道生《定命录》说:“相国魏元忠,与礼部尚书郑惟忠皆宋人。咸负材器,少相友善。年将三十,而名未立。有善相者见之,异礼相接……。”

相术先生一见郑惟忠就大惊失色,说你这面相是贵人,福寿无边,可以做到三品高官。看完郑惟忠,再看魏元忠,这位相术先生直接跪了,说相公你将来一定位极人臣,但官虽然当的大,命运却波折不平,时有忧患,福寿不如那位郑相公啊。这些都是登上宰相高位以前的事,不必担心。但是,遇事就要去做,听着话就要应和。

听相士分析完,魏元忠很不甘心,便追问道:“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朝廷俸禄?”,相士笑着说:“你给皇帝上书进言,俸禄就有了!”,听完相士的话,魏元忠半信半疑,恰巧当时吐蕃不断侵犯边疆,魏元忠便将自己对朝廷命官用兵优缺点的一些见解,写成奏折,给唐高宗李治递了上去,没想到李治看后拍案叫绝,直接任命魏元忠为秘书省正字,在中书省听后调遣,不久便担任监察御史一职。

当然,这些都是野史相传的东西,也充满着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不足为凭,但是魏元忠一生命多蹇剥,时有忧惧。魏元忠也是如这本书所言遇到困难和坎坷的时候:“每欲引决,辄忆相者之言,复自宽解。但益肮脏言事,未尝屈其志而抑其辞,终免于祸,而登宰辅焉。”

弘道二年(公元684年),魏元忠迁任殿中侍御史。那年,李敬业占据扬州作乱,并且发布了那篇古今著名的由骆宾王书写的名篇《讨武曌檄文》,武则天闻讯勃然大怒,命左玉钤大将军李孝逸督军讨伐,武则天诏魏元忠监理军事。

李孝逸到临淮,而他的偏将雷仁智被李敬业的先锋部队挫败,接着李敬业又攻陷润州,回兵来抗击李孝逸。李孝逸害怕敌军的力量,按甲不敢进军。

魏元忠对李孝逸说:“朝廷因您是王室懿亲,所以委以这平定叛乱的大事,天下的安危,实在要靠这一次决战。况且国内太平日久,忽闻这叛乱,莫不注心倾耳,来等候诛杀叛逆的好消息。现在大军停而不进,这样对待世人的期望,万一朝廷派另外的将领来代替您,您将用何辞来解脱自己带兵不前的罪过呢?最好是迅速进兵,以立大功。不然,灾祸就要临头。”李孝逸认为魏元忠的话对,于是率领部队准备进军讨伐。

当时,李敬业驻兵于下阿奚谷,李敬业的弟弟徐敬猷率领偏师逼进淮阴。魏元忠请先击徐敬猷,诸将都认为:“不如先攻李敬业,李敬业被打败,徐敬猷不战就可以生擒。如果击徐敬猷,那么李敬业肯定会引兵援救,这样就会造成腹背受敌。”

魏元忠道:“不然,敌人的劲兵精卒,尽在下阿奚谷,像蚂蚁一样拥来,只能一战而胜,否则,那我们就大势去矣。徐敬猷的军队,既不习战斗,又人少且弱,军心易浮动,我们大军临阵,其势必胜,既打败徐敬猷,我军乘胜而进,李敬业如援救淮阴,计算行程则赶不到,他又怕我们进军江都,一定会在中途拦击,敌军劳倦,我军以逸待劳,打败他们就成必然之势。这就如追逐野兽,弱者先擒,哪里能舍弃一定可以捉到的弱兽,而去攻打难敌的强兵呢!这样恐怕不是善策。”

李孝逸听从了他的意见。于是引兵击徐敬猷,一战而破之,徐敬猷脱身逃遁。

李孝逸于是进军,与李敬业隔溪相拒,前军总管苏孝祥的守地被叛军攻破,李孝逸又害怕,想带兵退却。当初,李敬业带兵到下阿奚谷,有流星坠落他们的军营中,到此时,又有群鸟飞噪于阵上。魏元忠说:“应验此情况,正是贼兵败亡之兆,现在风又顺荻草又干枯,火攻必有利。”坚持请求与敌决战,这样才平定了李敬业。

李敬业叛乱以后,魏元忠在朝廷名声大震,其杰出的政治才能和军事才能也得到武则天的赏识,魏元忠因功升任司刑正,又升至洛阳令。魏元忠飞黄腾达的宦海生涯开始拉开序幕,同样魏元忠多灾多难的命运也慢慢走近他的身边。

