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10月3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创意城市网络”城市名单的消息甫一发出,关于创意城市的话题讨论又开始了。

创意城市兴起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作为一种新的规划方式,九十年代发展成为西方城市政府关注的热点,之后进入中国,并迅速成为城市建设的新引擎。创意城市的兴起,一方面,是基于西方城市政府要解决工业城市遗留都市难题的现实需求;另一方面,是欧洲作为对经济全球化的回应,以及基于贸易和生产逐渐向亚洲尤其是中国转移这个新形式所做出的整体重新布局。

近些年,随着创意城市的火爆,全球大大小小的城市都参与到这场打造创意城市的运动中。这也在情理之中。每一座有野心的城市或地区都希望向价值链的上端移动,吸引高价值项目,成就自己的伟大和与众不同,尤其在今天全球逐渐向知识密集型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大大小小的城市都在面临新的全球化和世界城市分工层次变化所带来的转型期,试图将自己打造成为能够吸引全球资本的创意城市,重新评估自己的目标和所要扮演的角色——重新发现城市。

但是,基于城市转型和提升竞争力的需求,在这场高质量城市建设的创意运动中,有些城市决策者在尚未摸清自己实际需求的情况下,便高调地参与到城市的资源竞争的列队当中,竭尽全力吸引高端创意人才,最后导致城市之间的竞争越来越趋于白热化,不但没有实现城市差异化创意发展,还致使城市之间的产业同构化现象越来越严重,资源配置效率逐渐走低。

总结来看,创意城市的兴起与城市竞相参与到创意城市运动中,其原因无外乎是为了解决“内忧外患”的问题。那么,究竟如何打造创意城市,其决定因素又包括哪些?

01、创意城市打造已成为世界潮流

在今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创意城市网络入选名单中,共有来自全球的66座城市,其中包括我国的南京和扬州两座城市,并分别入选“创意城市网络·文学之都”和“创意城市网络·美食之都”。

“创意城市网络”项目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4年成立,每两年一评选,是目前全球第一个也是最具权威性的评选项目,致力于促进将创意视为可持续发展战略因素,使创意和文化产业成为地区发展战略的核心,并且积极开展国际合作。“创意城市网络”项目将创意城市分为:文学创意之都、电影创意之都、媒体艺术创意之都、设计创意之都、美食创意之都、音乐之都、手工艺与民间艺术之都七大主题。也就是说,创意城市同其他城市概念一样,创意是关键,具有原创性、创新性、人本、包容开放等特点特质,即“为创造力驱动发展的城市”。

因此,每年申报加入该创意城市网络的城市不计其数,只是中国就有十多个,截至目前,全球已有246个城市申报成功。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日本东京、美国纽约、城市国家新加坡以及我国的上海、深圳等。

比如,日本东京曾专门为打造创意城市制定了“充满创造性的文化都市”发展战略;美国纽约为此提出了“高度的融合力、卓越的创造力、强大的竞争力、非凡的应变力”的城市精神;伦敦则确立了世界卓越的创意和文化中心”的发展目标;而城市国家新加坡更是创意城市打造的典型案例,在文化创意、旅游发展、城市规划设计、媒体发展、教育、城市全面开放等各方面都有样本研究价值。

虽然我国是创意城市打造的后来者,但如今已发展成为我国城市建设的新引擎,目前北京、深圳、上海、景德镇、杭州、武汉等多个城市已被评为全球创意城市。除了前文提到的南京和扬州,武汉、长沙、青岛、澳门于2017年分别成功申报“设计创意之都”、“媒体艺术创意之都”、“电影创意之都”和“美食创意之都”。

其中,长沙是目前中国首个获评全球“媒体艺术之都”称号的城市,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秘书长杜越曾表示,长沙已拥有较高的创新能力、国际化水平、生动丰富的文化遗产和创新创意,长沙发展文化创意将大有可为。而我们认为,长沙成功申报创意城市,得益于其文娱产业的迅猛发展,并且,在全球创意城市的高光下,将进入创意城市发展新阶段。

而武汉于2009年开始便将打造“设计之都”列入城市发展战略,历经8年之久,今成功入选,并使武汉一跃成为继深圳、上海、北京之后的中国第四座“设计之都”。在城市高速发展中,武汉也同其他城市一样,在经济增长效率、生态环境和文化遗产保护等方面面临挑战,而通过创意设计向城市文化、经济、社会、生活和环境深入渗透,让其焕发出新的活力。此次入选全球创意城市,不仅为“武汉设计”扩大海外业务、进军国际市场创造了更多机遇,也加速了城市转型升级。

事实上,武汉的成功绝非偶然,文化创意产业已成为其支柱型产业之一。据2017年的数据,武汉工业设计企业已近500家,从业人数超过7万人;工程设计进入到“一带一路”沿线30多个国家和城市,总产值已突破1000亿元。而创意设计又是以人才为导向的产业,武汉恰好高校众多,达89所,设计门类齐全,拥有工程设计、工业设计、动漫设计等众多设计门类,同时还有200余个公共文化机构、110余个创意设计产业园。可以说,在有效利用本地人才的基础上,硬核设计成就了武汉城市的“伟大”。

这也就不难想象,武汉与长沙作为中部的两座大城市成功入选创意城市,正在给同位于中部且正在快速崛起的郑州敲响警钟——城市创意发展,不进则退。郑州需尽快打造属于自己的主题创意城市。

除此之外,今年南京申报“文学之都”的成功,直接吸引了来自全球其他“文学之都”的诸多学者、作家,并就城市和文学等话题展开了讨论。之后不久,文化名人高晓松带着由其发起并担任馆长的公益图书馆“晓书馆”也来了,给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所以,整体来看,创意城市打造不仅已为全球尤其中国的新潮流,甚至已经超越了城市规划、建设,成为了城市连接世界、吸引世界资本的重要创意枢纽。 

