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徐威威(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编辑)

      姬瑞丹(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实习编辑)

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项目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书画家张连庭,在思想碰撞之后,双方对乡村振兴战略、商丘好人文化、乡愁等关键词在书画层面产生新的理解。本次特邀张连庭来谈谈书画与商丘的故事。

1、商丘书画文化的渊源

常话说“自古善画者必工书”,中国书法与中国画作为中国艺术的两种独特代表,其两者似乎是相通的,自古以来,中国画一直强调的传统即是学画者必须会写书法。书法与绘画相并而行,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魅力,张连庭不仅擅长书法和绘画,同时还是一位诗人,这对商丘文化有着怎样的意义?

《重新发现商丘》:一个艺术家总是不可避免地受到所在地历史文化等各种元素的影响,你的作品里总有故土的印记。那么在你看来,商丘书法家和画家都有哪些主流门派或人物?你是受到了哪些影响而形成现在风格的?

张连庭:说到门派,这个概念现在还很模糊。不过我比较欣赏的商丘书画家中,有清代书画界的名家褚纪雯先生,他在清代的书画成就高度已凤毛麟角;还有就是现代的书画家赵鹏九先生,很遗憾的是我和他一直未曾谋面,但他的字体甚是优雅。

在我将近一万字的日记本里,都是一些与书画有关的经验积累。说到底一个优秀的书画家对自己的定位应该是“跳出本地”,把书画学习放在一个“古今时代,地域不限”时空大背景下,通过不断努力形成自己的书画风格。

《重新发现商丘》:苏格拉底有言曰:“认识你自己”。一个人最终极的目标就是发现自己的潜能并不断将其发展下去,同时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作为一名优秀的书画家,你是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接触到书画领域的,有没有一些特别的故事?

张连庭:我很小就痴迷于书画,当时大概只有六七岁。但是迫于家贫,那时候我经常捡烟盒来画画。打个不恰当的比方,那个年代得偷家里的一个鸡蛋才能换几张纸来画画,所以书画学习显得弥足珍贵。但儿时也是一笔笔勾勒,一笔笔临摹,是兴趣让我坚持下来,并且让我在书画的路上越走越远。

后来练习书画时,我就按照楷书四大家的字体开始临摹。最开始是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赵孟頫的字体,然后是王羲之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只有把书法的基本功练习扎实,这才能游刃有余,突显自我风格,从而自成一家。后来的一些经历也让我对书法创作这一艺术过程产生了更深刻的认识,其中也不乏那些年在部队时对我影响很大的(曹玉玺)科长,那时候他的书法造诣也是极高的。

《重新发现商丘》:党和国家的政策给予了人民不断向上向善的门路,也让新时期成为一个可以“人人奋斗得福”的光明时代。目前国家正在推进乡村振兴战略,这对你将有哪些影响?你认为商丘的书画界振兴之后将对商丘产生怎样的影响?

张连庭:国家提出并且贯彻落实的乡村振兴战略,使人们在物质生活得到一定满足时,可以重新开始审视精神生活的意义。对于我们这些民间书画家们来说,可能就是党与政府给予的关怀更加生动化、具体化。

从两会代表提案里的“重视书法”到更多的人来“求字”,可以看出人们对书画这门艺术越发重视,对书画家这个职业更加认可,对书画作品这种精神消费更加向往。这就是乡村振兴战略下人们思想意识的重大转变。

2、张连庭的书画慈善

近年来,商丘市持续深入推进公民思想道德建设,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持续打造“商丘好人”道德品牌,涌现出一大批好人好事、凡人善举。张连庭在艺术创作的背后还有着丰富的“商丘好人”故事,他是怎样将艺术和商丘好人有机结合在一起呢?这对大众有着怎样的启示?

《重新发现商丘》:我们听说你不仅在艺术方面有很深造诣,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好人,你认为两者之中有怎样的共通之处?