不久,魏元忠被诬陷下狱,将赴刑场行刑,武则天以魏元忠讨平李敬业有功,特免死而发配贵州。

圣历元年(公元698年),魏元忠任侍御史,后升任御史中丞。圣历二年(699年),魏元忠入阁为相,以一己之力,以去酷吏、倖臣为己任,与之不懈斗争。他清正廉洁、执法严谨、不徇私情、嫉恶如仇,与狄仁杰等成为朝廷顶梁支柱。他治下百姓生活安康,手下官吏执法办案公正,更没有发生过大案、错案。

当朝宠臣张易之纵容家奴欺凌百姓,被受害者告至魏元忠那里,魏元忠按律杖杀了张易之的家奴。事后权贵们莫不敬畏,长安风气顿时大为好转。

后来,又被来俊臣、侯思止陷害,魏元忠面对酷吏大义凛然,言辞不屈,一身正气。据《资治通鉴》记载侯思止鞫魏元忠,元忠辞气不屈;思止怒,命倒曳之。元忠曰:“我薄命,譬如坠驴,足絓于镫,为所曳耳。”思止愈怒,更曳之,元忠曰:“侯思止,汝若须魏元忠头则截取,何必使承反也!”

《大唐新语》也记载说:“则天朝,(侯思止)以告变授侍御史,按中丞魏元忠,曰:“急奉白司马,不然即吃孟青。”洛阳北有坂名白司马,将军有姓孟名青棒者。思止闾巷佣保,尝以此谓诸囚也。元忠词气不屈,思止倒曳之。元忠徐起曰:“我薄命,如乘恶驴而坠,脚为镫所挂,遂被曳耳。”思止愈怒,又曳之,曰:“汝拒捍制使,即奏斩之。”元忠曰:“侯思止,汝今为国家御史,须识轻重。必须魏元忠头,何不以锯截将,无为抑我承反。奈何佩服朱绂,亲衔天命,不能行正直事,乃言‘白司马、孟青’,是何言也?!非魏元忠无人仰教!”思止乃引忠上阶,坐而问之。元忠容止自若。”

魏元忠再度被流放于岭表。后来回到京师,授御史中丞。魏元忠前后三次被流放,当时的人都说他无罪。武则天曾对他说:“卿多次遭陷致罪,是何原因?”他回答说:“臣就像一匹鹿,罗织之徒,就像猎人,是想用臣的肉做羹罢了。这些人杀臣是想求得通达,臣又有何罪?”

公元705年,张柬之等人趁武则天病重之际,拥立唐中宗李显复位,李显派人专程召回魏元忠,授宰相之职,军国大政,唯独委托魏元忠代理。魏元忠主持国家事务期间,有人想投机取巧、卖官鬻爵,而他果断拒绝与其同流合污,办事公正,从未因私利误批事项。每天加班加点,勤勤恳恳、矜矜业业,尽可能及时处理全国各地上报的急件。当时文武百官无不称赞。

此时此刻,大唐朝廷内部依然不平静,李氏宗室和武三思为首的武氏家族势力依然进行着权力斗争,神龙二年,公元706年,太子李重俊发动政变杀死武三思,在永安门遇上魏元忠的儿子太仆少卿魏升,便胁迫令他顺从。再加上魏元忠一贯是支持太子李重俊的立场。因此得罪了武三思党羽兵部尚书宗楚客等人。

李重俊政变失败后,宗楚客等人上奏魏元忠父子和太子李重俊同谋叛逆,请求抄斩三族。虽然唐中宗李显没有同意这个意见,但是魏元忠从此寝食难安,请求辞官回乡。中宗想采用这种办法了却此事,可是宗楚客等人不断举报,魏元忠被贬为渠州员外司马。后来魏元忠又被降迁思州务川县尉,魏元忠行至涪陵时去世,享年七十余岁。

景龙四年(公元710年),追赠魏元忠尚书左仆射,齐国公、本州刺史,下令所司把他的灵柩送回老家安葬;唐睿宗李旦即位,又亲旨令魏元忠遗骸陪葬定陵”。开元六年(公元718年),谥曰“贞”。

