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随着文化的商品化和大众化,人们对文化遗产以及其所承载的思想和文化价值的强烈兴趣正逐渐转化为实际的旅游消费。因此,以文物古遗迹遗址资源作为主要旅游吸引物的文化遗产旅游便在全世界流行开来。古城的文化旅游的春天也因此到来。

近年来,为了进一步满足旅游消费者的需求,在文旅深度融合发展的背景下,不少城市便在资源禀赋的基础上,创新开发了体验度较高的旅游项目,将存量资源的价值最大化。也正是由此,历史文化丰富的古都古城如何做到保护与旅游开发的平衡,尤其受到人们的关注。

以开封(甚至河南以及全国的古城古都)这样的历史遗迹遗址众多的古都为例,我们认为,在对文化旅游项目进行开发建设时,尤其要理清几大关系:项目与古都城市的关系、项目与历史遗址的关系、项目与城市空间的关系等。

而汴梁小宋城作为开封以宋文化元素创新开发的室内文旅商综合体,在一期项目成功开发和运营后,小宋城二期项目也已完成签约。我们认为,汴梁小宋城二期项目的建成并成功投用,不仅在项目呈现形式和运营模式上有样本价值,还对实现古都遗址的保护与开发平衡具有启发意义。

1、旅游开发与保护不是一对矛盾体

开封汴梁小宋城一期,作为典型的以宋文化元素而开发建设的室内文旅商综合体,可以说是一个创新性项目。在“政府扶持、市场主导、企业投资、公司运营”的运营模式下,它不仅打破了传统的以房地产为主导的商业综合体的营造逻辑,重构了以文化为核心的文旅商综合体。而且,这类室内文旅商综合体项目,在一定程度上让北方旅游的季节性困境得到缓解,在北方旅游目的地发展中有样本价值。

如今,汴梁小宋城文旅商综合体项目经过数年的发展,已成为“开封的待客厅”和“开封文化旅游的新地标”,并获得了较好的经济社会效益。汴梁小宋城一期项目的成功运营,让开封看到了这种以文化、商业、旅游相结合的新业态的更多可能性。之后,便启动了小宋城二期产业项目的开发建设。

汴梁小宋城二期项目是开封市2018年“5313”工程第一批重点项目、2018年开封全市重大文化产业项目、2019年全市重大文化产业项目,在2019年4月,已完成项目签约。该项目与汴梁小宋城文旅商综合体一期项目不同的是,它将在位于开封市大梁路与夷山大街交叉口原开封大学晋安校区北院,打造一座规划占地142亩,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概算投资30亿元人民币,具有国际标准、国内最大的5a级宋文化旅游体验式景区。

该项目将把历史古建与现代摩登文化完美结合,通过室内主体景区、室外山地景区两条主线,再现宋朝盛世景象。室内主体景区将通过设计一个覆盖在大型全息天幕下的沉浸式旅游区,设置为外城、内城、皇城,让游客体验外城的商旅市肆、内城的勾栏瓦舍,体验皇城的盛世辉煌。而室外山地景区则环绕室内景区拾阶而上、步移景异,充分契合“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理念,设计了拜占庭、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罗马风等多种建筑风格。

我们知道,“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所以在旅游消费升级和文旅产业蓬勃发展的今天,文化遗产丰富的历史名城尤其成为了有力竞争者。它们借助历史文化资源禀赋的优势,开发建设了不少成功的旅游项目,以吸引大批旅游消费者,并获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城市品牌价值营销效果得到明显提升。而开封在已开发的成功旅游项目的基础上,对汴梁小宋城项目进行二期开发,对开封这座古都来说,是一次不可忽视的产业转型升级,在国内以及国际市场竞争中,优势将进一步显现。

但是在新一轮文化旅游城市的竞争中,古城古都的过度开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2019年年初,住建部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下发了《关于部分保护不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通报》,不少历史文化名城因“历史文化遗存遭到严重破坏,历史文化价值受到严重影响”而受到通报批评,并被要求限期整改。若限期整改仍未达标,则将提请国务院取消历史文化名城的称号。消息一出,便舆论哗然。若整改不利,不少历史文化名城有可能面临被“摘帽”的危险。

同年,汴梁小宋城二期项目也因项目开发与遗址保护的问题被暂时搁置。在国家文物局回复《关于报批汴梁小宋城文旅商综合体涉及北宋东京城遗址建设控制地带项目设计方案的请示》的内容中,给出了关于加强考古资源的梳理和研究、补充文物影响评估等方案修改意见。

其实,近年来,地方政府和投资者在追求古城求变的路上,面对古城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项目开发,其速度开始逐渐慢下来,并重新思考古城的保护与旅游项目的开发的平衡问题。但我们依然认为,古城或古都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项目开发并不是一对无解的矛盾体,也不应过于将文化遗产视作一把双刃剑,而更应该成为推动城市建设的重要增量资源,比如国内的丽江、杭州、绍兴以及苏州等文化名城便是较为成功的古城开发保护的案例。

2、历史遗产体系化是古都保护与开发的出路之一

对于有着4100多年的建都史,且是中国首批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的古都开封而言,早在11世纪时,北宋首都东京便已是人口过百万的大城市。历史变迁到今天,丰富的文化遗产正成为开封城市建设的重要增量资源。那么,在对城市历史文物以及古都风貌保护的过程中,对历史文化资源进行充分开发利用也尤其重要。

而从汴梁小宋城二期项目从申报到落地签约的曲折路程以及住建部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在发布的文件中,对部分古城的严重批评来看,未来国家在古城保护与旅游开发之间如何进一步做到平衡这一问题上的监督管理将更加严厉。尤其在国家文物局基于汴梁小宋城二期项目申报的文件回复中提到的,小宋城拟建的二期项目存在高度过高,基础下挖深度过深,建筑外观样式与遗址景观风貌和开封市城市形象、历史底蕴不相协调等问题。

从这点来看,其实很多旅游项目之所以进展不顺或最终沦为“昔日黄花”,除了资金和营销不利等问题外,我们认为,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对旅游项目进行开发建设时,缺少对城市文化遗产的系统性梳理与研究,正如上文提到的,尤其需要体系化地处理好项目与城市之间的几对关系,并严格遵循研究、策划与规划先行的项目操作流程。

早在1961年时,梁思成先生也曾指出,“由于每一座个别的建筑都是构成一个城市的一个‘细胞’,它本身也不是单独存在的。它必然有它的左邻右舍,还有它的自然环境或者园林绿化。因此,个别建筑的艺术问题也是不能脱离了它的环境而孤立起来的。”

其实,开封市在旧城改造过程中,坚守的便是“小式建筑、简约仿古(宋)、灰色基调、限高15(米)”的风貌控制要求,依托厚重历史文化资源禀赋,针对旅游、度假、休闲功能,贯彻落实城市修补理念,注重城市品位提升。所以,在这一基础条件下,对汴梁小宋城二期这一项目而言,不论是作为开封的重大文旅产业项目还是基于古城整体风貌的保护,在项目建筑高度与周边历史文化遗址、城市文化定位与项目建筑风格等方面都尤其需要保持一定的协调性。

开封(包括其他古城)作为见证了中国几千年历史变迁的八朝古都,正处于文旅产业转型升级、城市高质量发展的档口,在古城保护与旅游开发上,将落地项目独立化不是开封城市建设的目标。我们认为,开封的每一个旅游项目都是基于开封这座古都的现代化发展而服务的,而非古都的历史文化遗产服务于旅游项目。从这个维度再看古都的保护性建设和汴梁小宋城二期项目的开发建设,便有了从思路观念到规划建设上的另一种认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