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冯嘉(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自宋代范成大以“上有苏杭,下有天堂”的简句来极赞江南之美,杭州便成为公认的、代表东方之美的典型城市之一,与之相关的印象词无不与清丽忘俗、古典秀美相通。但随着阿里巴巴强势崛起,这座古朴城市的城市标签迅速更迭,与打造“中国硅谷”、电商、互联网紧密相关。研究阿里巴巴为何诞生于杭州这样一座人文气质浓厚的历史名城的文章并不在少数,其背后是对于杭州为何能成为我国重要的互联网高地的深刻追问。浙商的聚集、民营经济的繁荣、与外沟通互联的持续......可以说,自京杭大运河开通为始,杭州城就始终位于分享工业社会发展红利的行列之中。因而,营商环境日趋优化、互联网龙头企业长盛,且紧邻金融中心—上海的优良区位,这一片山水之城得以在互联网热的掀起与一线城市日趋庞大的“大城市病”之下,承接外溢的产业与人才,拥有了成为青年人寄寓梦想之地的可能。

这是一条与原有的一线城市不无类同的发展路,而为了避免让杭州出现如“北上广深”一般,人才集聚中心地带的易聚难疏恶象,杭州接浙江省特色小镇之滥觞进行了新的有益尝试,并在多个地区建立了以不同产业为主导的特色小镇,如定位于时尚产业的艺尚小镇、定位于茶产业的龙坞茶镇等。而其中发展最为完善、也最受瞩目的小镇之一,无疑是位于余杭区仓前街道上的的余杭梦想小镇。

“小园几许,收进春光”,余杭梦想小镇收进的“春光”显已初露明媚。作为浙江省首批37个省级特色小镇之一,余杭梦想小镇主攻互联网创新创业,定位为信息产业。其东至杭州师范大学,西至东西大道,南至余杭塘河,北至宣杭铁路,规划范围约3平方公里,“非镇非区”,以产业为核心,符合目前对于特色小镇的诸多基础定义与想象,是浙江特色小镇的样板间,是浙江省顺应“互联网 ”时代创业浪潮的产物。

余杭梦想小镇并非凭空造就,而是基于杭州城西科创大走廊的未来设想与迎合打造一个创业平台的杭州诉求。浙江省原省长、现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曾对余杭梦想小镇作出寄语:“希望这里成为天下有创业梦想的年轻人起步的摇篮,让梦想变成财富,梦想成真”。

以梦想为马的年轻人已有一骑绝尘而去者,孵化出的上市公司有迹可循,而其吸引创业者目光的“魔力”显也将成为日渐被关注的领域。

1、顺应良好产业基础与资源禀赋   

1915年,帕特里克▪格迪斯在《进化中的城市》中对城市做了预判,“发展到一定阶段,城市不再像墨迹、油渍那样蔓延,他们要像花儿一样星状绽放,在金色的光芒间交替着绿叶”,而其对于一个城市是否能绚丽“绽放”的判断来源之一,是“地域环境的潜力和限度对于居住地布局形式与地方经济体系的影响”。而余杭梦想小镇,显已成为杭州区“星状”的一部分,而决定其发展的地域环境的潜力,与其原有的良好产业基础与这份产业所带来的资源禀赋密切相关。

从市区前往余杭梦想小镇的途中,正在修建的地铁5号线即将加速连通余杭区与市区。杭州师范大学安静的坐落于一片旷野,与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浙江大学主校区皆相隔不远。这不由让人回想至10多年前,阿里巴巴于2008年开始落子余杭,未尝不有看重这里被整个浙江省争抢的科教资源之意。而及至2008年往后、2014年往前,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公司驻扎后,其外溢的创业员工与毕业于此区域的优质学子,又构成了改变这片区域的初始人才积累与创新创业的基础。

