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宋彦成(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世纪初,美国人何伟从北京出发沿着明长城遗迹一路自驾西进,随后写了《寻路中国》,其中用寥寥数笔描绘了河北境内杀胡这个地方。他不无感慨地说:“那些防御工事最为密集的地方,可也最寂静无声”。

一语双关,不但指作为旧时军事要塞的颓败,也指作为商贸集散地的衰落,这其实是上个世纪中叶以后我国沿长城一带北方边镇堡城最普遍的镜像。大浪淘沙,凭借边口贸易而兴的张家口,在清末民初成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及至于是中蒙、中苏物资和商贸的重要通道。

然而,时过境迁,昔日因商贸兴起的重要节点城市转而依赖于能源经济,并且在近年来同国内大多数资源型城市一样,迫切面临产业转型升级的诉求。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推进,2022年京张冬奥会的举办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位于京西北的张家口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在发挥京津生态保护带职能和承接京津产业与人口外溢的同时,如何在原有的产业基础之上进行转型升级,以及在河北省整体战略定位中确立其在区域内的产业分工,将成为张家口未来十年内的重要发展命题。

1、百年兴衰张家口

“风梳着莜麦沙沙地响,山药花翻滚着雪浪,走半天见不到一个人,这就是俺们的坝上。”这是上世纪50年代汪曾祺在张家口的赋诗,其中意象正是张家口的写实。在《长城慢忆》中,据汪曾祺所述:“塞外无霜期短,但关里的农作物这里大都也能生长:稻梁菽麦黍稷。牛马羊鸡犬豕都有。张北的张北马、短角牛都是有名的。”

如同中国北方所有的农牧交互区域一样,那些长在昔日草场上的外来耐旱作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占据了张家口人的胃,此外还有部分食草动物提供很大一部分人体所需蛋白质,俨然这里既有草原文明的深刻烙印,也有久远的作物种植历史。

从地形上看,张家口处于高原与平原的过渡区域,使得其成为蒙古高原进入华北平原的重要通道。从区域位置看,位于冀西北的张家口东南连接京津,西北与内蒙古相邻,西南与山西相连,境内长城遗迹迤逦东西。作为在后世有“陆路商埠”“旱码头“和“皮都”之称的张家口,其因明代隆庆年间蒙汉“茶马互市”而兴,并在清末民初成为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及至于中蒙物资和商贸的重要通道。

据成书于清光绪年间的《蒙古志·卷三》载:“茶市以张家口为枢纽,货物辐辏,商贾云集。蒙古人之转移执事者亦萃于斯,自秋至于初春,最为繁盛,所至骆驼以千数,一驼负四箱,运至恰克图,箱费银三两。其进口货则以牲畜皮毛为大宗,黄油酪酥次之,羊毛与驼毛额数尤巨,皆道天津而转输外洋者。”

由此,到了清末张家口已经发展为中国北方仅次于天津的第二大商埠,与南方的广州并列为中国的“陆水双码头”。其实今天来看,张家口的繁荣在于位处由京入蒙地的交通要道,无论是早期的张库大道/张库商路(张家口—库伦,库伦即今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还是清末京张铁路以及1918年张库公路的通车,都使得张家口成为区域内的商业贸易中心。

然而,当长城作为农业区与牧区政经隔离带的功能退却,北方的边口民族贸易逐渐移至国境线,对于张家口来说,其商贸辐射半径缩短,甚至退守到长城以内,“张库之路”成为历史,甚至汪曾祺在此写下“长城给我一个很悲凉的印象。”

其实,清末民初张家口的经济繁荣不止在于商贸,还在于随着1909年京张铁路通车而兴起的工业。当由畜牧、农耕以及商贸所组成的生计模式遭遇资源型经济,自东向西,凡冀、晋、蒙、陕、甘等长城沿线城市均获得新生,而同样境内煤、铁等矿产资源丰富的张家口成为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并且发展造纸、水泥、金属制品等重工业,使其成为华北重要的工业城市之一。

然而,进入新世纪后,随着全球经济下行,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去产能”成为发展的关键词,资源型城市面临产业转型升级,张家口也不能幸免,尤其是作为河北省重点扶贫区域(其下辖的13个县中有10个国家级贫困县),当高消耗资源不再能支撑地方经济,张家口的产业转型升级也就顺势而来。

2、重新成为京西北的商贸集散地

张家口位于京津冀和晋冀蒙两个都市圈交汇处,市区距北京180公里,距天津约340公里。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以及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过程中,张家口逐渐形成集公路、铁路、航空于一体的现代立体交通网。

无路不成城,路网结构决定了特定区域对内对外的通达性,不管是历史上张库商路的开辟还是京张铁路的通车,都成就了张家口作为京西北最大的商贸枢纽中心,而近年来,张家口的过境高速公路讯增,无论是从京入疆、入藏、入晋,还是通往河北省会石家庄、承德等地均畅通无阻,同时实现省政府提出的“县县通高速”的战略性目标,更不必说为首都环线高速公路与绕城高速公路所覆盖。

除了纵横的公路网之外,过境的京包铁路在此设有张家口站和张家口南站,此外建成并运营的铁路还包括张唐铁路、张集铁路、丰沙铁路、大秦铁路、沙蔚铁路、宣庞铁路及企业铁路专用线等,而随着2019年京张城际铁路的开通,张家口将融入首都半小时经济圈,这将使得张家口成为东邻环渤海地区、西接大西北地区的区域铁路客货运输中心,并且是连接东亚和外蒙、俄罗斯、欧洲的欧亚大陆桥的重要通道。

