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观看第86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在对整个河南的文化资源和文化遗产进行一个梳理,并与其他省份做比较时,你会发现河南众多的古城、古都、古村落会是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而且也是一个十分独特的资源。那么整个古城或古都与文化河南还有河南的社会经济转型发展之间的关系,大概可以分为这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可能与很多地方一样,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很多的逻辑、主导思想都被经济增长所主导。这种情况下更频繁的出现古城被破坏、城墙被拆,这在整个中国的进程当中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在河南发生的概率也是很高的,所以说那时古城资源是被当成经济社会发展的负担。后来随着文化旅游业的快速发展,包括人对真古迹或真文化的追求,你会注意到如果不拆这个古城和城墙,可能它带来的经济价值比你拆了之后带来的经济价值还大,所以说这种情况下你不去鼓励保护它,它反而被保护起来了。

第二个阶段就是开始通过文化和旅游产业的发展将它进行价值化。今天我们所在的商丘古城,它现在能很明确的发展出古城旅游的业态,那么其它地方也一样。所以说如果今天有朋友问我去河南能玩什么呢?可能我会给他们推荐很多带有古都色彩的地方,比如开封的清明上河园、商丘的古城、洛阳的老城区,包括其它地方也是一样。可能我们到一个地方,去寻找它古城古都的旅游目的地是一个主流的选择,这可能是我们目前说的,文旅化的对古都的认知和古都的价值变现。

第三个阶段是除了文旅化价值变现以外,很多的地方也非常乐意将它古城和古都的资源,作为整个地区或整个城市对外传播的一个标签。我们称之为叫品牌化的利用。 

像凤凰古城、台儿庄古城通过一些改造和扩建,然后圈起来进行门票售卖的这种业态基本上进入了一个黄昏的阶段,今天在面对这些古城和古都的资源时应该进入到新的阶段。这个阶段我们把它称之为将古城和古都的资源真正的纳入到一个地区完整的城市化进程当中的阶段。在这种思维方式之下,古城要在更大程度上去恢复它的功用,以前有原住民居住的现在还需要有原住民居住。

比如我们原来给西安建议的时候说:西安的城墙内部,一方面是有一些居住的职能,但是另一方面利用整个城墙的内部片区,其实是可以打造出一系列能够代表整个西安最高品质的博物馆群体,那么一旦有了这个博物馆群体,它就有可能成为一个最有文化的片区。

对于商丘可能也是这样,它不只是在外部建筑形态上的区别,更重要的是这些建筑里面真正的内容,代表的是这个地区的文化品质,而且是这个城市必不可少的文化功能和设施。这可能是将来古城价值最大化的一个东西,而且也是古城融入到整个片区的城市化进程当中一个重要的路径。

在整个古城的发展中间,它不可能只有门票收入,如何在这个片区里实现文化创意产业链的打造?在现在的城市发展格局中,古城片区应该是人口流量最大的,除了有本地的居民以外更重要的是一个流动的高消费游客群体,这个游客群体客观上可以充当文化创意产业基本的消费支撑,进而在这个地方更容易形成文化创意的产业链或产业生态,这种情况下古城也就具备了产业的价值。

所以说整个河南古城、古都的资源是很丰富的。在今天这个阶段除了要承担一定的旅游目的地职能以外,还应该恢复它原住民的居住功用,把它变成一个品质化的城市片区。只有这样的话,古都河南才能真正的成为品质河南最重要的一个引擎和支点,这时我们再看文化河南的时候,可能这一大片资源是最有价值的,它的出现也是最能够发挥它价值的一个阶段。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