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四十八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在我行走的很多地方当中,其实每一个小村子和地区,其名字往往蕴含非常深厚的含义,当然其中的深厚有可能不是文献资料赋予的,而是生活在那里的人所赋予的,或者对它的尊重,成就了此地方。

但是,这些地方对于很多人来讲,都非常神秘,或者非常边缘,我们称之为“秘境”。比如,我们在西宁调研期间发现,有个名字在开始的时候很容易被忽略,有个古城叫丹噶尔古城,但是丹噶尔这词,是从“东科尔”翻译而来,是藏传佛教里一个叫海螺的法器。可以想象海螺在藏传佛教语里面,作为法器存在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意境。当本地被命名为海螺时,在人的想象中又是什么样的境界。另外,也就是今天我想说的“群加”。

当时,我们从西宁开车出发去湟中,在途中碰到了一群羊群,在公路上羊群显然不把自己当成是客人,它们几乎占满了整个公路。于是我们就必须把车停下来,要等羊群穿过高速路,我们才走。所以,在当时的场景里面,你不自觉的就会对这种自然之美,或者对原生态的生物表示等待。

在穿过山洞以后,我顿时不由自主的感慨“别有洞天”。当地的向导给我们讲,群加的意思是白凤凰飞过的地方。当听到白凤凰飞过的地方,再加上眼前大山,还有嘛呢石,以及当地宗教仪式的场所,此时的感觉仅仅用震撼是所不能形容的。

当你行走于此时,看到旁边的小溪流,看到最原生态的,比如护林员走的保护林场的自然步道,然后再去看整个秘境里面的小村庄,而且里面都是藏族的居民,他们的牛羊就在旁边的山坡上,安静的找东西吃,然后自由的散步,当有人出现它们面前时,也偶尔会激起四处奔跑。但是,总体而言,是非常安静的,非常沉浸的境界。

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做旅游策划、旅游咨询,在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会陷入很大的纠结当中,一方面从项目将来的市场环境的前景来看,我可能要不断的去压抑自己的情绪,或者情感上的冲动。但是纵然是这样,我在整个西北地区,包括群加这个地方,在进入场景的那一刻,其实完全可以将所谓的理智,所谓的来自于商业模式的压抑,直接的给冲撞掉。所以当时我就讲,再美的人工营造,在真正的大自然塑造面前,都是无力的,这也进一步让我们思考,旅行的目的和意义到底是什么?

我们平常带着面具,带着伪装,带着所谓的理智和理性,去寻找不一样的感受,所以才去最遥远的地方,用最小众的,或者最安静的文明去涤荡你的内心,这也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的自驾游也好,悠闲旅行也好,或者个体碎片化的旅行也好,正在成为主流的原因所在。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像群加秘境这样的地方,我们要用旅游的,或者旅行的思维去考虑,但是在真正的将它做成旅行产品的时候,恰恰最需要忌讳的,或者最需要克制的,就是要把它做成纯粹的旅游景点来看待。我们需要不再大规模的对它进行施工,或者对它进行重新塑造的情况下,让它展示在世人的面前。在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天地中间,给人一种最美的感受,最诗意的感受,最厚重、最安静感受,这才是群加秘境的未来。

同时,这也是对所有旅行者的馈赠,旅行者在寻找各自诗和远方的时候,也希望能够在此空间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个自我、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象到,而且是无法压抑住的原生的,原本的自我,这也是我们对群加秘境的期待,也是对每个人旅行的思考。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