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刘金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特约撰稿人)

编者按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着力“互联网 社科”创新,强化网上社科工作的思想引导和文化引领作用,在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市委宣传部指导下,商丘市社科联联合方塘智库推出“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

“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这是明代思想家李贽的自题联语 。意在借诸葛亮和吕端的为人行事之风以自勉。

吕端大事不糊涂喻指办事坚持原则。亦指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

同样这句话用在北宋名臣---商丘人张方平身上也十分恰当。

《宋史》张方平传记载:英宗立,迁礼部尚书,请知郓州。还,为学士承旨。帝不豫,召至福宁殿,帝冯几言,言不可辨。方平进笔请,乃书云:“明日降诏,立皇太子。”方平抗声曰:“必颍王也,嫡长而贤,请书其名。”帝力疾书之,乃退草制。由此看来,张方平也是一名老成持重,老成谋国的朝廷重臣。

1、十三岁入学应天书院,受教于范仲淹

张方平(1007年—1091年),字安道,号乐全居士,北宋名臣,应天府南京(今河南商丘)人。

张方平科举出身(举茂材并入仕),一生做过中央和地方的许多官职,历仕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官至参知政事(副宰相),以高才绝识,博学弘文,出入朝堂四十余年,以望高一时,堪称名臣,为人刚正不阿,风节凛然,是北宋中叶重要的政治人物。

张方平出身于官宦之家,高祖,曾祖做过地方官员,祖父峤,太宗时进士,官至员外郎。父亲尧卿,博通六经,但奉佛不仕。母亲嵇氏,出身书香门第,贤明知礼。方平出生那年,随父寓居扬州,其父亲一心向佛,从不过问家务,数年间家产及尽。张方平十三岁时跟随母亲回到家乡应天府(今商丘),随舅父就读于应天书院。

张方平少年时聪敏绝顶,十三岁时,进入应天府就学,受教于范仲淹。受到了范仲淹变革思想的影响。可是家庭贫寒,买不起书,他就向别人借三史(《史记》、《汉书》、《后汉书》)读,十来天就归还,说:“我已经读完了。”他读书只看一遍,不读第二遍,博通今古的应天知府宋绶和翰林学士蔡奇认为他是“天下奇才”。

方平年少即喜王霸之学,英气勃发,奇论伟行,与著名诗人石延年,刘潜,韦不伐等人结交。他们谈古论今,纵酒吟诗,壮游于山东诸郡,颇有竹林七贤之风。张方平等人游沛县高祖庙和歌风台时,张方平写诗云:“落托刘郎作帝归,樽前感弊大风诗。淮阴反接英彭族,更欲多求孟士为”。著名词人叶梦得说张方平“自少已不凡矣!”

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年),中茂才异等科,任昆山县(今属江苏)知县。又中贤良方正科,迁睦州(今浙江建德东)通判。从此张方平走上了为官从政的道路。

宝元二年(1039年),西夏李元昊叛乱,朝廷内部对于战和之间举棋不定,朝廷主战派和主和派就这一问题发生多次激烈争论。此时,张方平上奏《平戎十策》,主张以为:“入寇巢穴之守必虚,宜卷甲而趋之。谓攻其所必救,形格势禁之道也。”并对朝廷官僚机构的暮气沉沉、因循苟且、敷衍塞责、惟翘首顾盼升迁的弊病痛加揭露:“自将相而下,至于卿大夫,惴惴险恐,一举一动,就说恐招人议。苟且因循,求免谤咎。此文章表现出张方平卓越政治才识和军事见解。

宰相吕夷简读了大为赞赏,认为张方平虽是书生却颇有军事见解。那年皇帝召试馆时,张方平去报考,宋仁宗知张方平已考过两次,成绩皆优异,便让他免试进入集贤院。

当时,北宋王朝正处于由盛到衰转折时期,民族矛盾,阶级矛盾,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对西夏连年战争久拖不息,国内的亢官亢兵严重,普通民众的经济负担日益严重,整个北宋王朝正逐渐陷入巨大的社会危机之中。朝廷内部有志之士正在寻找一条解决此危机的办法和良方,张方平就是最著名的一位。

张方平从政最初的十年,锐意进取,关注民生,对一些北宋社会的一些问题提出自己主张,显示出卓越的政治才能。其对朝廷大事,常有独特见解,他的推测与预见,不久便一一得以应验。

