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刘金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特约撰稿人)

编者按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着力“互联网 社科”创新,强化网上社科工作的思想引导和文化引领作用,在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市委宣传部指导下,商丘市社科联联合方塘智库推出“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

我不去想

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汪国真

一个好习惯不一定能够成功,但成功离不开好的习惯。骑行就是一种习惯,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骑行也是一种心情,一种心态,更是一种向往。骑行的时候,总感觉有一种神奇的魅力,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引领着奔向远方。

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清晨的空气中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凉意,风不是太大,伴我远行,这样的日子非常适合骑行。

早上七点,沿着庄周大道一直东行,大约七八公里的路程,然后顺着省道211一路东北而去。

天高地阔,原野苍茫,初夏的大地孕育着生命的旺盛,长路漫漫,清风徐徐,岁月的沧桑给大地留下斑斑痕迹,浓郁的树荫给初夏带来几分绿色。黄河故道上的任庄水库依然有着黄河的宽阔和雄浑,这里是黄河曾经流经的土地,这也是华夏文明孕育的摇篮。

民权县北部的北关镇,程庄镇等乡镇,曾经是考城县的一部分。考城,古县名。春秋时期,考城之地称为戴国,秦朝时期,改称为“谷”,西汉时期,因多年灾害改称“甾县”,东汉章帝时,改甾县为“考城县”。历经唐,宋,明,清,民国各个时期,明清时是归德府老八县之一。道家代表人物之一庄周,以及被称为江郎才尽的南朝著名文学家江淹都是考城人。1954年考城县和兰封县组成兰考县,1956年原考城县东部划归民权县,从此,这个两千年历史的古县成为历史。

历史上考城县地濒黄河,黄河在其境内来回折腾,泛滥成灾,其县城就曾迁城六次,此县民众饱受黄河水灾之苦。一部考城史,就是一部黄河泛滥成灾史,一部治理黄河史。而考城县就是这一历史的见证者。

1、民权王公庄画虎村

穿过许许多多村庄,跨过许许多多桥梁,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骑行,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的民权王公庄画虎第一村。

民权,商丘市下属县之一,1928年,河南省政府主席冯玉祥将军取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之“民权”,划睢县北三区、杞县北五区,置民权县,1956年年又把原考城县东部划归民权,就形成了今天民权县完整行政区域,民权县历史虽然年轻,但其包涵了现代文明的色彩,这表明了古老中国正在走进现代文明系列,而王公庄画虎村就是当年考城县的北关镇一部分。

到达北关镇王公庄路口,观景石“虎村威武”四个大字便映入眼帘。此时,文艺氛围就扑面而来,宽敞的水泥公路,干净明亮的路灯直通王公庄,黑瓦白墙建筑风格的村庄便呈现在面前。清一色的两层楼建筑,整洁亮丽的街道。

街道旁边许许多多画室,工作室,艺术展厅,给人以浓厚的文化艺术气息。街道南旁的古色古香文化广场正在修建中,修建有走廊、有怪石,有小河、有广场、有绿色的草坪和树木,有鲜艳夺目的花卉,我们有理由相信,修成后的文化广场一定会成为游客观光,村民休闲的好地方。

这里虽然没有高山大河壮丽,这里有乡村悠闲的安静,这里虽然大海的浩瀚无垠,这里有绿色乡村的自然祥和,这里没有大历史下宏大叙事,这里有特色乡村的文化。

走进路边的画室,首先被挂满墙壁的书画作品吸引,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虎虎生威的老虎不怒而威,威风凛凛。让人观赏后感觉更有气势,更显示各色鲜明的艺术形象,这些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真的让人有一种目不暇接、美不胜收的感觉。