厚积薄发方争一鸣惊人。可以说,余杭梦想小镇2014年在余杭的诞生,是具备了天然的优势条件,即良好的信息产业基础,包括科教、人才以及龙头企业的要素禀赋。

此外,杭师大与阿里西溪园区并非唯一决定梦想小镇落户的天然因素,更为重要的隐性因素是政府的定位明确及推动。

2009年起,余杭区推出了行政审批代办服务,在各项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之外,不断提高行政审批效率,从而吸引高层次创业人群,打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生态环境,为余杭区吸引来惊人的创业人才量。现今的余杭区,散落着多个产业集聚区,并相互沟通,以杭长高速公路、杭州绕城高速公路、杭徽高速公路与南湖为界限构成了杭州未来科技城,即海创园。而杭州未来科技城又是中组部、国资委确定的全国4个未来科技城之一,是第三批国家级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基地。其出现与余杭区政府一直以来坚持落地的政府支持不无关系,其也无意间成为余杭梦想小镇资源上的另一坚实基底,背后所代表的政府层面的意志与支撑,是余杭梦想小镇难以被别处复制的一个因素。

杭州旧城多山林,多古迹,但百年的古林下错落立着智能旅游导航、智能公交亭,电子音穿梭于风吟鸟鸣,智能支付畅通无阻。在“阿里系”与“网易系”两大体系分据杭州城西与滨江的格局下,中国可能没有第二个城市,能如同杭州一般,把山林秀美、碧瓦朱甍里所饱含的古典美,与互联网所寓意的电子科技感结合的浑然天成、互不夺亦不掩其光。杭州微风的静谧中隐藏着波浪,正如从大的层面来看,以互联网创业为核心的余杭梦想小镇虽有硬件、政策上的硬软结合优势,但其前期的积蓄时期更集合了企校合力、政策支撑、政府意志等多重黄金基础条件为其保驾护航。除此之外,对于更多地区而言,其所体现的了解地区已占明确优势的产业基础与已形成的要素禀赋,顺应地区的产业发展趋势的重要性仍带其可鉴性。余杭梦想小镇的样板意义也正在于此。

2、为所引入的文化做好功能定位

一个良好的、富有活力的小镇必然要求其生态美。生态美往往离不开河流,而河流往往意指着当地的历史文化,与小镇内的人文景观、历史符号构成一个空间上的相接点。

余杭梦想小镇同样如此,并以一条马路与一条河为分割线,共分为三块区域:互联网村、天使村与创业集市。

其中,创业集市是原有的地区文化的集中展现地,其建筑与布局也如同一场徽派风格景观展:灰瓦白墙、潺潺水流、莲荷含苞,层次感与色彩分明的园艺与墙上大家之绘交相辉映,道路之间有阔长主道亦有曲径通幽。以临近河边的一排重修的古建筑,如章太炎故居、笤南书院、钱爱仁堂等留住了原有的人文痕迹,以小镇中心保留下来,并做了重新设计的稻田来展现“四无粮仓”的区域文化底蕴。

但事实上,这样的古典气息对于梦想小镇的定位也许更近乎于锦上添花。它被集中于沿河一岸,在暗合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中式设计之外,显然只被当做为创业者在紧张工作节奏之余提供的一处休闲缓冲带,来迎合创业者的审美需求与生活意趣。纵观整个余杭梦想小镇,其最为突出的文化气质是朝气蓬勃的创业文化与科技气息明显的电子产业气质。而这种更符合梦想小镇定位的活力气质则是由建筑色彩明亮打眼、建筑风格充满现代化的互联网村与天使村来进行营造。而这两者之中,分布着各类“互联网 ”创业者、日常举办各类创业活动的互联网村更是关键。

这意味着余杭梦想小镇对其的文化边界十分清晰,并事实上为其所引入的文化做了功能上的不同定位。

特色小镇发展至今,毫无疑问,文化符号的强化以及文化氛围的营造,在任何一个小镇特色文化的形成过程中,都是不可或缺的内容。这样的文化内容通常多采自其地域,尤以特殊的、具备排他性与难以复制性的文化为优。余杭本地文化资源并不匮乏,但之于余杭梦想小镇,其偏安一隅,却选择与整个杭州的气质做了持续不断的遥相呼应。