《宋史张方平传》记载说:“夏人寇边,方平首乞合枢密之职于中书,以通谋议。帝然之,遂以宰相兼枢密使。时调诸道弓手,刺其壮者为宣毅、保捷,方平连疏争之,弗听。既而两军骄甚,合二十余万,皆市人不可用,如方平言。”虽然张方平的建议没有采纳,然而这也反映出张方平在军事方面的长远眼光和见识。

夏竦统率陕西并监领各路将领。四路将领因为往来请示汇报贻误了战机,加之皇上令他们进兵,他们却逗留不前,以致丰州失陷,刘平等兵败。各路主帅都遭谴责,夏竦像没事人一般。

张方平立即弹劾他,免了他的职,给四路将帅自主权。西北诸军长久不得休整,西夏军也疲惫不堪,张方平说:“皇上是天下人的父母,岂能同禽兽计较得失?希望皇上能趁着举行郊祀之机,大赦天下罪人,自我检讨过失,取信于民,也给西夏人一条悔过自新之路。”皇上高兴地说:“这正是我希望的。”

这一年,北宋朝廷修改了庆历年间赦免边寇的条件,让边境将士将皇上的好意转告对方,西夏王元昊终于降服了。

张方平又以侍讲学士身份知滑州,徙任益州。还未赴任,有人造谣说,侬智高在南诏,将侵犯益州。益州代理知州急忙调兵筑城,日夜不停,民间大受惊扰。

朝廷听说这一传闻,也从陕西调集步骑部队,络绎不绝地开往蜀地。命令张方平尽快赴任,允许他相机行事。张方平说:“这必然是谣言。”

路上遇到前往益州的兵士,他都遣返,其他劳役也都停止。正逢上元节灯会,城门三晚上不关,抓获邛部川翻译官造侬智高犯兵谣言的人,斩首于边境,放逐余党,蜀民才安定下来。

传播谣言者目的就是蛊惑人心,造成社会的混乱,从而有些人混水摸鱼,趁机牟取自己的利益,谣言如果得不到遏制,其后果必然是严重的,张方平在这一方面显示出政治上的果断和历练,迅速遏制谣言进一步的传播,也避免了事态的恶化。俗话说谣言止于智者,而张方平就是这样的智者。

嘉佑四年,张方平以三法使的身份回京,此时西部边境打仗,两蜀是大后方。

张方平上奏请免两蜀横赋四十万,减铸铁钱十余万缗,又建议:“国家都陈留,当四通五达之道,非若雍、洛有山川足恃,特倚重兵以立国耳。兵恃食,食恃漕运,以汴为主,汴带引淮、江,利尽南海。天圣已前,岁调民浚之,故水行地中。其后,浅妄者争以裁减役费为功,汴日以塞,今仰而望焉,是利尺寸而丧丘山也。”乃画上十四策。

富弼读其奏,漏尽十刻,帝称善。弼曰:“此国计大本,非常奏也。”悉如其说行之。

宋英宗即位,张方平升任礼部尚书,经请求改任郓州知州。回京后,任学士承旨。

宋神宗继位后,对张方平也是非常倚重和信任,对张方平的政治见解和主张也比较认同。并且希望任用张方平,而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从而解决北宋王朝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神宗皇帝就任命张方平为参知政事,准备大用,然而这一任命得到了有些大臣大力反对,再加上张方平父亲的去世,在位两个月的张方平就丁忧回归故里,失去了改变北宋命运的机会,说起来未免可惜,这是张方平的不幸,也是北宋王朝的不幸。

后来,宋神宗任用王安石进行改革,由于张方平在改革问题上与王安石存在巨大分歧,甚至张方平公开反对王安石改革措施。张方平从此再没有回到中央任职,只在地方任几个闲职,七十三岁的张方平就结束了宦海生涯。以太子少师宣徽南院使致仕。

元佑六年十二月张方平去世,享年八十五岁,赐“司空”,谥号“文定”。

苏澈曾赠诗张方平生日诗云:“少年谈王霸,英气干斗牛。中年事轩冕,徇世仍多忧。晚年探至道,眷眷怀林丘”。这完整总结了张方平的一生。

苏轼也评价张方平说:“以高才绝识,博学雄文,出入中外四十余年,号称名臣”。

2、张方平慧眼识珠举荐苏轼苏澈兄弟

张方平年轻的时候进入南京应天府书院(今商丘应天书院),受教于范仲淹,可以说范仲淹的经济治国的思想深深影响了张方平的一生,范仲淹不但对张方平有师生之情,也有知遇之恩。

