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四十四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想谈洛阳这个城市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因为洛阳的名气很大。在我的职业经历里面,或者说这些年我也去过洛阳多次。但总体而言,我觉得洛阳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怎么样也没有办法,把今天的形象,和我想象中的或者去之前的预期之间,建立很匹配的关系。

从过去十年或者十五年以来,看河南的经济增长,其速度还是比较快的,最大的一个变量,就是洛阳的下降以及郑州的崛起,以至于今天的洛阳无论是在国际影响(经济实力),还是在整个中原城市群里的地位来讲,都已经无法和郑州相比。

但是,再回到前些年的时候,其无论是其产业基础,还是经济的总量,以及在世界上的知名度,郑州和洛阳都无法相比。这个过程是怎么发生的?我想可能与省域经济发展过程中,郑州作为省会城市,全省集中精力去做是有关系,包括之前提出来的“郑汴一体化”,其实郑州的发展方向也是往东走,和开封之间进行了充分的互动,那么客观上就带来了洛阳被边缘,这只是一个原因。

另外,最近我们在对洛阳关注的时候,也在试图去寻找洛阳这个城市本身出了什么问题。我觉得在洛阳自身的城市表达里面,有一个很直接的体会是,如果前些年的时候,洛阳的官员以及市民对于谁是河南城市的老大,他们还会去积极的,或者有意识的去展现它的竞争力。今天洛阳作为中原城市群的所谓的副中心城市,自己认为已经无法和郑州相竞争。甚至于说,相对于整个中部地区来讲,郑州已经具备了这样一个首位度或者战略卡位,我想是做得比较好的。

在这种情况下,洛阳主动的去作为一个配合的角色,或者副中心的城市去和郑州进行战略互动,目前无疑是洛阳恰当的战略选择。一定要用好郑州这样的战略平台,但并不意味着一定是跟随的。

比如,我在他们自身的竞争力的表述里面看到,它会强调制造业,甚至一些科研院所的实力,以此来说明自己的发展潜力和未来增长可能性。但是我认为对于洛阳这个城市而言,这些东西都不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应该来自于城市的文化,或者说在中国的文明里面的地位。因为比你的科技实力,科技资源富集的城市多的是,比你的制造业的基础好的多的是,比你的工业产品的品牌有影响力的多的是。所以,从这些方面去试图重新建构城市竞争力的话,这个城市永远都不可能跻身于一流。

反过来讲,只要提到洛阳,它的文化或者历史地位决定了它一直都是一个世界级城市。比如,西安,开封,包括洛阳,罗马,雅典等等这些城市,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世界级的城市。今天对于这些城市而言,需要做的就是要通过一些手段,至少在战略认知上把自己的世界知名度和文化的底蕴转化成经济增长的驱动力。

所以,一定要把自己的在地文化挖掘得很到位,从而真正的去影响其他一系列的布局,影响城市的发展。如果说文化旅游产业在其它城市可以作为非支柱性产业或者次要级产业的话,那么在我看来,像西安、洛阳,开封这样的城市,它一定要把对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和文化的重视,提升到第一战略等级。只有这样,才能够更方便的进行全球资源配置。进而使得其他的产业连带发展,使得城市实现不一样的崛起路径。

所以,洛阳要想在新一轮的全球城市竞争格局里,甚至中部地区和中原城市群的竞争格局里面,找到自己独特价值的话,一定要把文化的战略地位进一步提升。否则的话,这个城市做不好这一道考题,那么它就依然沦于一个平庸的城市角色。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