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刘金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特约撰稿人)

有人说:“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是的,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上,每天都为生存而奔波,有时候生活的忙碌和工作的压力,让我们连停下来抬头仰望天空的时刻也没有。留给我们的只是生活枯燥,人生的无味,心灵的冷漠和麻木。

万般滋味,皆是生活,有时候真想放下这一切,走出郊外放飞自己的心灵,让自己心灵有一份安逸,有一份放松,让自己狂躁不安的心静下来思考。而读书和旅行就是一种不错的修行方式,读书可以让我们静心明智,更有利于我们内心的锤炼。而旅行则是一种开阔视野,静心明智的另一种方式。古人曾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对旅行最好的阐述。我的朋友也说过,在旅行当中,坐车太快,让我们无法尽情品味路上的风景;徒步则慢,让大好的时光白白流失;而骑行既可以尽情浏览和欣赏路边大好山河的美丽风景,又不会因此耽误行程。云淡风轻,春花雪月,还不如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骑行。

五月中旬的某天,我和朋友两人骑自行车从长江路到金桥路,然后沿省道325线从商丘一路西行,初夏的时光是美丽的,阳光明媚,绿意葱茸,灿烂的阳光照耀着广阔无垠的原野,路两旁的杨树绿意成荫了,而田地里的小麦已经青中发黄了。平原的风景是非常单调的,无关乎田地,村庄,城镇。可是这些一切都在时时刻刻发生变化,有的地方变化之快,有一种让人恍然隔世的感觉。

一路骑行,满眼风景,我喜欢骑行,有时仰望高而碧蓝的天空,心中有一种心潮澎拜的感觉,总感到那天上的白云会飘向自己的心头。你会被这路边的风景吸引,也许欣赏美景比匆忙的赶路更有滋味,有网友说:“当你费劲的骑行时有可能你在走上坡路,当你骑行的轻松和惬意时,有可能你在走下坡路。”我想这既是骑行的经验,也可以说是一种人生的智慧。

在路上,我们哪一天不在路上?人生就是走路。生命不息,前行不止。不必在意是否一定到达终点,而路上的风景就会让人回味无穷。等你回首张望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走过的路很长很长。

我们是上午十点四十到达睢县,睢县又名襄邑,睢州。睢县是河南省级历史文化名城、红色革命老区。素有“千年古城、百年州府”之称,堪称“明清第一州”。

睢县地势北枕鸿河,南通江淮,西属汴洛,东走徐沛,隐然中原一襟要也。《读史方舆纪要》也云:州界梁、宋之中,据汴河之会,土田平衍,舟车络绎。宋人置州据于此,屏卫京邑。兖、豫有事,此亦驰驱之所矣。

睢县历史上人文荟萃,文教之风盛行。《归德府志》记载说:睢州人习工技,自赡士,勤诵读,取科第。据《睢州志》(截止到清光绪十八年)记载,明清睢县共出进士119人,举人431人,出现祖孙三代翰林,父子进士10对,兄弟进士5对。一州之地比别的一府还要多上许多。明清时期也有一批名臣鸿儒。明朝,李孟旸官至南京工部尚书,李汝华是万历朝著名大臣,一人身兼吏部和户部尚书两职,担任户部尚书十余年,袁可立官至兵部尚书,在登莱抗击清军。清朝时,汤斌为理学名臣,在朝野影响巨大,是清朝第一文正公,另有户部侍郎王绅,礼部侍郎蒋曰纶等。

睢县著名历史文物景点有承匡故城、宋襄公墓、恒山汉墓群、无忧寺塔、圣寿寺塔、袁家山、汤斌祠、袁尚书墓、睢杞战役纪念馆等众多名胜古迹。睢杞战役中指挥作战的粟裕将军居住地就是睢县东关清真寺。

1、睢县东关清真寺

睢县东关清真寺是在去袁家山祠的路上无意中发现的。在去袁家山祠路上,突然发现路边有一谭清水绿波荡漾,碧靜清幽。水潭南岸有古清真寺谭几个大字,水潭四周绿树环绕,清风荡漾,几座古朴青砖蓝瓦的清代建筑隐约可见。于是我和朋友绕水潭一周,依次而行。首先看到是清真寺西北角有一颗巨大的皂角树郁郁葱葱,苍劲虬曲,据旁边的文字介绍说该皂角树径围2.35米,树高30米,经有关专家鉴定已有580余年树龄。相传为钱氏祖所栽。

