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董思齐(方塘传媒市场品牌中心策划总监)  

近年来,随着京津冀的轨道交通更趋多样化和灵活化,越来越多的人过上了“双城记”的生活,我也是其中之一。因为“职住分离”而往返于北京和涿州两地,比起居住在北京的很多上班族需要经过几次长线路的换乘穿梭于早晚高峰的地铁中,我可以根据时间灵活地选择交通工具:高铁将北京和涿州的通勤时间缩短在半小时以内;每天往返京涿两地的公交车多达360个班次,其中路过我家门口的公交车每5分钟就有一班;尽管普通火车的班次取消了不少,但是它承载了我少年时代的许多记忆,也记录着两座城市的变迁。正在建设推进的京雄高速和新机场北线高速,将使涿州进一步实现与雄安新区和新机场的顺畅连接。

像我一样来往于京涿两地的人还有很多,对我来说,北京为年轻人提供了更宽更广的发展空间,家乡涿州则提供了全方位的生活保障;而对于一些将居住地延伸至涿州的北京上班族来说,北京与涿州在交通、教育、医疗等资源的融合是他们选择在涿州安家的重要原因之一。可以说,京津冀的共享程度越来越高,惠及人群越来越广。

在11月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 2018年京津冀区域发展指数为160.13,比上年提高6.14个点,其中,共享发展指数最高且上升趋势最为明显,为248.27,比上年提高32.06个点;创新发展指数和绿色发展指数呈稳步提升趋势,分别为158.27和146.84;协调发展指数和开放发展指数分别为122.08和125.17。

此外,2014年以来,京津冀区域发展指数出现较大幅度提高,2018年比2013年年均提高8.49个点,快于2010-2013年期间年均提高水平2.59个点。

在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区域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叶振宇看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提出后,表明政策带动、创新驱动、投资拉动等力量为京津冀区域发展带来了“红利”。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我国重大的国家战略,是面向未来打造新的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的需要,是探索完善城市群布局和形态、为优化开发区域发展提供示范和样板的需要,是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有效路径、促进人口经济资源环境相协调的需要,是实现京津冀优势互补、促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带动北方腹地发展的需要。

自2016年起,国家统计局、北京市统计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京津冀协同发展智库联合开展京津冀区域发展指数课题研究,通过每年测算区域发展指数对区域发展情况进行监测评价,并向社会发布。

据介绍,京津冀区域发展指数评价指标体系围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构建,包括5个一级指标、18个二级指标和48个三级指标。以2010年作为基期并设指数值为100,然后通过时序变化,观察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5个分领域指标值和区域发展综合指标值的变动趋势;分别计算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5个分指数,然后合成为京津冀区域发展指数。

从最新发布的数据中可以看出,从战略到成效,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渐入佳境。而作为京津冀区域发展指数中增长最快的共享发展指数,较2013年平均每年提高21.3个点,较2010-2013年期间年均提高水平快7.83个点。基本公共服务共享、基础设施共享、教育公平、脱贫攻坚等方面均有明显改善。

这与人们能够感受到的共享发展体验具有一定的吻合度,比如,京津冀手机长途漫游费的取消;京津冀公交“一卡通”的互联互通;三地人口受教育程度稳步提升,北京的高校资源与天津、河北的合作共享;以互联网和大数据为代表的信息共享平台的跨区域建立;医疗保险异地结算、职工养老保险互联、居民养老保险互通。

具体来看,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急先锋”,交通一体化的率先实现,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中最显著的突破之一。比如,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实质性、系统性的推进,之前困扰三地多年的“断头路”问题基本上都得到了解决;五年来,河北省打通拓宽“对接路”27条段,太行山高速公路和北京“大外环”建成通车;河北机场集团以委托管理形式正式加入首都机场集团,京津冀主要机场实现统一管理,石家庄机场迈入千万人次级大型机场行列。

此外,新的交通路网的布局和完善再进一步,京秦高速、津石高速、天津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等一大批重大交通项目稳步推进。京沈高铁、京雄城际铁路、大张铁路加快建设,开行北京东—燕郊、天津—宝坻—蓟县等市郊列车和北京—雄安新区动车组列车,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预计到2020年,形成京、津、石之间以及相邻城市之间“一小时交通圈”、主要城市与周边卫星城市间“半小时生活圈”。这既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支撑,也是全球所有城市群发展过程中最显著的基础设施依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正式通航,将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天津滨海国际机场、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形成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打造京津冀一小时通勤圈更进了一步。在建设上,大兴机场充分体现了人文、绿色、共享、智慧等理念,在为旅客和周边居民提供更佳的体验、带动京津冀地区就业的同时,还将聚集人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信息流等优势资源,对区域的经济发展形成更强的辐射效应。而未来临空经济区的发展将使大兴、廊坊、固安等北京周边城市迎来跨越式发展的重大机遇。这也意味大兴机场将成为京津冀地区协调发展的一个重要窗口。

从数据来看,绿色发展指数也是一大亮点,这与我们的感受也有较大的吻合度,根据数据显示:五年来,区域pm2.5年均浓度从106微克/立方米降至55微克/立方米,下降48.1%;与2013年相比,京津冀三地万元gdp能耗分别累计下降超过20%;区域人均城市绿地面积由2013年的15.2平方米/人增至2018年的19.1平方米/人,年均增长4.7%。另外就是,北京的“大城市病”得到缓解,长期以来为人们所诟病的雾霾天气有了明显改善,一个更加节能、环保,人与自然更加和谐的城市群正在形成。这是京津冀城市群内在价值的提升,也是城市品牌的正面加持。

值得关注的是,在五项指数中,协调发展指数最低,为122.08。尽管比上年提高3.65个点,但是三地发展水平差距仍然较大,无论是在产业的层次和规模上,还是资源配置上,河北与京津都存在着较大的差距。而创新能力的差距也是影响京津冀协调发展的因素之一,虽然在创新投入方面,京津冀的差距在缩小,三地的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之比由2013年的5.86:2.93:1(河北为1,下同)变为2018年的4.45:1.89:1;但是在创新产出上,河北远远落后于京津,甚至远低于三地的平均水平。数据显示,京津冀每万常住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由2013年的9.63件增加至2018年的26.44件,增长1.7倍。其中北京由40.4件增加至111.9件,增长1.8倍;天津由9.0件增加至20.6件,增长1.3倍;河北由1.0件增加至3.3件,增速达2.3倍。

此外,开放发展指数近两年来有所回落,2018年区域国内外游客接待量为12.2亿人次,比2013年增长85.5%,其中入境旅游人数下降8.7%。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但是,我们也需要认识到,无论是就京津冀协同发展本身而言,还是就将京津冀建设成为世界级城市群而言,京津冀的开放程度都需要进一步提升,而且要越来越好,这将直接影响区域的发展水平,同时也与北京、天津、雄安新区、石家庄、张家口、唐山等城市的转型与发展密切相关。

协同的基础和前提是开放合作,而协同发展又会促进和深化开放合作。面对北京的国际交往中心的战略定位、举办2022年冬奥会的重要契机以及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新引擎的雄安新区,北京乃至京津冀的开放程度关系到区域的目标和战略定位能否实现的问题。而且,作为中国文旅的开放门户,北京是面向全世界的一个窗口,不仅具有展示中国形象和文化的作用,而且肩负着推动全国文旅高质量发展的使命,入境游的背后所反映的是中国文旅产业转型的问题。在文旅产业的市场需求日益旺盛的当下,如何更好地推动文旅产业的转型升级仍是需要突破的重点领域。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