两三个画师正在作画,据画师介绍,他们现在绘制的作品叫《百牛图》,已经绘制三天,完成好这副巨大篇幅的作品需要一周的时间。每一张精美画卷背后都有画师辛勤的付出为代价,可以这样说,这些作品都是画师的心血凝聚而成的,是啊,画画如此,人生何尝不是如此,人生成功的背后辉煌,必然是以艰辛的付出为代价的。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据有关资料显示:地处黄河故道腹地,豫、鲁两省结合部的中国画虎第一村,农民绘画始于1956年。改革开放后,在四大虎王带领下,王公庄画虎规模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目前,王公庄全村1366人中有800多人从事绘画和相关产业,拥有中国美协会员2人,省级美协会员48人,市、县级美协会员200多人,绘画经纪人56人。其中不乏夫妻画家、父子画家、姐妹画家,也有三代同画一个部位的,主攻画虎,兼画人物、花鸟、山水等。

村里还成立了民权县王公庄画虎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注册有“民权虎”、“王公庄”、“王公庄画虎村”等商标。绘画作品突出以虎为题材的工笔画,兼画山水仕女虫鱼等,绘画作品丰富,小到三尺虎首,大到丈二的五福图,甚至几十米的百虎、千虎长卷。

王公庄绘画作品不但响誉国内,还多次在国外参展,风靡欧洲和日、韩等国家。该村90%以上的绘画作品以销定产,40%的作品出口到日本、孟加拉国、香港、澳门等国家和地区。

现在,王公庄文化产业园区已被河南省旅游局批准为3a级旅游景区。该村投入资金1000万元,建成了游客接待中心,完成了景区道路、绿化、面前亮化等修复工作,使王公庄3a景区走上规范发展之路,擦亮了“中国画虎第一村”文化品牌。王公庄画虎村的确走出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文化乡村之路。

农村问题是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首先重视的问题,有些朝代就是因为没有处理好农村问题,在三农问题出现了重大的失误,才造成王朝的覆灭和朝代的更替。近代以来,中国农村的凋敝和衰落之势,从民国就开始了,尤其是近年来,农村空心化,空巢老人,留守儿童,一系列问题成为社会的焦点。

于是乡村经济发展和振兴已经迫在眉睫,如何把村民组织起来,有步骤,有目的,搞好乡村经济的发展,这的确是值得让人思考的事情。王公庄画虎村的成功告诉我们,发展乡村文化旅游,发展乡村经济,应该是一条可持续的发展之路。乡村绿色旅游,乡村生态休闲旅游,特色乡村文化旅游,应该都是不错的选择。

以文化带动旅游,以旅游带动经济的发展,从而改善村民的生活水平,增加村民经济收入,应该是乡村经济振兴发展的正确途径,王公庄画虎村在这方面成功,既给我们树立了榜样,也说明这一办法的可行性。这是一条新农村建设,乡村发展和振兴的正确途径。

2、李馆地道战旧址

从王公庄画虎村出来,从村东头向北直行四公里,大约一二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了李馆地道战旧址所在地。

李馆地道战旧址位于李馆东村后边偏东北的田野里,过了李馆东村,再往东北走二里地,就能看到一座普通院子矗立在广阔无垠的原野之中,这就是李馆地道战旧址。

李馆地道旧址位于民权县城北31公里黄河故道北滩。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当地群众一手拿锄头,一手拿枪杆,保家卫国、支援前线战斗中留下的抗战遗迹。

抗日战争时期,李馆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员领导下,利用地道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先是少数党员秘密挖个人藏身洞,后组织民兵挖联户地道,进而为抗战需要发展为联村地道。以李馆村为前站中心,往南过大堤通向任庄、李庄、尹庄、前后杨府营等5个自然村,东南顺大堤达汤水口。北联山东曹县塔湾等10余个村庄,纵横长达25公里,构成一带地下“钢铁长城”。在抗日战争中,民权县北关镇李馆村群众曾利用地道战消灭日军和汉奸300多人。

为纪念当年地道战中的人民英雄和革命烈士,在堤南筑有“壮志台”,村中标有“血水井”和“英烈院”。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解放后,李馆地道还完好地保存着。1958年,山东省在这一带兴修水库,地道基本上被水冲毁,只剩长约130米的一段。自1986年,民权县对这段地道进行了重修。这100多米的地道内,气眼起、密室、转盘、枪眼、卡口、陷阱等依然完好。

