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六十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乡愁里的中国》脱口秀已对雄安新区讨论过两次,其中一次是从未来之城发展的角度,比如,未来的生态、科技、社会、国际化,包括文化建设等。

我们随着对雄安新区关注的深入会发现,雄安新区之前被很多人想象为一张白纸,其实并不是。比如,有原有的传统产业污染问题、生态恶化问题,以及在地文化在传承过程中,正在遭遇挑战的问题等等。再加上被国家定义成这么高端的新区的出现,其突然成为了河北省,包括京津冀地区,甚至整个中国新一轮城市化进程中最大的变量。

此变量的出现,直接激荡一系列原有的利益体系,在这些利益相关者的整个局势当中,雄安新区迎来了一个建设的主导逻辑。也就是现在我们去思考的,当雄安新区建设进入实施阶段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它的发展,在审视它的过程中,必须要找到雄安新区建设当中的真问题。

为何谈真问题,因为我们在之前的很多公开的讨论中突然注意到,很多人对于雄安新区的思考或者讨论,是带着一厢情愿的想象意识来完成的。比如,有些人在讨论的时候,就像讨论一般的新区开发一样,纯粹的是立足于本地的或者在地的文化元素去思考雄安新区将来的文化符号或者文化传承。

有的人还是纯粹的依托于本地区原有的相关规划,或者有关政策,去思考雄安新区未来的城市发展。

有的更多依托于传统的城市营造逻辑。比如,最早的时候,一帮所谓的炒房团,第一时间跑过去,试图去收购一些房地产,或者圈点地等等。依然用这样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雄安新区的营造。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讨论是失之于宏观,有的讨论完全狭隘于既有的思考。这在雄安新区真正的建设过程中,都是不准确的。我们一定要立足于从政治层面,或者国家战略层面对雄安新区的期许。当然,最终还要回归到城市的发展规律当中,找到真实的问题和根脉所在。

比如,种种产业的集聚,当然很重要。但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雄安新区产业集聚的逻辑或者路径,到底和其他新区有何不同。原来更多的寄希望于,将来这个地方不需要担心它的产业集聚。因为有大量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或者机构要落到这里,直接通过转移或者搬迁就可以完成雄安新区产业的集聚。

但在我看来,仅仅拥有腾挪式的,或者基于北京的疏解,集聚到雄安新区的这些产业基础,是不可能营造一个定位那么高的新城的出现。

所以,一个城市想要领先于,或者对全球的城市化进程有所帮助,一定要回归到本地未来人口上。不是为了产业而营造城市,而是为了不一样的人群来营造城市,这也是全世界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尤其是在雄安新区成长逻辑当中,我们发现,各地都在进行基于人的争夺,而进行的城市发展。在这一轮的人口争夺当中,雄安新区虽然有很高的定位,虽然有基础产业的集聚,但是,也重新要在更高的维度上思考人。什么人?比如,创意人,创意阶层的兴起,因为这些人到这里来,能够为本地带来之前没有过的新兴产业的诞生。

如果没有这样的思考,只是纯粹的依托于转移和承接,我想它诞生的那一刻起,也就是它落后的那一刻。

所以,雄安新区在建设过程中,一定要回归到对真问题的考虑,对真问题的考虑就要回归到对人的考虑。此人不一定完全依托于产业转移和结构的调整而来,而是,一群不知道能够带来什么,但是一定能够带来创意和创新。这样才能创造或者营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城市,这才是一个世界级城市的诞生路径。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