同样,张方平和苏轼苏澈兄弟也是如此。至和二年(1055年),苏洵听闻张方平的大名,带着苏轼兄弟前去拜访。张方平一见苏轼,惊为天人,以为人间骐骥。苏洵与张方平商量,想让苏轼兄弟先在蜀中应乡试,张方平却认为,这是“乘骐骥而驰闾巷”,大材小用,力劝苏洵让二子直接赴京应举。但想要赴京应举,没有人推荐是不行的。苏洵便想请张方平作为两兄弟的推荐人。张方平说:“吾何足以为重,其欧阳永叔乎?”(事载《避暑录话》)。并不顾自己与欧阳修原有嫌隙,毅然写信向欧阳修推荐苏洵,并资助盘缠。

从此,苏轼与比他年长二十九岁的张方平结成了忘年之交。可以说,张方平对于三苏父子,有知遇之恩。苏轼对张方平也是以师礼尊之。

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遭遇乌台诗案,形势险恶,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早已退休闲居在南京(今商丘)的张方平,却奋不顾身地上书朝廷,营救苏轼。张方平给神宗皇帝写信,呼吁赦免苏轼。张方平称赞苏轼“实天下之奇才”,盛赞苏轼之才德,并指出苏轼“但以文辞为罪,非大过恶”,劝神宗本着爱惜人才之心赦免苏轼。

张方平托南京的地方政府递交此书,可是官员不敢接受,张方平大怒,就叫儿子张恕直接去交给朝廷。张恕生性怯懦,在登闻鼓院门外徘徊了很久,没敢交出去。

后来,苏轼出狱后,看到张方平给皇上的这封信的副本,不禁大惊失色,深深感动张方平在自己身处险境时刻,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的行为,苏轼和张方平的师生之谊持续到终生。苏轼在文学诗词上取得巨大的成就,和苏澈后来位居宰相,这无疑显示出张方平的慧眼识珠,善于发现识才的智慧。

3、重复张方平,再现宋代文人雅士之高品

张方平是一个极富有才干的商丘历史人物,他为人豪放不羁,喜欢纵酒高歌,议论天下,并且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其人其文对后来具有很大的影响。

宋神宗对张方平的评价是:“文章典雅,有三代圣贤之风范,言简意赅,擅长概括,《尚书》中的《训》《诰》也不过如此。”

苏洵在其文章评论张方平道:“公,南京人,为人慷慨有大节,以度量雄天下。天下有大事,公可属。”

苏轼也高度评价张方平说:“自庆历以来,讫元丰四十余年,所与人主论天下事。见于章疏者多矣。……是非有考于前。而成败有验于后。及其它诗文,皆清远雄丽,读者可以想见其为人。信乎!其有似于孔北海、诸葛孔明也”。

张方平位居宰相之职,其谋国之深远,才识之卓越,堪为商丘历史上最著名的历史人物之一。其身上的历史文化价值和人生智慧值得后来人研究继承。

从张方平与范仲淹、苏轼、苏澈、欧阳修、王安石的为官治学关系来看,宋朝是人文荟萃的时代,仕人是有原则底线和政治认知的,文人、官员阶层的交往,尽管会出现政见相左,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私下的友谊,比如,进行书法、文化等方面的交流。这说明,宋朝时期这些仕人阶层的人生境界非常之高,现代人无法企及。在我们看来,培养立场坚定,公私分明,无畏无私,开放包容的做人做事之人格思想,对于当下的社会仍然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从南京(商丘)的城市地位来看,作为宋朝开封府的陪都,南京府人杰地灵,诞生了像张方平、王尧臣、赵概等许多杰出的治世能才,这与当时应天书院的教育密不可分。充分说明教育对于人才培养以及地域经济、文化发展的重要性,当下,商丘更应该为建设区域一流大学,培养各种各样适应社会发展的人才目标而努力,争取再现应天书院时期教育的辉煌。

南京府人文厚重,又有便利的水上交通优势,堪称“人文始祖乡,八方辐辏地”。为文人、官员间的文化艺术交流提供很多客观条件,彼时南京人文荟萃,有汉梁文化之雅韵;有应天书院的开放包容务实教育之学风;生态宜居、民风淳朴,一度有文政俱崇的“五老居宋州”的佳话。所以,通过文化艺术政治思想上的南北交流,更好地促进了当时的社会发展。如今,商丘在发展枢纽经济,思考通过枢纽交通之便利,留下更多优秀人才建设商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重读商丘历史,讲述商丘历史故事,研究商丘传统文化精髓,塑造商丘文化形象,规划商丘文旅未来,这是商丘文旅兴盛的根本,也是商丘文化事业更加辉煌的基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