走近庭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院子大门上面的横匾几个鎏金大字:李馆地道战旧址。推门入院就看到院子中间有正房六间,房子正堂屋正墙悬挂的就是带领群众挖地道的杨朝起烈士的画像,画像两旁是一副对联:以史为鉴勿忘国耻,面向未来振兴中华。而房子东墙则是烈士杨朝起生平介绍。

杨朝起,1914年生,河南省民权县北关镇蔡庄村人。1939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民兵队长、指导员、组织委员、党支部书记等职,参加革命后,在党组织领导下积极发动群众,组织发展革命武装,建立巩固了民权县最早的李馆革命根据地。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期间屡立功勋。

1948年7月26日夜,杨朝起带领部分民兵在李馆遭到国民党地方部队王念堂部400余人的包围。杨朝起毙敌数十人,后身中7弹,仍坚持战斗。翌日早晨,因伤势过重,杨朝起壮烈牺牲,时年34岁。后来,地方政府在地道遗址上为杨朝起烈士修了墓立了碑。

地道就在最东那间房子的灶台下面。顺着灶台旁边的台阶而下,就进入地道之内,地道曲曲弯弯就像一个迷宫,一不注意就能迷失方向,看地道布置,基本保持着当年样貌。顶部均为弧形,先是一个“转盘”,围绕转盘的几条地道口,通向不同方位。这些分支地道有死道和活道之分。死道的尽头,要么是陷阱,要么是机关。绕着转盘,不时能看到高不盈米的砖砌窄门。这种被称为“卡口”的窄门,是地道的活道入口,也是设防的地方——口小,钻入时吃力,敌人想钻过去,需要弯腰缩头前移,埋伏在内的人,可以轻松地干掉他们。

地道两侧的洞壁上,每隔五六米就有一个高一米、深半米的洞。这种洞,用于躲藏避难,也可以设伏袭击入侵之敌。每个躲洞附近设置有翻板陷阱,能直接坑杀来犯之敌。躲洞边的墙壁上,还会有一个龛阁样的洞,这是用来放煤油灯的地方。

地道出口就再房子后面田地里,并且不止一个出口,以防止敌人发现出口后,以便随机应变脱身。推开出口的木门,眼前就是一望无垠的麦田,清风吹拂,鸟鸣于野,外边阳光依然那么灿烂。

地道在刚开始到时候,只是群众躲避敌人,储藏粮食的地方,然而后来村村通挖地道,甚至把地道挖到敌占区,甚至敌人碉堡下面,地道就成为作战的屏障,地道战就变成了既可以进攻,又可以防守的军事战术,在无险可守平原地带实行游击战,这是群众自发创建的一种新的军事方式,无论在中国军事史上或者是世界军事史上都是一次伟大的创新。这是群众智慧的结晶,这一作战方式迅速在敌后抗日根据地得以推广,为了抗日战争时期的胜利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吃水不忘挖井人,多少革命前辈的流血牺牲,才换来今天和平安定大的好环境,这一切来之不易,我们之所以瞻仰革命的旧址,就是表达对革命先烈的敬仰和怀念,珍惜今天的一切,发奋图强,让我们的国家更富强,让我们的人民更幸福。这就是对革命先烈最大的尊敬。

3、庄周故里——庄子集

离开李馆地道战旧址,到北关镇,然后沿县道001线一直向东,大约一个多小时路程,就到达庄子集。此时此刻,已到中午,白花花的大太阳火辣辣的毒,并且路边很少有树荫的遮挡,骑行在路上,有一种被火烤的感觉,身上不停的冒汗,这样的滋味就是一种煎熬。

