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尽管中国公开的城镇化率距离发达国家城镇化水平还有差距,也就是说未来城镇化依然是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趋势,但是,现在的城镇化趋势已经呈现出新型特征,比如,城乡统筹、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等,它已经是城市与新型农村社区协同发展、互促共进的城镇化,这也让“农村、农业、农民”问题成为关注焦点,这也是接下来乡村振兴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让三农问题不再成为城镇化的不平衡发展制约因素,提高新型农民的幸福指数,提升新型农村社区的生态宜居宜游水平,构建绿色循环有机的现代农业发展体系。

近日,商丘市长张建慧走进虞城、柘城、宁陵等地调研乡村振兴工作,根据不同县情对乡村振兴提出要求,并从乡村振兴、“三农”、农业、产业、高质量发展等角度为商丘市乡村振兴工作把脉,乡村振兴事关新时期乡村建设大计,“三农”问题也是系统工程,让农民充分享受经济发展带来的生活便捷,把乡村振兴政策落到实处,拥抱基于乡村振兴而可能带来的资本、人才、产业、农业等多重变化,做好备战乡村振兴的长远打算,从可持续发展角度综合权衡乡村振兴问题。

1、乡村振兴是个时代命题

从世界乡村发展变迁史来看,乡村衰落是一个普遍现象,主要因为工业化进程对于乡村文明的冲击,只不过各国呈现出来的问题不一样,也因此针对各种形势下的乡村复兴运动迭起,比如,美国完善法律体系支持农村社区发展,英国重视政府机构及民间机构参与乡村的热情。

中国乡村作为一个独立的空间,在城乡融合发展当中,乡村功能渐渐被城市化所弱化,表现为青壮年劳动力的出走,留守儿童及老弱病残现象普遍,放眼二十年前,“逃离农村,到大城市”成为不少农村人的梦想,而那一代追梦人如今颇有建树,在国家推出乡村振兴战略之后,不少人选择回乡创业,深耕农村,而这正成为一种新的改变乡村的力量,这也是乡村振兴当中“人才”的核心影响因素。

不以牺牲农民、粮食、生态、环境为代价,立足于农民、农村,实现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共同富裕。比如,农村交通、电网、卫生、教育、养老、医疗、互联网等。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2018年2月5日,《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发布,规划指出乡村兴则国家兴,乡村衰则国家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解决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①

2018年10月19日,《河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发布,规划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坚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河南工作总要求的使命担当。习近平总书记对河南的发展高度重视,明确提出要坚持“四个着力”,让中原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更加出彩,这是交给河南沉甸甸的时代考卷,是新时代引领河南发展的旗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决胜全面小康、加快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是破解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迫切需要;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是实现全省人民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②

2018年,商丘市制定了《商丘市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作为商丘市乡村振兴战略的顶层设计方案,充分研究了中央和河南省关于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精神,并根据商丘市的实际情况,规划出商丘市乡村振兴的目标任务和具体措施。

显然,乡村振兴已经成为时代命题,让聚焦于此的不同层级的政府、机构、以及处于其中的农民为之振奋,这一国家战略将成为推动乡村新一轮变革的重要推手,商丘也一样,需要面对这一历史洪流,寻找属于自己独特发展模式的乡村振兴之路。

2、破解乡村振兴的真问题

当下,乡村振兴在全国如火如荼进行中,各地围绕乡村振兴做的文章不少,但是,出现的问题也是有的,比如,同质化发展,主题基础建设当中资金链中断问题,某些地方在重蹈特色小镇热的败局等等。

其实,在讨论乡村振兴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思考,乡村振兴到底振兴什么?乡村振兴的灵魂是什么?乡村振兴对于“三农”真正的价值和改变是什么?这种价值和改变的载体是什么?

