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六十七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今天拍摄的场地是陈家大院,它的渊源来自于明清时期的一个陈家院落。当然这里还有一些明清时期的古存建筑,但大部分是复建的。如今这个大院是商丘古城一个很重要的景点,可以说进商丘古城,必进陈家大院。那么谈商丘旅游,必谈商丘古城。

我们之前也试图对整个商丘的文旅版块做一个划分。比如符号方面,可能从官方角度而言,对于火文化和华商的推崇,应该说力度是相对较大的。而我们比较推崇的则是古城、应天书院、黄河故道,类似于这种有明确的遗存之称的东西。如果能将这些做好,可能对城市的推广会有一个更加明确的体现。所以我们再去思考整个商丘的文旅时,推崇的就是依托于现存的、有明确标识性支撑的东西来去推动,而在这个过程中间,古城这一个元素就显得格外重要。

那么回过头去看整个商丘,官方对于它旅游的发展,对于古城的表述或者重视程度其实是很大的。可是几年下来,整个古城的改造力度虽然很大,但是到目前为止,它的基础或者整个产业、业态的规划,包括它对外推广的营销,尤其是进一步的运营,应该说还是处于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其实它是错过了上一轮中国旅游发展中间一个很重要的古城旅游红利期。那么在一个古城旅游的后红利期里,这个地方如何去寻找自己的新突破口,可能对于商丘而言是一个比较重要和迫切的阶段。

在这个阶段里,除了要进行上一轮发展中间普遍选择的高品质、高规格的硬件建设以外,同时,应该一次性的将它纳入整个运营里面去考虑,一次性地纳入到整个产业规划里去考虑,可能这是目前对于运营者、投资人、地方政府来讲,一个比较高难度的动作。那么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就需要纳入市场的力量,尤其是具有产品或者导流能力的机构的介入。

当然在内部来讲,应该把古城里面很多硬件的产权进行清晰化运作,然后做好整体的品牌形象规划,形成一个从硬件到软件到业态到运营到品牌,甚至于说到投融资,包括变现路径的一个综合设计。我想这样才能一次性的、高规格的推动这个板块地区的旅游产业发展和硬件的建设。如果能做到,可能在整个中国的后古城时代或者古城旅游的新阶段里面找到自己的一个独特定位。相反,如果仅仅是做一些所谓传统的院落、园区、建筑,商丘古城将会很难有一个根本性的改变。

当然现在大家都在谈全域旅游,也就是说,对于古城的业态运营而言,我们一方面要看到它内部自身的运营和发展的规律,同时还应该把古城的旅游放在整个商丘的这一轮的全域旅游里面来看。所以说,它一定要充分地和黄河故道、应天书院、乡村旅游、其它板块之间进行密切互动,来审视古城在整个商丘的全域旅游中间所扮演的角色。比如说它的高品质旅游服务的提供,比如说它作为整个商丘文化的窗口或者会客厅式的定位的实现,比如说它作为整个商丘文旅产业孵化器的特殊功能的实现。那么这里面我们就会发现,对于古城业态的规划,要进行一个重新的思考。

再往外延伸,原来我们也提到过,应该把商丘放在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上去看。那么商丘在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中的角色扮演,可能和整个商丘古城的发展又是密切相关的。所以说,你也可以反过来用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的背景去对这个地区进行观照,得出一些很重要的有关这个地区或者商丘古城里面的一些业态、产品、服务的启示,这也是我们要做的一个思考。

所以说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想接下来再去看商丘古城时,它的审视角度一定是多维度的,一定是从不同的方面给出它的一个观照。那么有了这样一个观照,再去看它系统性的业态规划,同时用市场的力量去帮助它进行一个高综合性的、高品质的介入,来进而实现它一次性的到一个很高的阶段去发展,而不是说简单的模仿上一轮的古城旅游的发展路径。也就是说叫沿着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商丘古城的文旅发展,它应该在多重维度之下寻找到自己独特的创新之路。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