绕行到清真寺东侧,清真寺的面目就呈现的清清楚楚,清真寺坐西朝东,典型的明清建筑。东关清真寺始建于元朝中期,至今已有六百余年的历史,这是回族穆斯林弟兄讲经、祈祷和聚会的场所。寺内有大殿、望月楼、讲经堂、西北廊房,水房、碑楼、门楼、武学楼、伙房、花园、女寺等,房屋75间。而北边坐北朝南的大殿,就是粟裕将军指挥睢杞战役时居住的地方。整个建筑群体多是三层脊背,蓝砖绿瓦,雕梁画栋,飞檐花壁,红木花雕,前出后包,四角八挑,雄伟壮观。进入寺内,整个庭院内,显得干净,肃穆,庄严,这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庭院结构。这种中国传统的清真寺风格,和今天到处出现的泛阿拉伯风格清真寺有着截然不同风格。这是伊斯兰文化和中华文明融合的具体体现。也是伊斯兰教中国化的真实写照。

伊斯兰教从唐朝传入中国,就不可避免的走上了中国化的道路,而回族形成就是这一过程真实的见证。以儒诠经,姓汉姓,着汉装,说汉话,经堂教育,清真寺的中国宫殿化,这是回族的主要文化特征,也是融入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一个过程的最终结果。

“以儒诠经”思想的核心,是用儒家学说对伊斯兰教进行本土化的诠释,真正达到“道本同源”,伊斯兰文化与儒家文化融会贯通,从而在儒家学说和伊斯兰文化之间“多取儒者之语,以证天方各经传”。借用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使伊斯兰文化得到中国社会的承认和接纳,并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共存于中华大地。

从回族形成和伊斯兰教中国化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中华文化的博大胸怀,不封闭自守,不盲目排外,不搞文明宗教冲突论,积极与佛教,伊斯兰教,摩尼教,基督教等外来文化和宗教交流互融,成为中华文明茁壮成长的有益精华。这是中华文明发展至今长久不衰的根本原因之一。相对于国外频频多发的文明和宗教冲突和相互厮杀,中国各种宗教和民族文化长期共荣共存,可以说这就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中华民族各民族之间都是血肉同胞,都是民族兄弟,只有各个民族互相团结,互相尊重,不搞民族分裂,不搞民族对抗,共同推进国家的发展,这才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必要条件和坚定基础。

2、袁家山祠

我们从睢县东关清真寺出来,西行几里许就到了袁家山,袁家山又称袁氏陆园、小蓬莱、吕祖庙,在河南省历史文化名城睢县城东南隅,袁山路和文化路交叉口西北角,原为明朝兵部尚书袁可立的府邸,也是闻名遐迩的大道场,为一座全国罕见的明代船形建筑群,曾经四周环水,远望袁家山,俨然一艘小船荡漾水中,所以山门匾额为“小蓬莱”。现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列为国家文物重点保护单位之一。

据清代康熙年间状元彭定求搜集成书的《道藏辑要》记载:袁家山为明兵部尚书袁可立于明熹宗天启年间(1621—1627)所建。明天启二年(1622),明皇帝派袁可立以右佥都御使巡抚山东登莱沿海一带,招募水师“备兵防海,赞理征东军务”据说有次袁可立乘舰船出海指挥将士与侵入琉球群岛的倭寇(一说后金军)作战,战船行至大海中间,忽然狂风大作,恶浪掀天,兵船险有倾覆之危,昏暗中恍惚吕洞宾现身于袁尚书面前,袁尚书急忙祷告保佑,煞时风平浪静,一仗取胜,归朝后官至兵部尚书太子少保。袁尚书以为是吕祖显灵相助,归里后在睢州大兴土木,仿照自己所乘坐的船舰形制建吕祖庙以还原,以后世代香火不绝,明清两代成为睢州远近闻名的大道场。由于建在水中,地势颇高,因称袁家山。又仿山东蓬莱阁体制而建,依山傍水,就高临下,称“小蓬莱”。据道光二十九年《重修袁家山吕祖庙碑记》,袁家山建筑群中有“吕祖庙”,即是纪念这次遭遇。

袁可立字礼卿,号节寰,睢州人,万历已丑(1589)进士。曾任苏州府推官,颇有政绩。知府石昆玉清正廉明,被巡抚诬陷下狱,他不顾个人安危为之昭雪。任监察御史巡视西城时,发现宦官仗势杀人,他予以鞭打严惩,皇帝降旨赦免,袁可立维持原判,立斩不赦。因官员任免之事,袁可立上疏陈其利弊,言辞激烈,且击中时弊。皇帝震怒,俸禄被夺一年。后因忤权贵遭罢官削籍。光宗泰昌元年(1620),起为尚宝丞,升少卿,转太仆寺卿。时值边关告急,袁可立上书言七事,皇帝采纳,升右佥都御史,巡抚登莱。倭寇侵琉球岛,袁可立率兵出海平倭,凯旋后,升兵部侍郎,累官兵部尚书、太子少保。有《抚登疏稿》和《弗过堂集》登传世。

