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唐朝时期,伴随纸张的大量使用和雕版印刷术的发展,书籍数量渐多,建造大院子安置藏书成为必需,真正意义上的“书院”由此产生。在中国历史上,书院对于古代人才的培养、学术文化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常言,书院是民办的学馆,一般由富家大户、学者儒士自筹款,在山林清幽之处建舍兴学,或置学田收租,充盈经费。到了宋代,书院有了长足发展,比较著名的书院有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河南登封的嵩阳书院、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应天书院为四大书院之首,是北宋时期最有影响力的书院。

后来,官府赐敕额、书籍,并委派教官、调拨经费等,逐步演变为半民半官性质的地方教育组织。

应天府书院前身是睢阳书院,是五代后晋时的商丘人杨悫所创办。北宋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宋真宗改升应天书院为府学,称为“应天府书院”,并正式赐额“应天府书院”,这也标志着私学向官学转变之始,故有“州郡置学始于此”之说法。

2019年的农历二月二十四日,宋真宗赐额“应天府书院”1010周年!千年之后的应天府书院之于当下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北宋时期最高学府遗留给商丘这个城市的到底是什么?而文旅新时代下,商丘又该如何重振应天府书院的昔日辉煌?

1、应天书院的历史变迁

公元1005年,宋真宗将宋朝龙兴之地宋州(今河南商丘)升州为府,称“应天府”。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升格为南京,成为宋朝的陪都,应天书院又称为“南京书院”。宋仁宗景祐元年(1034年),应天书院改升为府学,称为“应天府书院”。庆历三年(1043年),应天府书院改升为“南京国子监”,成为北宋最高学府,同时也成为中国古代书院中唯一一座升级为“国子监”的书院。

北宋书院多设于山林胜景之中,唯独应天府书院设于闹市之中,皆因商丘彼时濒临汴水,交通方便,商旅辐辏,作为北宋仅次于开封的大都市,汇聚南来北往的精英,读书人盖因对于最高学府圣地的向往和膜拜,乐此不疲。正是因为应天府作为全国官学的标杆,所以,在师资、经费等也是优渥于其他书院,国之栋梁多诞生于应天府,比如,范仲淹、王尧臣、张方平等。

严格来说,书院有三大职能:藏书、讲学、供祭。藏书,主要是利用书院为当政者搜集整理放置图书,以备学者看读。讲学,主要是聚众传道授业解惑辩学,也即学术研究和教学机构的概念。供祭,便是祭拜万世之师、教育鼻祖的孔子。

作为官方认可的书院,应天府书院的基本课程是儒、道、墨家经典《诗》、《书》、《礼》、《易》、《乐》和《墨子》、《道德经》、《春秋》等,这与商丘是历史上的儒家、道家、墨家、名家思想的发源地有关,并且老子、庄子、孔子、惠施等名人的思想一直影响着后来中国的哲学思想体系。

言及应天书院,不得不提北宋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文学家范仲淹,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前往应天府求学,四年寒窗苦读之后,范仲淹中进士,被任命为“广德军司理参军”,有了朝廷俸禄之后,便把母亲从淄州接到归德府奉养。1026年,范仲淹因母亲病逝,需要丁忧其母于归德,受知府晏殊之请,执教于应天书院。期间,范仲淹以天下为己任,为北宋培养大批人才,其主张“学以致用,因材施教,勤学恭谨,以身先之”,故四方才俊多前往应天府书院做学问,应天书院也在范仲淹执教时期达到影响力顶峰,当然,范仲淹本人的学术思想也是在应天府书院取得了集大成之果,比较知名的有《上执政书》、《南京书院题名记》等。范仲淹还进行教育系统改革,倡导重经义、重时务、重实际,以改辞赋体的浮浅学风。

北宋靖康政变,金兵南下。赵构建南宋于应天府,不久迁往临安(今杭州),宋钦宗时应天府书院毁于兵火,久废近250年。其后,应天书院屡建屡废,名称也不断更改。元初虽建有归德府学堂和文庙,规模大减。

明朝时期,因黄河泛滥,屡遭淹没,但是,明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年),归德知府郑三俊建重建“范文正公讲院”于归德府学东,效法范仲淹的精神,亲自执书讲学,一时培养了许多杰出人才,诸如官至户部尚书的侯恂,南京国子监祭酒侯恪,兵部侍郎叶廷桂、练国事等,可见应天府书院之范仲淹精神一直激荡着后世有识之士,书院精神屹立不倒,为国培养栋梁之才的使命永存。

直到清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知府陈锡格重修应天书院。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举国废科举,兴学校,诏令各省的书院改为大学堂,各府、厅、直隶州的书院改为中学堂,各州县的书院改为小学堂。1905年8月,范文正公讲院改为“归德府中学堂”(简称归德中学)。

2001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时任河南省省长的李克强在视察商丘古城时指示:“应天书院的影响太大了,应该尽快把应天书院复建起来。”经中共商丘市委、市政府和睢阳区委、区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多方努力,2004年开始应天书院修复工程建设,2007年对游客正式开放。

2016年11月7日,"应天书院研究中心"在商丘师范学院揭牌成立。这或是应该看做应天书院学术研究职能的延续。

2、应天书院对商丘的价值思辨

应天书院的修建,复原了应天府书院的历史面貌,为古城旅游注入新的文化灵魂。

从应天书院的历史沿革来看,古之应天书院遗迹已然已经淹没于南湖的烟雨之中,而复建之后的应天书院对于千年之后的商丘而言,便是古迹,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应天书院今日日地位不可估量。

