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92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谈河南有一个必谈的元素——豫剧。朋友曾问我,到河南后可以去哪听场豫剧,但我还真不知,就像到北京后可以去德云社听场郭德纲的相声一样的地方所在。据我所知在河南这个地方,对于豫剧剧种形成的一种舞台的产品或具有这种文化旅游性质的产品,其实做的并不是特别好。

但有一点是方塘最近在郑州设了一个新的办公室,办公室下面有个广场,广场里每天都有人在唱豫剧,而且不是一个人在唱,也不是一个班子在唱,除非下大雨或天特别热时才会停下。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在郑州这个城市,豫剧的民间基础是比较好的。它在河南当地的老百姓中间是非常受欢迎的,当然这个受欢迎跟这几年的一个电视节目“梨园春”有一定的关系,它主要是以豫剧为主,是当时河南电视台最火爆的一个电视节目。

这个案例告诉我们,有这种传统价值或民众基础的艺术形态和一个新媒体栏目之间的结合,无论是从艺术本身,还是从商业媒体的发展上来讲,其实都是非常值得推崇的一种办法。豫剧它有很好的民众基础,但是它作为河南的一个文化符号,在对外传播中间其实还是相对比较弱势。

这个弱势有一个比较就是前几年昆曲的一个兴起。其实昆曲它原来也是一个地方剧种,但是这些年白先勇先生的关系使得它在北京、上海、广州、台湾,甚至美国华人圈里很受欢迎。白先生依托他个人的影响力和能力,将昆曲从一个传统的地方剧种,经过创新和推广变成了一个在现代人和高端人群的生活方式里很优雅的一个艺术品类。

所以豫剧和昆曲相比,在某些层面有很大的一个提升空间。那么豫剧之于河南或河南的文化来讲,肯定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这样的一个组成部分到目前对于河南的对外传播上来讲,并没有充分发挥它的一个意义和价值。这也是在新一轮的文化河南的思考中间需要去提升或反思的。

豫剧并不是从来没有成为过一个全国瞩目的东西,它其实有过这样的历史。比如当年常香玉她通过自身的影响力,把豫剧进行了一个全国的巡演,风靡于全国,那时应该是豫剧非常辉煌的一个阶段。其实常香玉她当时对于豫剧来讲,除了她的唱法或艺术表演层面的一个创意之外,还有就是她当时将豫剧和整个的家国命运结合在一起。比如她当年捐了一架飞机去抗日,不光是用她真实的表演去愉悦观众,还带有了一个很强烈的时代感和家国意识。今天再去思考豫剧的创新时,怎么样在豫剧的创作中间去实现一个更高的突破?这是今天的豫剧演员们、大师们、团体、想复兴或振兴豫剧的人群应该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从白先勇先生之于昆曲,他的一个成功案例去看,豫剧应该怎么样去完成自身的创新?这时对于一个传统的艺术形式,不应该固守它传统的形态,应该勇于和其他的艺术形式进行一个融合,进而实现双方共同的一个提升。

还有一点就是刚才我有些朋友他到河南以后,我想在河南一天或两天的时间内,能找到一个固定场所去真正的按照我的预期,听到豫剧的一个表演或经典的桥段,可能还没有太多的地方可以满足。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在很多的城市里,特别是民众基础比较好的地方建立一个这样的场所,让外来人或本地人定期或不定期的听到豫剧的表演。也就是让豫剧真的走进平常人的生活中间,这也是体现一个传统的艺术形式,它现代的生命力和活力的一种非常直接的方式。

所以在今天豫剧之于河南依然是一个很重要的符号和代表,但它也面临着很重要的一个创新的体现。站在这个新的转折点上,应该需要更多的从官方到企业到机构到豫剧的表演艺术家在内,各种人齐心协力推动这样一个艺术品类或者形式,完成它的生活化,现代化,创新性。只有这样豫剧才能再次成为河南的一个代表,成为推动整个河南本地人生活状态的一种很好的方式。这是重新思考豫剧时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