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一百一十七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当年在讨论中国乡村时,我们曾经写过一句话,这里的日出日落跟着大地,这里人的未来将走向哪里。其实我们在关注中国乡村的时候,最本质的关注因素还是人。

事实上,现在中国乡村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人口的流失。那么我们可以想见的是随着这一轮乡村振兴的提出,包括一系列的资本、文化、产业的导入,将来可以看到的一种常态就是多元的人口会慢慢的回归到乡村。

其实,当我们在考虑某个地区人的发展或转型的时候,一直有一个非常独特的人群。在中国传统的乡土社会里,这群人被称之为中国的乡绅。他曾经起到了国家的治理机器和当地普通老百姓之间的融合作用,同时也很好的维护了乡土社会非常好的传统,包括这种民俗、民俗的继承。这群人在整个中国乡土社会的价值非常大。

那么,这些年中国乡村的衰落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传统乡绅阶层的流失。流失的因素有以下两点。第一,是指最优秀的人都外出了,外出以后当地就形成了空白。第二,是指传统意义上的乡绅,已经很难适应今天真实的乡土社会需求。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期待在新一轮的乡村发展过程当中,能够出现一个新的阶层,希望这个阶层对整个乡村社会的上传下达和建设治理,能够起到发挥传统乡绅的作用。

但是,现在我们应该看到对于期待中出现的新的乡绅或乡贤,他的素质和以前是不一样的,那么,从产生的途径来看和以前也不同。比如,以前的乡绅都是来自于当地土生土长的人。未来,随着乡村社会人口的复杂性出现的一批乡贤,可能他从来就不是这个地方的人,他的到来可能是伴随着外来的产业和服务。那么,这群人也有可能成为这个地方的乡贤,他们和传统的乡绅一样对这个地区的建设会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我们要以一个开放的态度去看待乡贤的产生,同时,我们也会看到越来越多从这个地区走出去,在外边工作多年,他的素质、个人影响力和口碑都很好的这群人,其实也在呼吁从外部走向他当年出生的故乡。当他们来到这个空间以后,也在客观上发挥着传统乡绅的作用。这在我们很多乡村案例的调研中也很普遍,而且他们从外边带来了很多好的资源来进一步支撑这个地区的发展。

以前,大家讨论乡绅时,可能他们年纪比较大。但现在,我们发现有很多地方威望相对高的这些人年龄并不大,他们可能是80后,甚至是90后。但是他对于外部世界的认知,包括他开放的态度、个人能力,其实很大程度上获得了当地人的认可,客观上也发挥着带动当地发展的作用。那么,从年龄的结构上来看,对整个新的乡绅阶层,也应该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来认知到这个特殊人群的出现。

今天对于中国的乡村治理、乡村转型、乡村振兴来讲,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人口的变化上。那么,在人口结构里依然需要像传统乡土社会乡绅阶层的存在,但是考虑到乡村社会里对乡绅新的变化和来源,我们姑且称之为乡贤,而且是一个新的乡贤概念的出现。

那么,在这种概念之下,我们期待这群人的出现能够真正推动乡土社会的治理和变迁,他们在一定意义上是不可或缺的,他们的价值也应该值得尊重。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国家对乡村治理的模式里,更多的是在强化国家的基层政权。但这种模式是不是真的符合中国乡村的治理范式,将来也是值得去讨论的,尤其是我们对于乡贤的认知是不是还能够像以前一样对这群人给予充分的信任,这可能也是深刻影响中国未来乡村发展的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期待新乡贤的出现能够为中国的乡村治理提供独特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制衡我们国家更强势的行政化统治对于整个的乡村的影响,由此达成一个新的平衡。我想这个价值,未来也非常值得期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