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李亚蝉(方塘智库特约研究员)

【一】

在六祖镇,山山水水都和禅宗六祖有着密切的关系。

广东的7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在广东云浮市新兴县六祖镇,傍晚的最后一抹霞光刚刚散去,集成河的西岸,弯弯的月牙从山头升起,已归的鸟儿在看不到的地方偶尔鸣叫。暑气渐消,王维诗中“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画面竟好像正衬了这山岭中的夏夜。

六祖镇因是禅宗六祖惠能的家乡而闻名。在中国古代文明高度发达的唐朝,王维、李白等人因诗歌流芳百世,惠能则以禅宗哲思影响了那个时代和后代,并至今被后人铭记。

禅宗,是佛教传入中国后的创新。相传南北朝时期,达摩从印度来到中国传教,提出一种新的修行方法。后来达摩把这一禅法传给慧可,然后再穿僧璨、道信、弘忍。之后,弘忍的弟子神秀和惠能分别在北方和南方传法,建南宗、北宗。惠能的南宗,经其弟子神会等人的提倡,加上唐朝政权的支持,取得了禅宗的正统地位。由于从达摩到惠能经过六代,故视达摩为“初祖”,惠能为“六祖”。

相传,五祖弘忍为付衣法,命弟子们各作一偈,上座神秀呈偈曰:“身是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惠能听后,亦呈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句诗偈使得惠能获得五祖传衣付法,也成为惠能流传千年的经典禅思哲理之一。

作为佛教禅宗,六祖惠能是一种神化的偶像。盛唐时期一些名人雅士的推崇,也对惠能形象和声誉的强化起到明显推动作用。如田园诗人王维参禅悟理,其文学创作也受惠能禅思影响,有“诗佛”之称。后来,王维接受惠能弟子神会的邀请,撰写了《六祖能禅师碑铭》。王维之后,柳宗元和刘禹锡也先后为惠能作了碑铭,可见南宗当时之影响力。

在六祖镇,惠能的出生和圆寂都充满传奇色彩。据传,惠能在国恩寺“奄然迁化”之日,南华寺附近“异香氤氲,经数日不散。山崩地动,林木变白,日月无光,风云失色”。

惠能圆寂后,弟子法海恐人争夺,将师傅真身藏于国恩寺不远处的山林中。如今这个地方被称为“藏佛坑”,位于六祖镇寺田村东侧的深山之内,山林葱翠,溪流明净,瀑布奔腾,香火旺盛。

【二】

现在,禅宗六祖圆寂已1300多年,但惠能的禅宗哲思和他的故事还继续影响着世人。千年历史大浪淘沙,关于惠能的段落有真相,有传说,有争议。但无论如何,他在岭南地区仍被称作“南蛮之地”的唐朝,从广东贫困的乡村边缘,走到中国宗教和思想的核心高地,都不得不说是传奇的人生。

而承载了惠能前24年人生的夏卢村,则是惠能作为一个普通人在人世间的主要轨迹。

大暑时节前后,正是云浮新兴县播种夏稻的时节。夏卢村附近的稻田里,部分水稻已经收割,农人正辛苦整理水田,为下一次耕种做准备。生长在这个村子的惠能,青少年时期的成长较其他同龄人,还要更为艰难。

惠能俗姓卢,他的父亲卢行瑫被认为是夏卢村的开村人之一。当地的村民说,卢行瑫原为唐朝官吏,因触犯朝廷被贬至新兴为民,与一夏姓人一起开村务农为生,并以“夏卢”为村名。卢行瑫娶了夏卢村附近村落的一名李姓女子为妻,于唐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生下惠能。

关于惠能的降生及取名,不论是在夏卢村,还是一些禅宗书籍,都有一段相同的传说。据传,惠能“降生时祥光献瑞,香气氛馥”。有二僧人来卢家为婴儿取名“惠能”。惠者,以佛法惠施一切众生;能者,能弘扬大乘佛法。这样,惠能成为少见的以俗名作法名的出家人。