在2015年4月30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其中对于河北省的功能定位是:“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重点在于河北省整体上承接京津的产业转移,其中涉及到河北省的产业转型升级,并且打造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以此疏解北京的商贸物流功能。无疑,张家口在今天的交通优势会使其重归区域内重要的商贸节点城市,这也使得张家口成为河北省省内重点建设的五个物流枢纽城市之一。

如此,在我们看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等一系列战略机遇下,一方面张家口在当前商贸物流产业发展基础之上进行更新升级,除了建立物流信息平台,还应着力完善现代化的物流基础设施以及提高从业人员素质等,另一方面仍要出台相关产业发展政策,促进壮大商贸物流业的发展,这将使得张家口市在未来成为京西北的核心城市。

当然,至关重要的是建立物流园区,有鉴于当前张家口本地物流企业规模均较小,难以有效提供物流一体化的服务,因此规划建设大型的物流园区就很有必要,以此整合物流企业与相关资源,从而打造张家口的重要经济增长极。

除此以外,得益于京西北张家口的地缘优势、交通通达性及其自身的商贸传统,张家口在一系列的国家战略背书下有望重列“商贸之城”,尤其是在京津产业转移的背景之下,京西北更应承接源自京津的现代服务业等绿色产业,一方面出于生态主体功能区的定位,另一方面在纳入首都半小时经济圈之后,据守京西北门户的张家口其商贸属性将会重新激活。

特别是在京津的产业转移与人口转移的双重带动过程中,比如一些在京高校选址于张家口境内(如怀来),将集聚大量的人口与产业。数据显示在2016年,张家口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就已683.2亿元,增长10.5%,而在未来其增长空间将更为广阔。

其中,张家口市区商业以大中小超市、中高档专卖店和专业店为主,包含有中高档品牌等现代商业业态的集群式购物中心也有分布,主要是以百盛商场和张家口银座为主,涉及业态主要包括百货、餐饮、娱乐等,此外位于京张之间怀来县万悦广场的打造,将使其成为京西北最大的文化旅游商业贸易综合体。

今天,万悦广场作为新消费、新服务、新风口的典范进入中央电视台《市场分析室》栏目。基于一个建筑体或物理空间的生活服务和产业服务创新具有无限可能,关键在于对时代的洞察,基于洞察对项目的战略定位,基于战略定位对产品的策划设计,基于产品策划设计对资源的市场化和国际化配置。

这是我们方塘智库和高建英先生一起提出万悦广场作为文化旅游商业综合体战略定位的核心逻辑,而且,从商业空间到公共空间的迭代升级,将赋予万悦广场更普遍的引领性。如此,万悦广场也将凭借区位优势与丰富的业态内容成为辐射周边市县以至范围更广的商贸物流中心。

3、京津生态屏障的张家口应发展绿色产业

在2015年出台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对于河北省整体功能定位的主旋律是生态,主色调是绿色,不久前北京市新总规出台后,划定京西北300公里范围内为生态涵养区,而位于京西北上风上水的张家口必然要走一条绿色经济的发展之路,也因此无论是张家口自身的产业转型升级还是承接京津的产业转移,其所遵循的要旨皆在于生态与绿色。

其中,关乎到张家口市的产业结构调整,有鉴于张家口属于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因此提出“以退促进”,以期在“十三五”其间基本实现“无矿市”的目标要求,同时在2016-2019年有序推进宣化钢铁产能压减工作,直至整体退出。

至于“进”是优化布局、延伸产业链条,做强做优以高新技术改造升级为途径的装备制造业,以文化创意和品牌带动为依托的绿色食品加工业和日用轻工业,努力实现产品由低端为主向中高端为主转变。

首先,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以新型园区模式助推张家口市经济转型。其中,园区发展要走专业化、集约化、特色化发展道路,要重视产业之间的互补性,加强产业间的相互协作以及上下游产业的衔接,形成富有竞争力的产业链条。譬如,在张北大数据云存储基地形成产业集群,打造“中国数坝”。

其次,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张家口自然环境优美,森林覆盖率达36%,为京郊著名的“氧吧”,兼之文旅资源丰厚,以崇礼四季小镇、怀来恒大运动休闲乐园等高档次的景区建设为载体,推动体育、文化、旅游、通航等产业的融合发展,加快形成全域旅游新格局。大力培育医疗康养、信息安全、电子商务、金融物流等现代服务业,打造京津冀现代服务业后台基地。

再次,借势冬奥会发展冰雪产业。随着2022年京—张冬奥会在张家口的举办,奥运经济将对举办地的经济与社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量,张家口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也将迅猛提升,极大推动投资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及奥运相关产业的跨越发展。

如此,必然会促进张家口产业结构的调整,其中冰雪产业将为张家口市注入新的发展活力,尤其是其境内张北、赤城、沽源、康保等地将会组团成为继哈尔滨之后新的冰雪圣地,而位于京张之间的怀来,依托于万悦广场打造冰雪产品展销中心以及全球旅游商品研发展销中心等,势必会带动张家口冰雪产品的全产业链条,而冰雪产业在未来的几年里也将成为张家口市的支柱性产业。

最后,大力推进绿色增长战略,通过绿色升级改造实现降本增效。由于从国家层面在张家口创建可再生能源示范区,深入开展新能源、非常规水和工业余压余热的应用,充分利用张家口市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的优势,提高风电、光电、生物质发电在工业领域的应用比重,提升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降低燃煤占工业能源消耗的比例,推动工业用能结构向清洁化发展。

如此,在方塘智库(id:ftzhiku)看来,未来的张家口必然是以绿色产业为主导,并确立其自身在京津冀区域内产业分工中的位置,这也不独是河北省其他市县需要加以思考的地方,任何时候区域内的产业分工都需放在首位来分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