这与其定位有关。一来,杭州古迹俯仰皆是,古镇并无特殊之处,而对于余杭梦想小镇这样一个以创业者为主体、以互联网产业为核心的产业小镇而言,虽然景观与人文气质的链接、商业的配套、娱乐设施等是打造良好生态环境、构筑安放梦想的舒适环境的必备,但同时却都并非最为关键的东西。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余杭梦想小镇也许更应当维持其本身的“曲高和寡”,避免其成为更为商业化或文旅属性更强的场所,而失去其本身在优厚的政策与硬件设施之外,对于创业者在专业氛围上的独特吸引。毕竟很难去想象,在梦想小镇的咖啡馆里听到的全然是哪里自拍好看,哪家咖啡好喝的旅游化、休闲化探讨。

因此,梦想小镇内虽然在设计之初就保留了余杭良仓的诸多文化符号,并且在其设计规划中也有意欲保留肥沃农田的七星田园、突出商业与博物馆功能的寻梦古镇与湿地景观灯,但更不如说是众采临安城,突出杭州的人文之美与科技之美的结合色彩。这在某种意义上,造就了梦想小镇风格上的宏大叙事。这样的风格能使其与杭州的气质融为一体,从而减弱了余杭梦想小镇的边界感,也正是梦想小镇“有核无边”理念的初步成果。

另一方面,梦想小镇本身位列浙江省首批命名成功的特色小镇,又持续受到国家层面的关注,如今年6月份的全国双创周便有李克强总理亲自莅临考察。可以说,其是浙江省乃至全国的一个特色小镇样本。其定位格局决定了其文化格局。

3、明确以创业者为核心进行业态配套

以人为核心进行业态配套是目前特色小镇发展的方向之一,梦想小镇显与此相契合,且明确的围绕创业者为核心。

政府于梦想小镇设立有1亿元天使引导基金,按照“阶段参股、保本退出”的形式投资符合条件的天使基金,引导股权机构在梦想小镇天使村搭建孵化平台,并举办中国青年互联网创业大赛,帮助创业者吸引资本目光并得到资本支持,这也是其天使村的最重要功能。而互联网村则是以工作园区为主,创业集市在企业进驻之外稍加一部分的社交、休闲功能,如星巴克、仟茶院、客官里边请等餐饮服务业,以及兼具投融资平台功能与日常交流功能的芸台书舍。而梦想小镇内的公司业务也不尽相同,在彼此配合间形成了一条“互联网 ”的延伸。

更重要的是,梦想小镇以孵化器之姿屹立于余杭,与周遭更大、更成熟的产业园区形成了一个资源要素上的对接,为眼下小镇内还稍显“稚嫩”的创业者提供了更为高远的平台与下一步的可能拓展空间。

可以说,目前梦想小镇的软硬性设施配备、创业者业务之间的互补都是为创业者所配的基础环境,意欲兼具其生产、生活、消费等多方位功能。在这一过程中,解决了原有村民的就业问题,改善了此地区的生活环境,拉近了其与杭州市区的距离。因此,梦想小镇也启示着其余的特色小镇,该如何去思考小镇与人的关系以及群体、群体共同需求与群体区别、区别下的群体诉求的分歧。

除此外,在日渐收揽“春光”之时,余杭梦想小镇的下一步发展问题也将不容忽视,这主要集中在其小镇功能完善与未来空间拓展等方面。

现如今的余杭梦想小镇,其日常人流量并不大,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余杭梦想小镇尚未触及承载边界,但随着余杭梦想小镇创业链的延展、外部资源与内部资源的相互流动意味着两个方面的诉求将愈发凸显,一是创业者的余杭梦想小镇的人口结构将进入持续多元化的调整期。创业者的增加,意味着管理者以及为其提供生活服务配套的相关从业人员所面临的挑战的升级,而这一挑战又直接对其人数及质量提出要求,并转而变成对于梦想小镇其余业态配备的诉求,因为梦想小镇所要满足的将不仅仅是创业者,还有更多元的人群。

二是线上空间的构建,及至今日,余杭梦想小镇的线上空间构成都尚未完善,这也许将成为其进一步发展的短板。

丈夫志在海,万里犹比邻。这是梦想小镇内的创业者的真实写照,同时也是梦想小镇所追逐的众纳海内精英的天高海阔之梦。梦想小镇的基础已然打就,而如何进一步拓展周边空间、连通更远区域来实现这个梦,或许是不断发展的梦想小镇对杭州乃至浙江提出的挑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