惠能的父亲在他3岁时就离世。因此,尽管父亲曾为官吏,但他并没有从中获得学习文化的机会。这也是他到湖北黄梅学禅时,被称“獦獠(未开化的蛮人)”的原因了。幼年丧父,使得惠能的家境非常贫寒,生活艰难,他与母亲相依为命,靠打柴、卖柴为生。直到24岁才到黄梅参礼五祖,且“惟求做佛,不求余物”。

朝代更迭,时间过去了上千年,夏卢村内已经找不到惠能当年的房子,但有几颗千年荔枝树被认为是惠能当年所植。夏卢村内还有一座惠能纪念馆,里面供奉着六祖金身像,本村的老人们在馆内看守、聊天,任何来访者问起,他们总能如数家珍地讲起惠能的各种故事和传说。虽然夏日炎炎,这里仍香火颇盛,一圈一圈的盘香高高挂着,或寄予信众的追思,或寄予某个人的心事或心愿。

【三】

广东是惠能的故乡和传播佛法的主要区域,在这里,巡着六祖的足迹,那些如同神话的故事变得更加真实可感。广州的光孝寺是惠能受戒之地和道场之一,惠能在这里发出了“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著名哲思论辩。在广东韶关曲江区,漕溪之畔的南华寺供奉着六祖真身,亦是惠能弘法主要道场。而在云浮新兴县,惠能生于夏卢村,圆寂于国恩寺。

这三个寺院并称为六祖三大祖庭。对于惠能,国恩寺显然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这个寺院是惠能在45岁时所建,并在惠能老年时期获得唐王赐名“国恩寺”的荣耀。但惠能其实仅在这里度过其极短的一段时间,但也是在人世的最后时间。

国恩寺本名“报恩寺”。惠能青年时期离开家乡后,一直在外学禅、弘法,即便母亲去世均未能在身边。建“报恩寺”,有报答父母养育之意。公元713年七月初三,惠能返回故乡,八月初三,六祖在与众徒告别后,端坐在蒲团上圆寂。

所谓落叶归根,即便为禅宗六祖,恐怕对故乡也有与常人一般细腻的挂念。今天,国恩寺内,香火袅袅,惠能手植的荔枝仍是信众和游客必观之树。每年夏天岭南荔枝成熟之际,国恩寺都会举行以“品六祖佛荔”为主题的祈福法会。惠能生辰与圆寂之日,新兴县的各地也会举行纪念祈福活动。

在中国的佛教历史中,惠能之所以伟大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其洞彻的思想。陈寅恪赞其曰:“新禅宗特提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旨,一扫僧徒繁琐章句之学,摧陷廓清,发聋振聩,固吾国佛教史上一大事也。” 

如今,新兴县正在围绕禅宗文化,打造六祖故里旅游度假区,结合六祖文化的挖掘和当地温泉资源的利用,推动特色民宿的发展,以及其他特色休闲度假等旅游项目。

云浮市位于粤西地区,2015年底新兴县第一条高速路通车后,从广州自驾最快约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新兴,珠三角的人们与六祖故里的距离被拉近。现在,禅宗文化旅游已成为现代都市人寻求心灵释放的一种形式。基于这样的需求,新兴县集成河的东岸,形成了以国恩寺为核心的六祖故里旅游度假区。

除了国恩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沿河岸而建的度假酒店群。这些酒店大多古香古色,既有仿唐的建筑风格,也有岭南建筑风格,乃至徽派建筑。有意思的是,因着禅宗文化植入和休闲度假的整体氛围,这些风格各异的酒店建筑群并不显得冲突。信众或者旅行者来到六祖故里,在这些乡村度假酒店休憩,赏建筑、园林之美,观云霞之明灭,读黄梅之禅理,追六祖之哲思。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