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宋彦成(方塘传媒主笔)

直到今天,在外界的想象和印象中,云南僻处中国西南边疆,交通不便,社会经济发展滞后。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在全国乃至全球的区域或城市竞争格局中,云南所面临的形势是“标兵越来越多,追兵越来越少”,这也意味着对于经济体量较小和经济增速缓慢之现状的改变,不但是地方主政官员的诉求,也是区域内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

近几年来,长江上游地区的云贵两省其经济增速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名靠前,尤其是贵州省凭借大数据产业“弯道超车”表现较为抢眼,经济增速连续数年稳据全国第一。2019年4月份前后,全国及至各省区市统计局陆续公布第一季度社会经济整体运行情况,出人意料的是,云南超越贵州拔得全国范围内各省市自治区gdp增速头筹,云南官方以及本土媒体谓之为“开门红”。

云南一改前些年经济发展颓势,其原因何在?

一、中国西南边疆的苦困与热望

彩云之南或七彩云南是一个西南边疆内陆省份,其所毗邻的国家是为众所周知的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泰国等,这些东盟国家除了泰国之外无一例外都是欠发达经济体,使得云南对外经贸往来的规模和体量也很有限,而且历史上边疆地区政局不稳定也是造成云南经济发展滞后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此以外,云南还是一个典型的西部省份,如同中国西部地区大多数省市自治区一样,云南的经济发展严重依赖自然经济和资源能源经济,而且其所在的云贵高原也是国家集中连片贫困地区,省内城乡发展差距悬殊、南北中区域发展极不均衡、民族经济差异化发展等问题较为突出。

比如,滇中地区的昆明、曲靖、玉溪三市就几乎构成了云南省全境全年生产总值的一半之多,而滇南的红河州、普洱市、西双版纳州,滇西的宝山、临沧,滇西北的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以及滇东北的昭通市等,一方面受限于地形地貌因导下的土地资源开发利用程度低、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等以致难成气候,另一方面改革开放初,不比沿海沿江地区得风气之先,云南僻处西南边疆,由此在城市化与工业化的进程中不免落后。

但是,无论如何人们无法否认历史以及当下的云南在政治、经济层面的区域战略价值,作为联结印度和扬子江(即长江)的锁链或链环,云南势必要成为中国西南对外开放的前沿,此前国家还曾以“桥头堡战略”来支撑云南的社会经济发展,已故云南知名学者马曜先生在一篇同名文章指出,云南对外开放与经贸发达的历史时期主要是面对印度洋。

事实上,云南发展外向经济的热情一直未减,云南也需要从对外开放中得到发展,云南拥有漫长的边境线,边境贸易非常活跃,即便在战争年代和局部军事对抗时期也少有断绝。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云南外贸进出口总额创历年新高,达到1973.02亿元,同比增长24.7%,增速较上年提高4.8个百分点,在全国排名第五。其中,出口完成847.68亿元,同比增长9.4%,进口完成1125.34亿元,同比增长39.3%。

与之相应的是,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云南完成地区生产总值17881.12亿元,同比增长8.9%,增速比全国(6.6%)高2.3个百分点,排全国第3位(前两位是西藏的10%和贵州的9.1%)。

从数据来看,无论是地区生产总值还是外贸进出口总额,云南的成绩都算是可圈可点。不过,与此同时,2018年云南外贸进出口总额只占其全省生产总值的11%,之于云南而言,仅仅指望有限的外贸份额显然难以支撑社会经济的长足发展。

为众所周知的是,云南是一个烟草大省,云烟声名远扬,红塔山集团及与之相关的风云人物褚时健也被一时称颂;同时,云南也是一个旅游大省,并以其丰富的自然景观资源和人文资源著称,旅游业发展势头与中东部地区相比也不遑多让。

这也构成了云南经济地理的基本骨架,而且,云南地方财政收入的构成其烟草利税就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但是,不管承认与否,烟草产业或烟草经济并非永续发展之道,除了不可预测的政策风险之外,还在于行业内竞争激烈,尤其是还将面对电子烟等新产品对于行业颠覆与重塑的风险。

二、谁为云南经济高增速立头功?

如果说,云南早年间之困惑还在于要经济发展还是要环境效益,比如滇池作为云南省内最大的水域,其水体富营养化严重,为此政府不得不每年耗费巨资加以治理,那么,之于今天的云南而言,其所面对的现状和亟待解决的问题便是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

近些年来,随着从国家层面对于发展经济的战略思路调整,使得全国范围乃至云南省境内各地州继续走粗放发展经济的老路难以为继,发展绿色经济也正是在此背景之下提出,要高质量发展就是要发展绿色经济。

云南全境除了滇西北和滇东北之外都算得上是属于雨热同期气候,这也使得云南发展自然经济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尤其是滇南、滇西南、滇东南地区,其以出产橡胶、茶叶、水果、咖啡等著称,近来云南省政府还出台了《关于创建“一县一业”示范县 加快打造世界一流“绿色食品牌”的指导意见》,提出要聚焦茶叶、花卉、水果、蔬菜、坚果、咖啡、中药材、肉牛8个优势产业,兼顾其他特色优势产业,在全省择优创建20个“一县一业”示范县。

云南作为我国重要的茶产区,2018年全省茶叶总产量39.8万吨,云茶产业综合产值达843亿元。不过,较之于具有经济支柱功能的烟草产业就有天壤之别了,当然云南也在淡化烟草的经济支柱角色,近些年一直在努力提高非烟草行业产值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

云南水力资源丰富,由此水电的开发利用成为云南发展绿色经济的重要路径,2018年,包括水电在内的电力行业为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25%,拉动规模以上工业增长3.0个百分点,成为第一大拉动力。但是,水电发展受到水资源季节性因素的影响较大,比如今年以来云南旱情严重,水电供电量自然减少。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云南的石油行业异军突起,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5.7%,对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速贡献率达23%,拉动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长2.7个百分点,是仅次于电力的第二大拉动力。此外,电子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5.5%,拉动云南规模以上工业增长1.3个百分点,成为继电力、石油炼化之后的第三大拉动力。

事实上,对于云南这样的西部欠发达省份而言,其最大发展瓶颈在于基础设施薄弱,工业基础不强,而其近年来在经济增速上的不凡表现,在我们看来,除了其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具有潜在的增长空间之外,其实也与固定资产投资不无关系。

根据云南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云南省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4%,增速高于全国5.1个百分点。从各行业来看,房地产业投资同比增长29.5%,电力工业投资增长23.4%,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投资增长26.9%,医药制造业投资增长48.4%,金融业投资增长1.1倍,交通运输、仓储及邮政业投资增长26.8%。

作为中国西南地区对外开放的前沿,云南若要通过“一带一路”走出去,则必要完善公共基础设施,其中就包括省域范围内的综合交通廊道建设,这也是需要解决的历史欠账问题。当然,对于云南而言,也并非是止步于此,短期之内依靠固定资产投资确实能够拉动经济增长,但从更长远的时期来看,云南经济之发展主要还是建立在可持续的绿色经济之上。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