从时空坐标看,它延续了书院精神、范文正公的训诫犹存,同时,它将开启之于未来的新时刻,当下的所有将成为未来书院历史一脉的延续。

当然,应天书院历史影响力仍在,这也是政府深挖复建的原因之一,纵观北宋四大书院,作为唯一于闹市中兴学之地,又在育人和教育制度革新上成绩卓著,足以说明,做学问不必寻求所谓的山野之寂,大隐隐于市,读书人能不为市井俗世所扰,当时的书院制度以及学子一心向学的境界值得今人体悟。

应天书院应当是商丘文化信仰的高地,商丘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体现在哪里?且不说老子、庄子等圣人文化圈的影响,应天书院历史上所培养出来的栋梁之才是四大书院之最多,也是成绩最好的,在我看来,应天书院将商丘的历史文化很好的串联起来,横亘古今,永不失色。

应天书院是文化涵养之地,商丘作为文化旅游资源大市,应该充分依托文化景区的自身资源,深刻挖掘景区背后的文化,作为古之学子求学膜拜之地,当下,也应该成为商丘传承国学、传统文化的圣地,社会科学普及和研学旅游之地,并将书院精神贯穿景区运营,为各方游客展示商丘书院历史之美。

3、如何唤醒应天书院?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范文正公的激扬文字和抱负流传千古而生生不息,其忧国忧民的意识穿越时空,犹如为当下的我们时刻敲响以国家、人民为考量最高级别的励志。应天书院名人辈出,促进了古之商丘的各项事业繁荣,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型阶段,更需要以家国情怀、奉献精神等为重的德艺双馨之才。这也便是深刻挖掘应天书院背后灵魂之要义。

应天书院区别于其他书院的文化亮点之一是以范仲淹为代表的名人在应天书院求学执教,家国情怀,勤学苦练,严谨治学,学以致用,谏政策论,高效务实的精神之于当下商丘甚至全世界人民都是宝贵的财富,应天书院具有让世界了解北宋教育最高水平的符号和窗口意义。

其实,我们回到书院本来的职能上来看,复建后的商丘应天书院规制及空间毋庸置疑,应天书院在供祭、讲学功能上空间已经完好,藏书功能未开启,而这恰是书院的基础功能,所以,藏书阁的空间区化是非常有必要的,可以将其建设为图书博物馆,在风景如画的南湖畔,若有一个可以畅游古今,体验书院阅读生活的空间,无论对于商丘市内外游客都是莫大的福利,一个城市的书香也可以体现在本身具备书院精神的景区。尽管在建设藏书阁或者图书博物馆方面会有一部分投入,但这种投入的社会历史价值更大,并且,应天书院从历史来看跟书就没有脱节过,所以,应当从历史中来到历史中去,当下,很有必要复活应天书院的藏书功能。

供祭孔子的大殿威严庄重,踏进殿门的那一刻,便心怀谦卑,向私学师祖万事之师叩拜祈愿,金榜题名,抑或自己学问上再求精进,作为万千人群之一,总会心怀美好,祭拜先祖,功德永表。当我们祭拜孔子及其知名弟子之时,能够想到是孔子儒学之于封建礼制,以及这一思想对于皇权的影响之大,这也是圣人门徒数千追随的原因之一,孔孟之道之所以在当下再次受到追捧,是因为以孔孟为首的国学传统文化典范才能有效抗击社会复杂纷繁世风渐弱的当下,国人可能在儒学等国学思想中更容易找到真我以及闲适生活之道。

讲学之功能,是书院作为教育组织存在的意义。在应天书院讲学论道之所,应天大讲堂已经进行了好几百期,但是,普通大众对于大讲堂的认知几何?一方面,可以在应天书院院内公开讲学,另一方面,利用多种传播形式,让更多的人普惠这一福利。人来人往,人气积聚,应天书院的建筑灵性就被激活,三种职能的交错辉映,天南海北的游客也不枉一行,应天书院当下运营落后其他三个书院的历史或许将改变。

在三大职能完善基础上,人气自来,接下来,就要思考这么多人体验了书院三大基本职能以后,应天书院还能为游客提供什么?

众所周知,文化是活的有生命力的存在,而景区除了具备体验功能之外,还要考虑发力文旅创意产业,让富有文化创意的物品或者实景演出来表达景观本身所不具备的东西。比如,应天书院该怎么做文创?这是个好玩的命题,很多创意设计者会考虑到文化与实物载体的最佳融合方式,无论物品是大或小,创意性是关键,我们在岳麓书院可以看到很多好玩有思想的文创产品,借鉴是可以的,但开发出应天书院独有的文创才是关键。

在我们看来,文创是具有生命力的可以反应应天书院文化迎合新时期文旅消费趋势的最佳载体,构建应天书院的文创体系是一个系统思维,不单可以将应天书院本身的文创产品设计出来,还可以将商丘本地文化文创化,并设置多个消费场景,这或许是对门票经济说不的路径之一,尽管文创产业需要精细化更需要时间,但能够提前意识并进行前瞻性思考本身就已经很有意义。

应天书院,北宋四大书院之首,这段辉煌的历史理当铭记,但不应该成为当下书院之间比拼时固守的运营局限性,在应天书院文化软实力的运营上尚需再接再厉,应天书院这一商丘的文化图腾,正在被唤醒,我们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关乎应天书院美好明天的革新。

注:文中部分内容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