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一百二十九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最近我们对广东的南粤古驿道做了一些研究。在对古驿道的研究过程当中,我们发现要是想理解或挖掘,甚至将来开发南粤古驿道的文化和旅游价值,一定要与南粤古驿道沿线的村落进行充分的结合。从古驿道的演变角度而言,驿道旁边很多村落都是因驿道而兴,但后来随着古驿道功能的废弃,也导致沿线的很多村落走向了衰落,即因驿道而衰。

到目前为止,《广东省南粤古驿道线路保护与利用总体规划》里统一发布的数据显示,广东地区大概有60%的贫困村都分布在南粤古驿道沿线五公里的半径之内,两者在空间分布上有着高度密切的关系。其实南粤古驿道和广东的村落之间不只是有文化的关联性,还有地理位置上的关联性。

我们原来也提到过,无论是从消费者的消费习惯角度而言,还是从将来整个乡村环境的治理角度而言,谈乡村振兴,必谈乡村旅游。虽然乡村旅游不是所有村庄最重要的发展转型的路径选择,但所有的村庄将来可能都要考虑乡村旅游,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一个乡村都可以成为比较著名的目的地。

比如,像袁家村一样。它的乡村旅游已经不只是把村庄发展好,它甚至已经成为了整个陕西非常明星的旅游目的地,而且这个目的地也成了一个面向周边地区的流量集散平台。以前很多人去陕西旅游,可能是看去兵马俑这种历史比较显著的目的地,但现在很多人是为了去袁家村,才顺便去看一下西安的兵马俑。现在袁家村的强ip属性非常明显,但并不是所有的乡村都能够像袁家村一样出名。

单一的乡村旅游目的地,可能很难支撑整个乡村旅游的发展。所以从投资者的角度而言,他投入产出的性价比也非常低。但如果能够将一系列的乡村串联起来,尤其是目前自驾游变得越来越流行的情况下,在某一条线上形成若干个比较有特色的村落,进而给周边发展乡村旅游的村落提供了更好的价值变现。所以如何通过线性的关联把这些村子串联起来,应该是将来大家可以值得考虑的一种开发乡村旅游的形式。

那么,我们在研究南粤古驿道时突然发现,它的挖掘、发现和推广对于沿线村落的旅游发展而言,简直是神来之笔。一方面,它可以通过古驿道这样一条线性遗产,把散落在各个地方的村落,用统一的内在逻辑串联起来。另一方面,它可以通过乡村的平台,用这些沿线的村落反向的为南粤古驿道提供更多的消费和展示空间。

所以,我们在乡村振兴或乡村旅游的开发当中,如果能把乡村的旅游和某一条线性遗产进行结合的话,那么对于乡村旅游的发展而言,也是比较值得期待的一种模式,这也是我们现在去看广东乡村旅游非常有特色的一点。

以前,广东比较热门的一个关键词可能是南粤古驿道,但现在乡村振兴比南粤古驿道这个关键词的热度还要高,那么将来乡村振兴整个投入的资源会比南粤古驿道投入的资源还要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用乡村反向的再去看南粤古驿道这样一个线性遗产的发展路径。

当然,在线性遗产开发的过程中也有很多失败的案例。比如,河北张家口的自然遗产草原天路也是一个线性的旅游路线。当时通过互联网的营销,草原天路火爆起来以后,当地选择开发的模式和传统的不同。他们把整个的线性资源圈起来收门票,同时还拆除了旁边部分的村庄,最后带来了一些冲突。那么这样的一个冲突,不单引发了对整个资源开发的争议,同时还使得开发的节奏变得很慢,也损失了遗产周边最重要的一个服务平台。

所以,广东南粤古驿道这样一个线性遗产和它沿线村落之间的活化应用,可能会在未来影响其他省份的乡村旅游的发展模式,这也是我们提出“乡村旅游在广东”的一个特色。如果这两者之间能够真正的形成一个互动,那么对很多地区的乡村旅游发展也有很重要的启示意义,这是我们今天谈乡村振兴在广东的一个视角之一,也是希望能够给其他地方带来启示的一个视角之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