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四十二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最近去了一趟青海西宁的叫日月山,提到日月山大家可能会想到文成公主。唐朝时,在文成公主进藏的时候,日月山是其最后一站。

当时我站在月亮山上的时候,让我最震撼的不是当年的这段故事是怎么样的,而是,这个景区的开发人员,做了一个非常有创意、非常有厚度的设计。这个设计就是它立了一个文成公主的像,这个像面朝的方向不是藏区,而是朝着东方,朝着长安的方向,旁边有一块石头叫回望石。

当时,我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内心突然之间就感觉到很震撼,一方面这是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最后一站,可想当时她内心的纠结,包括自我的鼓励,以及包括对于唐蕃之间交友的贡献和家国之间和个人情感之间的这种冲撞。站在现场,让人感慨万千。

如今再站在那个地方在看立像的时候,给我带来另外一个冲击是,她站在山坡上,回望的方向是长安。就在那一刻,离长安很远的一个地方、一片土地,一下就和长安或者现在的西安之间建立了紧密的联系,这个联系是可以打动内心的,虽然没有直接的说通过一种道路、铁路,或者有形的东西来连接,但其实两者之间的对话是非常强烈的。

同样的感觉还来自于,有一次我去洛阳的新安县,那里有个汉函谷关的遗址,当你站在函谷关的时候,基于遗址建筑本身可能不会给你带来太多的震撼。但是,当你看到函谷关关口下面那条道路,经过很多年的碾压出来的凹槽,那时候你就感觉非常震撼。在这个地方,当年东西部的交流,不断的有车从这里碾过,以至于长期以来把石头都碾得凹下去了。

所以,就会知道这种地方在当时的战略地位,而且从函谷关的关口,或者它的内城和外城的关系,你就知道,当时我们分析说,它的关口是向东开的,也就是它防御主要对象是来自东部,也就是来自于中原地区、来自于洛阳,而不是来自于关中。

所以,当你站在那里的那一刻,一下子就把长安的安危和洛阳以及洛阳以东地区的挑战,或者威胁,给建立了关系。关系的建立可以来自于军事的威胁,也可以来自于隋唐大运河上游和下游,粮食物资的输送,还可以来自于文化的互融,比如文成公主进藏以后,她就把很多先进的农耕文明直接带到了藏区,完成了两个地区的文化对话。

回到今天看,我们说“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的时候,给我们带来的启示是,将来游走或者旅行于这条带上的时候,是可以找到这片土地和另外一片土地之间深刻互动的。为什么在今天我们提“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也是受这些场景的冲撞,带来的改变。

想把“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给界定出来的话,就需要对整个地区的每一个节点,或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历史遗存,其背后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历史故事,给挖掘出来,并且给表达出来。

这种挖掘和表达或者叫发现和讲述,它不是孤立的,应该放在整个带状的区域之间,让彼此产生关联。这也就要求我们对这个地区的人文资源或者它的景点之间的价值挖掘,也要遵循着这种彼此互动。

所以,这是我们今天在讨论所谓的“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的一个出发点,以及将来怎么去把这条带给界定出来,并展示给世人,同时从旅游开发的角度而言,用一系列的比如线上的平台,包括一系列的图书的出版,包括故事的讲述等等,进而来完成这条真正的旅游带从一个文化带到产业带的递进。这是我们今天再去思考这条所谓的未来可能在整个中国的旅游带里面占据非常重要地位的一条黄金旅游带,要去重点完成它的附加值的提升。

这是我们第二次谈“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接下来,还将有三谈、四谈。比如从一带一路倡议落地的角度、从旅游产业发展的角度、从地区文化交流等角度分别聚焦丝绸之路黄金旅游带,敬请期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