到达袁家山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大的牌坊式的山门,整个牌坊显得高大,肃穆,庄严,让人感觉有一种不禁为之起敬的感觉,牌坊显得痕迹斑斑,隐隐约约能看清太子少保,兵部尚书字样,有一种时代沧桑感。穿过牌坊,在高台之上,在郁郁葱葱绿荫之下一座具有明清建筑特征的红色建筑寺庙出现面前,前有山门,中有大殿,后有八卦亭,犹如三根桅杆;殿后有深洞,象征船舱,吕祖木雕供祀于内。周围湖水环抱,远远望去,形似小山。台下有纯阳洞,洞中置吕洞宾木雕卧像,形象栩栩如生。山上苍松翠柏,山下水波浩淼,数百年不减雄伟壮美之色。

明代的董其昌、王铎、钱谦益、孙承泽、方以智、侯方域都曾在此把酒待月,登高作赋。有诗赞曰:“金缕歌终撒瑟期,露盘丹炉几迁移;蓬莱盛事原难,但录当年待月。”清代睢县名士田兰芳也曾经写有《蓬莱道院待月诗》二首,其中云:“一缕残霞挂夕峰,遥闻鹤观动踈钟。夜禁灵籁吹三鼓,月耐微云透几重。谈美真堪医夙病,酒醲无力起衰容。归来欲纪当筵事,万转千回意已慵。”

袁家山已经有三百年多年的历史,而其修建者袁可立因其抗击后金的历史,被后来的清王朝刻意选择掩盖其生平事迹,努尔哈赤的后金与大明在辽东激战之时,袁可立是明朝末年著名的主战派官员,在对付后金方面,他更是功勋卓著,究其要点,大致可为:“联络诸岛、收复旅顺、招降纳叛、几灭后金”,并且在登莱巡抚期间,给予后金军队沉重的打击。甚至在后来一手策划了刘爱塔的归明,而刘爱塔是明朝策反后金国最高官员,对后金的打击很是沉重。据说当时后金最怕的有两人,一为孙承宗,一为袁可立。其中对这袁可立是既怕又恨,而且是深以为耻,对其恨之入骨,以至于后来修明史时把这袁可立的相关内容删得是干干净净,并将其传记,记载尽数销毁,终清一朝整个史界对袁可立十分忌惮。

从清顺治十八年到民国十一年,期间二百六十年袁可立的袁氏家族没有续修家谱,期间近十代人没有续接辈分排行字。清末宣统年间,袁可立祖孙三代世系被其他家族整体盗续移入外谱,家道败落乱象有惨不忍睹者。甚至于到清光绪十七年,崇祯帝恩赐袁可立的由董其昌书丹的“袁尚书大石坊”,也被睢州知州王枚以“年久失修”为借口,强行拆毁。民国二十二年《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中记载 :“其东‘三世司马’坊,清光绪十八年州牧王枚以坊上石条将坠用强硬手段拆去,尚书后人上控数年。”民国二十二年《河南通志·睢县采访稿·古迹门·陵墓》:"袁尚书可立墓碑,高八尺,上蛟螭,下赑屃,高约丈余,尚称体制。惟其后裔式微,祭扫久缺,亦大有荒凉之感焉。一位为官清廉深受民众爱戴的清宫,一代抗击异族入侵的民族英雄,其本身及家族被残害到这等地步,的确让人感叹不已。

然而历史总归是人民写的,袁可立的事迹和府邸被一种另外的方式保存下来,被封杀三百年的民族英雄,民众不会遗忘。这是当时满清统治者意想不到的结果吧。历史是公正的,无论统治者如何打压,如何掩盖,只能掩盖一时,历史的真相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因为历史不可欺,苍天不可欺,民心更不可欺。

3、白云禅寺

从睢县县城向西北出发,沿省道327线前行,再转入县道058线经廖堤进入民权县白云寺镇,大约骑行二十公里路程就到了千年名寺——白云禅寺。

白云寺位于商丘市民权县城西南20公里处的白云寺村,为中原名寺之一。白云寺始建于唐贞观年间(627-649),原名白衣庵。金末毁于战火,明代杰修和尚募化重修。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 年)扩建,占地 450 亩,有山门、钟鼓楼、五大佛殿、藏经楼及东西五大廊房等千余间。相传每逢夏秋季节便白云缭绕笼罩寺院,景色奇异,故名为白云寺。整体建筑古朴典雅,雄伟壮观。白云寺与少林寺、白马寺、大相国寺一起并称为中原四大名寺。

到达白云禅寺时候已经是三四点钟了,由于是天气比较热,阳光毒辣的缘故,诺大的寺前广场显得非常空旷而冷清,巨大牌坊式山门和高大的地藏王菩萨像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只有几名当地老人坐在旁边树荫下悄悄的说着什么。