02、创意城市打造的逻辑与决定因素

虽然创意城市作为一种新的发展模式已经盛行于全球,但是这条路并不好走。

据有“创意城市之父”之称的英国创意学者查尔斯·兰德利的研究,全球参与创意城市建设的城市不计其数,但是最终成功的,每年不到40个。联合国教课文组织公布的全球创意城市的入选名单也可见一斑,比如今年全球范围内的参与申报的城市,成功入选的只有66个。

另外,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2017年我国有4座城市成功入选创意城市网络,而今年入选城市只有两座。但是每次都有一大批大大小小的城市申报并参与竞选,其中不乏历史文化厚重的古城。我们认为,这其中说明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创意产业是城市发展的动力系统,虽然我国早些年就已经将文化创意产业作为国家战略性产业,并与城市进行融合发展,但是创意城市打造仍任重道远。

通过研究发现,我国的创意城市打造普遍表现出较强的政府主导的特征,不过这方面倒与新加坡政府在创意城市打造过程中的角色扮演有相似之处;除此之外,发展的模式多以创意园区为主带动相关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比如,将工业遗产地段内土地的使用功能安排为某城市功能的延伸,或者直接在新土地上开垦,又或者将旧城改造与城市更新相结合,使旧城土地空间能够更好地适应并创造现代生活方式。

这种发展模式并非不可行,武汉便是成功案例之一,但也只是武汉成功入选创意城市的一小部分因素。所以,决定创意城市打造成功的要素不只是独立成型、互相割裂的几个板块的创意发展,或者独立项目的创意发展。也即是说,这种创意城市打造模式过分强调了“项目的城市”,而非“项目体现城市”,缺少城市的整体性打造——注重功能分区、城市物理空间打造。

那么,究竟如何打造一座成功的创意城市?其决定要素又包括哪些。

英国经济学家汤姆·坎农认为,创意城市就是“人的城市”, ft 中文网财经版主编、世界创意经济学家理查德·佛罗里达也认为,成功的创意城市可以通过吸引杰出的工作团队来达到吸引投资的目的,即,其核心竞争力在于人才在城市而形成的创意阶层(该概念由他首次提出),以及风格独特并充满智慧的灵性创意。这时,创意城市基本等同于“智库城市”。

而我们认为,创意城市必须拥有全方位、横跨所有领域的创意性(跨界融合的创意经济新时代正在到来),是社会治理、物理空间规划、创意产业等共振的成果。所以,创意城市打造需构建一个创意生态系统。比如,有些对创意城市打造比较重要的要素或问题,因为政府部门之间没有交叉,而被排除在外无法解决。这时,跨部门、跨领域甚至构建一个专门的创意产业或创意城市打造的部门就显得特别重要了。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具备哪些要素来塑造创意生态系统?

在创意城市刚兴起时,其决定要素主要包括:比如博物馆、展览馆诸如此类的硬性要素,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或遗产,灵活和开放地组织活动的能力,一个创意空间,有引领作用的优秀的政治领袖(决策者)、思想开拓的媒体智库机构、学术界人士(现在仍有城市虽然高调提出全面开放,但实际并不太相信外来机构尤其是民间机构,接受度偏低)等。但是随着创意城市的深入发展以及新全球化、城市竞争压力和转型等原因,又有了新的决定要素,也是目前创意城市打造过程中需要重点考虑的要素:

有一个确定的城市文化形象,对创意人才和媒体等主体的吸引力会增强;要有发展成熟的文化产业集群。因为创意产业需要网络和集群来激发灵感;高等艺术和媒体教育机构以及前文提到的政府可以尝试专门设立城市创意产业部门,将创意主体之间打通,打造创意生态,新加坡在这方面做的非常成功;可负担住宅和低的生活成本。对于大部分年轻创意者们来说,尤其是公共交通便利且有区位吸引力的可负担住宅和工作是非常重要的,等等。

当然,不同的城市要基于各自的资源禀赋,确立自己的创意城市的发展主题,以此推动城市创意生态的构建,实现城市转型。比如,前文提到的城市国家新加坡除了依托港口,其他自然资源并不发达,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成功构建了自己的创意生态系统,并成为创意城市打造相当成功的城市国家(对此,我们会在之后的文章中详细解读)。

而对于曾经是中国的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的河南来说,整体历史文化资源丰富早已众人皆知;全国八大古都之一,河南便有四座;手工艺与民间艺术发展繁荣,等等。不论从历史文化资源的维度,抑或基于城镇化率刚过一半,还要继续承载更多的农村转移人口,抑或加速城市本身的转型升级,河南在创意城市打造上都大有可为,也是基于现实需求。那么,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河南城市的创意打造怎么办?我们将在之后的文章中,以开封、郑州为例具体分析。

今天是个年轻人越来越选择城市优先于工作的新时代,就像人们越来越注重产品的质量。所以,打造一座成功的创意城市就像打造一个高品质受人欢迎的文创产品,除了要有好的创意,还要有匠心精神,耐得住诱惑,由外到内,脚踏实地地打磨城市的角角落落,这也是创意城市打造的精神理念。

参考资料:

《创意城市打造——决策者指南》查尔斯·兰德利 社科文献出版社 2019.8

《“文化创意+”产城融合发展》周瑜 刘春成 知识产权出版社 2019.4

《入选全球创意城市网络“设计之都”,“武汉设计”厉害了! 》

搜狐《武汉正式入选2017年全球创意城市网络“设计之都”》湖北省人民政府 2017.1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