2、魏元忠是一个值得标榜青史的人杰

魏元忠命运多舛,一生多灾多难,历经坎坷。而魏元忠面对诸多的磨难和坎坷,他没有灰心,也没有失望,而是靠着不屈不挠的意志,坚韧不拔的毅力,面对挑战,勇于担当,面对挫折,从容应对,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风风雨雨,都没有失去对生活的信心,不经风雨,哪能见彩虹,这就应该是魏元忠人生能够走向辉煌的最好的解释。从这一点来说,魏元忠作为个人成功的案例应该成为学习之榜样,激励众多人前行,很多人也会从魏元忠身上学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魏元忠以耿直,勇略著称,被人称之为“忠骨宰相。”据康熙年间出版的《商丘县志》记载:高宗皇帝问魏元忠:“外以朕为何如主?”对曰:“周成康,汉文景也。”上曰:“有遗恨乎?”曰:“有之,王义方一世豪英,而死草莱,议者谓陛下不能用贤。”帝曰:“我适用之,顾其死无及耳。”元忠曰:“刘藏器行副其才,陛下所知,今七十为郎,徒叹彼而又弃此!”帝默然。从文中来看,魏元忠一点面子都不给高宗皇帝,简直让高宗皇帝下不来台,由此可以看出魏元忠的耿直可不是一般。

同样,长安三年(公元703年),魏元忠被贬为高要尉。临行时,他指着站在武则天身边的张易之、张昌宗说:“此二小儿,终为乱朝的祸患。”武则天及张易之兄弟听了,瞪目结舌。其他大臣听后,则对魏元忠的大无畏精神无不钦佩。

魏元忠秉性刚直,对奸佞酷吏深恶痛绝,因此屡遭酷吏诬陷和摧残,但他始终不向奸佞低头。魏元忠为御史中丞时,安陵丞郭霸以谄媚取得了武则天的欢心,被任命为监察御史。一次,魏元忠患了病,郭霸前去看望,尝了尝他的粪便,装着高兴的样子说:“粪的味道若是甜的,就危险了;可这是苦的,因此你的病很快会好的。”魏元忠对郭霸的馅媚之举极为厌恶,逢人便讲郭霸尝粪的事,羞得他无地自容。郭霸也被人称之为“吃屎御史。”因此魏元忠得罪了这些酷吏、这些无耻的小人,也为自己带来牢狱之灾,但是也能看出魏元忠眼里揉不进沙子。

魏元忠同样也以智勇双全,文韬武略闻名于世,魏元忠对于吐蕃的建议书得到了唐高宗赏识,在平定李敬业之乱更表现出卓越的战略眼光和军事才能。

同时,冯梦龙在《智囊》里也记载魏元忠智慧的故事,原文如下:

唐高宗幸东都时,关中饥馑。上虑道路多草窃,命监察御史魏元忠检校车驾前后。元忠受诏,即阅视赤县狱,得盗一人,神采语言异于众。[边批:具眼。]命释桎梏,袭冠带乘驿以从,与人共食宿,托以诘盗。其人笑而许之,比及东都,士马万数,不亡一钱。

在此冯梦龙评论道:“因材任能,盗皆作使。俗儒以‘鸡鸣狗盗之雄’笑田文,不知尔时舍鸡鸣狗盗都用不着也。”

综上所述,魏元忠是一个为人正直,非常有才华的历史人物,他是大唐帝国的重臣,也是大唐帝国的忠臣,更是中国历史上出类拔萃的人杰之一。他的人格魅力和影响会穿透历史的时空,其身上有浓厚的文化价值和思想,与其说是魏元忠个人影响,还不如说他身上呈现是五千年传统中国文化的影响和魅力,其对当今未来影响不可估量。

魏元忠是商丘历史的著名人物,由于历史材料的缺乏,对其生平事迹缺乏详细的记载,而商丘自古以来就有“先王之遗风,厚重多君子之文化传统”,仁义,仁德,诚信是殷商文明的脉动,忠烈之文化已经沁入商丘人的血液和骨髓中,成为商丘人身上深深的文化烙印。魏元忠身上呈现的厚重的文化色彩和历史价值,魏元忠身上呈现出的大仁,大义,正直坦荡的君子之风和浩然正气,就是商丘古老悠久的殷商文化传承的体现,值得今天商丘人去重新发现,重新挖掘,让古老悠久的优秀文化传统给予现在这个时代,给予商丘城市的品牌形象崭新塑造,奉献其新的价值,赋予崭新的内涵。

深秋寒意心似水,满目萧瑟叹西风。穿过岁月的茫茫云烟,回望历史的浩瀚长河,我们仿佛就看到那个老成谋国,智勇双全,具有人格魅力的魏元忠,衣袂飘飘,行走在商丘这片广阔而古老的土地上。

统筹:胡继勇

审核:赵继彬

指导:商丘市委宣传部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