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程小红(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主编)

也许每一片浪花

都有自己的音意

只是我们分辨不了

而浪花一次次奏起和声

于是岭南有了自己的曲调

岭南于何处

岭南在那南岭之南

十二月的雪不来

三月的花却早早盛开

千年前的中原之人

已扶我上马,并送上一程

让我时刻怀念

怀念那些金戈铁马

怀念那些纸醉金迷

怀念那一口通商的十三行里

可迷眼眸与人心的

丝绸、茶叶、瓷器和金器、银器

路过的客人

请停下叹一叹早茶

听我叙说千年前的海商

是如何漂洋过海

忙碌的脚夫

请坐下喝一杯工夫茶

听我叨叨

南粤古驿道是如何因你们

而血肉饱满

黎明前的海边

那是开渔的日子

庙里、门前、小巷和码头

处处在等待着归人

沙田歌、高棠歌、咸水歌

那些单纯的快乐

那些一开喉就有的快乐

已经在渐渐销声匿迹

骑楼、碉楼、围屋和长街

眼见他高楼起

又眼见他繁华落

就让我在万物轮回中

简单、平凡、健康而自由

于时光流逝中永恒不变的

是我喜欢听温暖的话

我能想见,等我再老些

大海还是要唱

属于自己的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