庄周故里在商丘市民权县庄子镇,不仅有文献记载为据,而且在民权县古蒙泽的所在地,留下了许多有关庄周的传说和遗迹。

庄子集,就是以前的顺河镇,镇中心有座巨大的庄子像矗立在哪里,过了庄子像往东走五六百米,路北有一座巨大的牌坊,上边写着庄子故里,这就是商丘市民权县庄子镇青莲寺。

村中有东西、南北两条主街,北街原为古巷,有宅一座,系庄子所居,称为庄子胡同。胡同北头东侧为庄子故居处,故居南端为庄子讲学堂。庄子故居、庄子讲学堂后毁于兵火水患,现不复存在。在庄子胡同的东南隅有一古亭,亭内有一口老井,深数丈,井壁坚若如文石,光泽似黑玉,泉清而味甘,为庄子生活、炼丹汲水处,后来几遭黄河水患,历经数次整修,保存至今,周围百姓称作称为“庄子井”。  清贡生张良珂曾到此井旁参访,作诗一首:“一抹园林带夕阳,名贤故里井泉香。居民莫作沧桑感,此井如今尚姓庄。” 

由于多次水患,当地群众在井筒上面又用青砖铺砌。两千多年来,虽经历次磨难,经多次维修,古井至今保存完好。

2000年9月25日,商丘市民权县“庄周故里”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三批河南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庄子井旁的树荫下有几位老人乘凉,于是就坐下来和老人们交谈起来,老人首先问我们从那个地方骑车来的。我们回答说是从商丘骑过来的。其中有位老人说:“以前生产队的时候我曾经推架子车到过商丘,徒步走了整整一天路。”哪像现在有汽车,有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村村还修了柏油路。一说到现在老人们就顿时显示出愉快兴奋的表情,有的说:现在农民不但不交公粮,还给种粮补助,并且政府还每个月发给咱们老年人钱,以前哪有这样的事情。还有老人说:政府还给农民安上健身器材。谈到今天的生活都是显得那么兴奋,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从这些老人言谈里,可以看出他们对生活的知天乐命,顺其自然的心态。知天乐命,顺其自然,一生追求逍遥自由,淡泊名利,随遇而安,这不是庄子一生的真实写照吗,看来庄子的知天乐命,清静无为的人生心态深刻影响了他家乡的人们,庄子故里,所言不虚,这不是对庄子真正文化精神的传承吗?这应该是庄子故里文化的特色。

出了庄子集一路东南,就踏上了回家的路。天高云淡,碧空如洗,蓝天白云之下,茫茫麦田一望无垠,清风飘飘洒洒,青黄的新麦发出阵阵麦香,远处的村庄若隐若现,不时从远方传来村庄里鸡鸣狗叫之声。午后的田野是如此静谧。阳光虽然没有中午那样的毒辣,但是依旧是那样的炙热,有时候真想坐在路边树荫下享受清风的清凉,然而只要你骑上自行车,就一定向前,因为目标就在前方。

骑行了一天,走过许许多多村庄,所见风景各有不同,王公庄画虎村是乡村特色文化,李馆地道战旧址是红色革命文化,庄周故里是传统道家文化。各地都很重视乡村旅游的发展,也希望以乡村旅游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乡村旅游必须有自己的特色,比如文化旅游突出文化特色,绿色生态旅游必须突出原生态绿色的特色,走出一条具有自己特色旅游发展之路,并且能够把这些景点有系统地贯联起来,打造成精典的旅游线路,从而形成集体的优势,这样才能在旅游道路走上的更远。那种分散的急功近利粗放式的乡村旅游发展模式,不是乡村旅游发展的正途。

在我们看来,所到之景区也存在一些问题:其一,只是简单的修建风格相同的仿古建筑,景点过于雷同,没有形成独有的文化特色。其二,对文化景点认识过于浅表化,没有对景点文化价值进行有系统的深度挖掘和重新发现,景点显得过于单薄。

骑行到龙泽湖已经下午六点钟了,正值黄昏时分,斜阳西下,渔歌唱晚,晚风送爽,绿波荡漾,夕阳的余晖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水面,湖面水天一色,浩瀚飘渺,火红的晚霞染红了整个龙泽湖,白色水鸟在湖面上飞翔,周围寂静一片,只有风吹浪花轻轻拍打岸头发出的哗哗声响。

夕阳落下的暮色总是带着一种诗意的浪漫,在这夕阳余晖的美丽暮色里,美好的一天即将过去,我们的骑行也已接近尾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