乡村振兴战略振兴的是乡村民俗、乡村文化、乡村产业、乡村生态、乡村经济、乡村治理、乡村教育、乡村人才等,一切围绕乡村更美好,农民真幸福这一宗旨的乡村振兴方为良策。推动农业产业深度融合,激发农村创新创业活力,让农民参与其中,创新收益分享模式,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守住耕地红线基础上加大产业创新力度,让农村经济焕发新机,提高农村宜居宜业生态环境,并通过产业培育、现代农业体系构建、乡村传统文化复兴、基础公共服务功能完善等方面来实现乡村振兴。

众所周知,英国的乡村并没有随着城市化而衰败,相反,乡村生活历来被奉为尊贵闲适的生活方式,围绕这种生活方式的回归,对于乡村的升级发展是有益的,它的乡村文化历史传承做的比较好,具有历史遗存的乡村形态保存的好,这恰好跟中国关于古村落的保护有相似之处,乡村振兴战略当中,对于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古村落主张传承保护,保护利用乡村传统文化,所以,这跟有些地方乡村振兴规划当中拆迁再新建所谓的综合功能新型社区策略是相悖的。从历史价值来看,在乡村原貌基础上进行的一系列创新创意之举要比一切推倒重新来过要好,因为后者,往往涉嫌打着乡村振兴旗号变相进行乡镇房地产投资问题。

随着乡村这一区域的开放属性,其本身在物理空间,思想观念,资本,人才,知识,创意等各方面在未来一个时期会发生迅速蜕变,这些要素共同助力乡村振兴战略有针对性落地,尤其是商丘区位本身的大交通、大物流优势,加剧了乡村与外部要素的互联互通,尤其是电商改变了传统的农村经济形势,足不出户在农村可以实现“买卖全球”(当然,前提是网络通信电网等各基础设施必须具备情况下,目前,这已经不是农村的障碍)。

其实,根据乡村自身的肌理,进行“一村一策”的发展更符合因地制宜的逻辑。杜绝盲目大力搞基建,因为会陷入模仿、千篇一律同质化发展现象,这样乡村就缺失了自身的识别度。比如,我们可以想象,有些乡村可以搞土地流转,流转之后发展什么?有些乡村不进行土地流转,那么,不流转的土地在农村又可以做什么?对于乡村振兴战略的基层实施者要慎重思考的问题。

一定要重视乡村振兴的人才价值,尤其是领头人,能人,乡贤,智囊,这是乡村振兴当中要充分团结的力量,甚至是重要的参与者,这些人就起着带动和引领作用,或者说,他们在农村的成功试验或可成为可复制的富甲一方的经验。

不管是乡村还是城市,它们本来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尤其是城市生活节奏以及逐步糟糕的环境,人们更向往天然、淳朴、最接地气的农村,于是,农村庄园、生态农场、农夫果园甚至集休闲、度假、旅游、娱乐、户拓、养生等一身的田园综合体,应运而生,也一度出现了非常多的选择,对于人这一个体来说,新鲜感的热度参与情怀是有的,对于这路农场主们,考验的更多的是运营能力。这也是乡村振兴过程当中必然要面对的问题。

3、乡村振兴中的商丘故事

乡村经济是最小的经济单元体,它的发展本身存在乡村经济内生性增长发力的潜在动力,尤其是在乡村振兴战略下,更容易实现与外部资源的链接,内外交融碰撞,更容易产生新的思想创意火花。

尤其是有产业支撑的乡村,在利用互联网经济基础上,专注在c端市场发力,产业繁荣丝毫不会落后与城市经济,而这一点跟在哪里完成的交易没有太大关系。这也是为何乡村产业经济一旦形成规模情况下,往往也让其背后的乡村平台走向更远的地方。

基于日常的观察,我们也梳理出商丘乡村振兴当中一些值得关注的案例,以期乡村振兴中的商丘故事,成为商丘县域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力量。

此前,基于对虞城县科迪集团的关注已经提到,科迪围绕农业、深耕农业,实现集科、工、农、牧、商于一体的现代化大型综合食品企业集团。当然,科迪的成功有时代因素,也有消费行业本身的非周期属性,更多的是与产品、人、资本的力量不可分割。