张连庭:它们之间的共通之处不言而喻,就像人的内心是怀着一颗善念,那么他作的画、写的字都是带着一种灵气的,就像古人说的“看面相”。人的内心世界会通过各种形式表现出来,所以人要不断充盈自己的内心世界,提高自我的道德认知。

同时我认为,做慈善的本质就是做好事,那就应该建立在自我能力范围上,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做好事我从来都是随心而为,不大张旗鼓,因为“人之初,性本善”,这是人原始的善念衍生出的行为而已。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做慈善的方法,以书画做慈善也是我的所倡导的,其中我最难以忘怀的是神医“华佗”之画。当时我在商丘一家饭馆吃饭,有人无故帮我添了几道菜,疑惑之余旁边一男子道“张老师,久仰大名,那是我为您添加的”,我忙邀请他一同吃饭,共同吃饭期间他向我说起一件事,想以神医华佗像为近期一直生病的母亲祛病,感动处连忙应答,孝子之情一定会有所得。在家构思了两个月之后,终于将画交付与他,我用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实现了那个男子的心愿。

另外,我每年为虞城爱心晚餐提供资金和书画作品赞励,并长期资励村里一个残疾儿童,为虞城县的慈善事业尽自己绵薄之力。

《重新发现商丘》:商丘好人已然成为商丘一道靓丽的风景且怒放在中原大地,我们期待未来它能作为商丘名片来走向华夏大地。那么你对商丘好人有怎样的看法,商丘好人在国内有着怎样的意义?

张连庭:商丘好人是由平平凡凡的各行各业好人组成的能够为社会发光发热的群体。之前我提到过,善心与艺术甚至与外在容貌之间的关系。在我看来,能永葆一颗善心、多做一些善事,对艺术创作或是人的健康都是极有裨益的。

商丘好人在国内的意义我不能妄言,只是说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是需要这些好人,也需要这些好人所组成的一个个群体,逐渐推及成为商丘好人这一名片,进而带动整个商丘事业的发展。

3、书画里的商丘

商丘历史悠久,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历代文化在此都有丰厚的积淀,书画文化亦如此,很多艺术家用书画描绘着商丘。

《重新发现商丘》: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虞城书画家,你的作品中有哪些和商丘文化相关,其中有着怎样的意义?

张连庭:与商丘文化有关的作品还在构思中,我已经有的思路就是以虞城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就为基点,将虞城这些年来的发展全貌用我的画笔描摹下来。

其实说到关于商丘的书画创作,尤其是商丘风格、商丘名人,那能被挖掘的太多,仅虞城的丰厚历史都可以给予我丰富的素材与灵感。作为书画家来说,我们应该尽可能用自己的笔触去书写商丘、绘制商丘,让商丘过去的历史再次鲜活起来,给这座千年古城不断增添新的活力。

《重新发现商丘》:时代的沧海桑田、沉浮变迁都在艺术家的笔下以生动鲜活的姿势浮现。你对自己将来的作品有什么期待,会选择哪些商丘或者虞城文化元素?你是怎么解读自我定位与乡土文化传播的关系?

张连庭:我最近正在拍摄一些反映变革的图片,打算以中国画的形式来展现一些新式的建筑,具体是通过写意风格,用画笔实力书写振兴,用变革来唤醒活力。

同时,更深层次来说,我对自己的期待和要求是,将来要在书画界有一席之地。不管将来我的作品被传播到哪里,我的身份总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虞城人、虞城书画家来表现,这里面有很多难以诠释的乡土情结,这是人人都不能回避的乡愁。

《重新发现商丘》:商丘这座千年古城,有太多厚重的历史元素值得被重新唤醒。你对重新发现商丘有着怎样的理解,会用书画的力量进行重新发现商丘吗?

张连庭:“重新发现”这个概念很好,跟我后期打算去进行关于商丘历史文化名人的书画创作不谋而合。商丘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老城,上至三皇五帝,下到近现代以来改革开放的成就,这里面能够诠释的“发现”太多太多,我期待未来创作出更多符合商丘元素的书画作品,为商丘的走出去被世人“重新发现”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