该寺坐南朝北,寺门高大雄伟,大门横匾上写着白云禅寺四个大字。因为寺院大门没有打开,我们从旁边的天王殿进入寺院,整个寺院内松柏苍翠,清香缭绕,花开正艳,满园清幽。整个寺院显得肃穆,庄严,幽静。和外边相比真是别有一番天地,这有一种洞中方一日,洞外已千年的沧桑感。此地真是一处念佛修行的方外之地。

寺院中间是三座巍峨高大佛殿,依次为天王殿、观音殿、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右侧为养心殿,后左侧有禅堂,禅堂左右有厢房。均系清代建筑。从白云禅寺大雄宝殿的屋脊上,也足见该寺区别于其他寺院的明显特点——朝阳的一面是滚龙脊,背阴的一面是舞凤脊。而这,正是皇家寺院的显著标志之一。

大雄宝殿后,有一经栋,又名多宝塔。高4米,九级六棱,青石雕刻。塔身上刻有众僧拜佛图、六僧鼓乐诵经图、《提婆呵》经文、一佛图及日、月、鹤、莲花等。刻工精细,古朴大方。

白云寺内安放有6尊玉石佛像。这是傅作义将军的姑母傅凤英长老从缅甸进献的,价值30多万美元。

康熙二下白云寺寻父的传说在商丘一带广为流传。康熙为了寻找隐名出家的父亲顺治南游白云寺,为白云寺1200名僧人打斋供众,遇到一位自称“八乂”的烧锅僧人。康熙回京后与母后说起,聪明过人的母后将“八乂”二字合成一个“父”字。康熙恍然大悟,火速二下白云寺,但老僧已不知去向。康熙只得御书“当、堂、常、赏”四个大字,意含将田、土、巾(布)、贝(钱)赏赐僧众,而后扫兴而归。寺内原有一施粥舍饭用的大铁锅,后弃置不用,却从中长出一棵槐树,得名“铁锅槐”,成为白云寺一大奇观。

大殿东侧有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槐树,就是传说那棵树,其生长在一口大铁锅内,锅体理于土中,被人称为“铁锅槐”。铁锅口径2.5米,腹深1.5米,据传是顺治隐姓出家时,为寺庙僧人熬粥所用。古槐树干周长约2.4米,高4米,在这个破裂为几片的铁锅中盘根错节,扎根而生。虽然已经历经三百多年的时代沧桑,风风雨雨,但铁锅片至今没有锈蚀的痕迹,而包裹着铁锅碎片的槐树亦是枝繁叶茂,真是一件甚是神奇的奇妙事情。

当然传说毕竟是传说,它不能看做史料来解读。但它毕竟寄托着人们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同时也说明白云禅寺这座千年古刹在当地人们心中崇高的地位。

佛教传入中国已经两千多年的历史,它是中国人最重要的宗教信仰之一,参禅拜佛,修心悟道,弘扬佛法,普度众生,佛教文化早已经融入中华文化血脉之中,成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观音菩萨,弥勒佛,济公活佛这些佛教人物可以说家喻户晓,老少皆知。家家弥勒佛,户户观世音的说法也是历史中国的真实写照。

有人说佛教发源于印度,兴盛于中国,这既说明中国对于佛教发展的重要性,也说明佛教文化对于中国文化的巨大影响。而白云禅寺的发展历程,就是佛教在中国发展的真实缩影。

从白云禅寺出来一路东行,骑行在笔直平坦的乡间公路上,穿行于茫茫的原野,路边的月季花欣然绽放,田地里小麦在孕育着丰收的喜悦,周围的空气中弥漫一股花的芳香和泥土新鲜的气息,让人想起陶渊明的一句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乡村那种田园牧歌的美丽让人有一种流连忘返的喜悦。

在骑行的路上,偶尔有几只小鸟在头顶飞掠而过,或站在路旁的绿荫中放声歌唱,初夏是美好的,万物生长季节,生机盎然的季节,风从耳边轻轻吹过,犹如母亲温暖的手抚摸着发梢,此时心中有一种软软的痒痒的刺感,暖暖的而又亲切的感觉。蓦然回首,遥望这骑过路,夏风轻轻,麦田似海,午后的斜阳已经斜挂在树梢,火红的晚霞,染红了天空的云彩,染红了大地的万物,染红广阔无垠的麦田,风吹麦浪,麦花飘香。

骑行了一天,让人感觉有点累,但更多是一种发自心头的喜悦,骑行在路上,每一次都会有新的发现,每一次都会有新的感觉。即便同一条路线,也会有不同的发现,不同的感觉。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个世界太精彩。

骑行是什么,骑行是一次人生的探旅,骑行也是一次心灵的自我放纵,更是尽阅天地这部大书的具体尝试。而天地人生这部大书,才是一个人用之不尽,取之不竭,最珍贵的人生财富。

漫漫人生路,且行且珍惜!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