虽然,科迪是诞生于30多年前,乡村振兴战略又是近年来才提出,但是,这丝毫不影响科迪在乡村振兴战略红火的当下,有可能围绕乡村振兴做新的文章。并且,科迪诞生于农村、发展壮大于农村,对于乡村经济新阶段当中,新的企业、新的经营模式借鉴意义重大。

互联网浪潮对于乡村的改变是什么?在虞城县乔集乡可以找到答案。虞城县乔集乡电商产业发展势头良好,有30多名电商人才分别在省、市、县、创办电子商务公司,全乡从业人员4000多人,乔集乡积极培养农村电子商务,引导农民开淘宝店,通过电商推广农特产品、筹建电商产业园。从2013年第一家淘宝店计起,6年间全乡通过网上销售产品达5000多户,年网销额达10亿元以上,通过农村电商产业的发展,同时带动了物流、包装、印刷、农产品加工等产业的快速发展。于是,乔集乡有“户户都电商、村村都淘宝、全乡都触网”的口号流传。这是乡村振兴当中产业振兴的鲜活案例,电商产业让乔集这一品牌传播到世界各地,电商产业无疑也成为乔集支柱经济之一。

电商进农村不是稀罕事,但是如何将电商与乡村、乡镇、县域产业融合发展才是重点,乔集乡率先垂范,开创了农村电商产业的新纪元,这就是电商产业对乡村振兴的力量。

民权王公庄画虎村是文化产业振兴乡村的非常典型例子,它代表了改革开放后,本土农民画家不断创新,在专业画虎的同时,带动村中百姓以画虎产业致富的故事。王公庄因此被称为“中国画虎第一村”,村民以工笔画虎为主,兼人物、花鸟、山水等,已辐射周边数千名农民从事或者经销农民画并形成以王公庄为龙头的农民画家群。其年销售画作4万余幅,创产值2500余万元,一部分画作出口到美国、韩国、新加坡等地。

画虎村的成功并非不能复制,是技能型的,农民画家,以工笔画见长,比较容易学习,是可以带动周边乡村致富的产业乡村振兴之路。

产业助力特色小镇建设,特色小镇推进乡村振兴的发展,其实质上是产业小镇对于乡村经济的改造,像宁陵梨花小镇、睢县足力健小镇都是商丘重点培育的新型产业小镇,对于乡村振兴的贡献也是显而易见的,除了带动本地农民就业之外,还将对产业之外的行业有引领辐射作用。这里面有个重要问题就是要注意诸如此类有产业支撑的特色小镇是提倡的,而那些空有小镇概念而无产业支撑的乡村振兴口号下的特色小镇,充其量也是资本的折腾,不提倡,因为那本身就是对乡村的一种伤害。

摘得河南省乡村旅游特色村桂冠的虞城县郭土楼村,已经成为虞城乡村旅游打造的示范乡村,郭土楼村,基本的乡村旅游基础条件具备,另外,在雷火神针非遗以及王西安太极养生基地挂牌加持下,又增加了康养元素,对于其下一阶段文旅产业助力乡村振兴又迈出坚实一步。当然,乡村旅游特色村的打造都不是偶然的,它一定是结合了乡村的历史文化渊源以及当下村民对于集体经济的态度问题。

在进入郭土楼的必经之处天元小学西边不远处,玫瑰花香芬四溢,开园以来,已经吸引周边村民、市民观光采摘,百亩玫瑰花,甚是壮观。深入其中,便不知是玫瑰看你,还是你赏玫瑰,围绕玫瑰也是可以做一系列文章的,比如,现在玫瑰园主已经制作出玫瑰纯露、玫瑰酱、玫瑰花茶等,相信玫瑰花不是玫瑰园的全部,里面的虞城文化场景植入也是煞费苦心的,木兰文化、伊尹文化、仓颉造字、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等,无不折射出园主在营造实体产业与虞城传统文化融合的智慧,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惊喜从未中断。期待,郭土楼在接下来的发展当中可以做的越来越好。

当然,以上乡村振兴的案例是我们经常了解到或者调研的一些乡村,并不代表商丘的全部,所以,商丘乡村振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立足每个乡村的独特资源秉性,进行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注:

①:《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②:《河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