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102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我们以前曾提出一个观点:谈乡村振兴,必谈农业。一是因为对于乡村地区而言,农业是不可回避的东西。二是因为农业作为一个理解、观察或将来改变乡村的入口,其角色和地位非常重要。

现在农业在整个中国新一轮的产业转型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不只是因为农业是民生产业,更重要的是因为围绕整个农业资本化和产业化的空间非常大。农业的改变从商业机遇的角度而言,已经进入了最理想的阶段,有很多资本都在往这个领域涌入。比如,柳传志卖的柳桃、褚时健卖的褚橙等等。

以前看似产值很低的产品,在这一轮的产业转型当中,产值可能变得很高。除此之外,农业的延展性和跨界的可能性也非常丰富。比如,台湾很多传统的农业地区都把农业发展成为在地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附加价值远远超过原来纯粹的农业带来的价值。

如果仔细观察台湾或欧美发达地区,就会发现它的农业发展对于当地人口的改变和物理空间品质化的转型发展,带动的效应最大,即农业的转型和城镇化之间的关系最为密切。但纯粹的从商业的机遇、商业模式的转型、未来技术的适应性、整个新兴产业的发展角度而言,我们都应该回到农业。问题在于怎样回到农业,对于中国很多的乡村地区而言,农业应该怎样实现转型。

以前在农业转型过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就是进行规模化农业。因为政府针对规模化农业的发展给予了很多补贴政策,所以很多地方都是为了补贴而去推动自身地区规模化农业的发展。

但现在有另一种声音出现:规模化农业中间夹杂工业化手段的农业发展模式到底适不适用于广大的中国乡村地区?在实际的调研案例和东亚地区农业的发展当中,尤其是考虑到中国农业人口占总人口比重比较高的情况下,对这种刻意的追求规模化农业的思维,我们要进行一个反思。其实真正高附加值的农业进行规模化发展并不是最佳的一个选择,可能它依然是小农的发展模式,但添加了一些新的文化和技术创意以后,就会使它的品质化提升,这样也能够实现它的高附加值,甚至是安全性、创意性及综合的价值比规模化农业的发展路径可能还要重要。

对于中国的乡村而言,为什么要将农业和乡村振兴结合在一起,是因为在中国乡村的振兴过程中,除了要解决财富的问题以外,还要解决很多当地人的就业问题。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再去思考农业的价值转型时,就不能够忘记它背后大量的农业人口存在的约束条件,综合考虑之后就会发现,规模化农业未必是农业发展的最理想状态。

以前要想打通农业和外部的市场连接,最重要的方式就是进行规模化农业和工业化农业。但随着技术手段和个体崛起,外部越来越多的创意人群涌入乡村,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个人、公司或一个平台来实现小面积创意农业的展示,不一定非要完全依靠深度加工、依靠改变农业的产业链来完成农业的价值化。其实我们完全可以采取小而美的形式,同时与最新的技术和文化的创意设计进行连接来改变农业的性价比,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农业的发展推动农业所在地区的城镇化进程,进而实现整个乡村地区的综合转型。

因此谈乡村振兴要“回到农业”,但“回到农业”不仅仅是为了谈乡村振兴,还有背后系统的新兴产业变革的逻辑。只有把在这种逻辑之下的农业发展路径的选择和整个中国需要的农业转型相匹配,才能在不同的地方找到最佳的农业转型道路,这才是“回到农业”比乡村振兴还要进一步延伸的战略价值。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