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叶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河南》编辑)

湟湟华夏,天地之中。五千年中国文明史中,河南有三千年一直处于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有二十多个朝代、二百多位帝王在此建都或迁都于此。可以说中原文化就是中国文化的古代版,具有主流文化和地域文化的双重性。

所以,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原河南,它代表的不只是中国地理版图上的一个区域;站在文化自信的角度,在与国家和世界对话上亦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其实,在文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当下,中原文化与中原崛起、中部崛起已经紧密相连,是河南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可以说,文化建设是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这个中心的,也将影响着河南是否能以足够的文化自信真正走向世界与其进行深刻而全面的对话,亦即以富有内涵的全新形象让外部世界主动认识和走进河南的内部世界,参与并建设区域河南的全面发展。

此外,今天的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十九大对经济发展作出的一个重大判断。而河南在经历高速增长阶段后,虽gdp庞大,但经济发展的产业结构、区域结构、动力结构等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深层次矛盾正逐步显现,将严重制约河南经济发展由量的扩张向质的提升转变。对照新发展理念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河南经济发展仍存在“三大需求”失衡、产业结构欠优、新旧动力接续不稳、市场主体实力较弱等瓶颈制约。

那么接下来,具有文化双重性的河南应该以什么样的形象或姿态走向世界?又该如何实现真正的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对于河南的一系列问题的解决和所遇到的难得的发展机遇,我们认为,仅仅站在区域的角度看河南的问题已经不适应当下的世界发展环境,还要跳出河南,在行为更要在全民思维观念上做出改变,以国家尤其是世界的角度向河南内部看。既然如此,我们又该怎么讲、如何讲好河南这片深刻而又复杂的土地?

1、以文化建构河南更佳的形象

今天,在互联网背景下,世界变得越来越透明,从国家到区域再到城市,甚至偏安一隅的小村落的一举一动都在世界透明环境下,没有了“秘密”。但是,透明的环境更像一把双刃剑,自身条件好的地方会因此很快被人熟知,并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自身条件欠缺的地方则很有可能会因此彻底失去这一历史机遇。简单地说,地方或区域形象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其是否能在全球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突出重围走到世界发展的舞台当中去。

所谓区域形象,是外界对这一地区整体情况的一种认知和态度,不仅影响着外界对这一区域的评价和看法,也决定着外界在与该地的交流和互动中采用何种态度和方式,更将直接影响到区域的投资和营商环境以及如何更好地走向世界。所以区域形象表达的是一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要素的外在表现,是社会公众对该地区整体实力、综合素质的直观印象,更是人们对该地区历史的、自然的、人文的诸多方面,从一般认识中具象化的产物。

我们知道,对于区域形象的建构,文化是一个很重要也相对更直接的维度。河南省地处中原,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的发源地。发源于此的中原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源头和主要组成部分,拥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孕育了十三朝古都洛阳、八朝古都开封、七朝古都安阳、夏商古都郑州等等一众中华古都,以及三皇故都周口,而且河南文物古迹众多、旅游资源丰富,地下文物和馆藏文物数量均居全国第一位。

然而,与拥有如此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形成对比的是,河南省文化产业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而且,在以往很长一段时间里,河南形象曾经一度十分低落。

在经济方面,河南省一直被外界认为是农业大省,以种植业为主,所以总是被贴上“穷”的标签,纵使gdp很大,也习惯性地被定位在“经济落后”上。当然,与沿海发达城市相比,它的确存在一定的差距。

在精神层面,媒体关于河南的负面人物及负面事件的报道,使社会普遍认为河南人“素质低”、“道德败坏”等。直至今天,虽然河南形象地位比以往有了很大提升,但是关于河南的“地域黑”现象仍然普遍存在。在言论自由的新媒体环境下,“十个河南九个骗”、“偷井盖”等负面言论如今仍然活跃在各大社交平台,并引发激烈争论。

这些都是信息传播的产物,它来自于文化之间失真的信息解码。追溯其原因,虽然河南省对文化资源的宣传和开发力度在近年来逐渐加大,但是优秀文化资源的媒介呈现形式依然相对匮乏,将直接导致文化资源的竞争力的匮乏,区域形象的构建也将受到阻碍。

今天的河南在国家政策叠加的背景下正在加快对外开放的步伐,并建设内陆开放高地,那么形象对于河南而言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我们认为,河南如何建设一个学习型的社会,并提高河南经济社会发展的文化内涵和文明素质,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问题,这也是展现河南对外形象的最重要的方案之一。而若要实现这一目标,则需要借助社会力量尤其是通过媒介来重新构建河南形象,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背景下,讲好区域面对世界的河南故事,最大程度地激活巨大的文化存量资源。

2、以高质量发展参与国际竞争

讲好河南故事,构建好的形象,其最终目标是为实现河南更高质量的全面发展,更好更有优势地参与到世界竞争当中去。

著名国际城市规划大师,被称为“新加坡规划之父”的刘太格在回忆李光耀时曾提到:“新加坡独立时,大多数的新型经济体都是先发展经济后治理环境,但李光耀不赞同这种做法。他认为新加坡要同时拥有第一流的经济和最高水平的环境。”后来的事实证明,新加坡在国际市场尤其是在亚洲市场,基本无其他城市可与之相比。这不仅是城市规划的胜利,也是从一开始就以追求城市高质量发展这一目标的胜利。

事实上,不论是对当下的河南还是对河南在未来更大程度地加入到国际市场,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都应当处理好品质经济与包括形象在内的区域大环境之间的关系,以更长远的目光来看待新一轮的经济发展。

目前,截止到2018年末,河南全年生产总值48055.86亿元,比上年增长7.6%。gdp在全国各省排名中,位居第五位,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尤其是近年来,河南gdp一直在全国前几位,不论其含金量有多大,但其经济基础已基本具备。而且随着陆权时代的到来,河南区位优势将更加凸显。

那么,河南在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便需要着重处理好四对关系:速度与质量的关系,基础产业与高端产业的关系,城镇化与乡村振兴的关系,河南与周边地区协调发展的关系。要持续努力打赢三大攻坚战,破解创新驱动瓶颈,更加积极地推进四路融合并进,强化战略平台联动,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提高区域竞争实力,进而真正参与到国际竞争中去。这亦是对河南区域形象的构建和传播的另一种方式。

此外,河南的农业根基较深,劳动力层次偏低,但历史文化资源丰富。在我们看来,不论是基于本来的农业发展乡村旅游还是基于历史文化资源发展文化旅游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助力河南整体经济的质量发展。但一个最大的前提是,在国家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的背景下,河南要积极推动人口更自由地流动。

也就是说,除土地这一要素无法自由流动之外,劳动力和资本的自由流动,将间接影响河南经济结构的调整。这意味着资源的重新优化配置,区域内各个地方更好地实现经济上的分工,比如有些地方可以专业地发展农业,有的地方发展旅游业,有的地方发展资源产业。如此一来,区域内的各个地方以差异化的经济发展方式,便实现了整个区域内的经济结构的优化,进而在参与国际竞争中的过程中,优势将更加凸显。

当然,以上所提到的诸多内容大都是宏观视角,如何更好地助力于区域河南的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提升其国际竞争力,便需要持续不断对这一区域进行全方位地表达。方塘传媒之“重新发现河南”平台将整合国内外相关领域的研究力量和媒体资源,针对河南这一充满潜力的区域进行系统性、持续性发现和讲述,为河南的转型升级提供从战略到方法论层面的支撑,为区域河南的转型发展培育新动能,寻找新动力。

参考文献:

《大国大城》

《中原文化与中部崛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