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四十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就像其他名人故里的争夺战一样,对于花木兰故里的争夺,在舆论上也是很热闹的一个事件。除了商丘的虞城县以外,还有湖北的黄陂,另外延安也有一个木兰的庙,包括其他花木兰元素的地方,其实还有很多。

在此过程中,大家都希望将花木兰故里,或者与花木兰紧密的关联性之间建立更直接的关系。其背后,其实是在寻求一个地方文化符号的努力,在此努力过程中,在我看来,很多的时候,大家都刻意的,或者把名人故里和这个地区的文化发展之间的关联性的强度,过度的重视,过度的强化。

其实,还有一些其他的变现方式,对于这样的一个符号性的东西而言,它并不一定是独属于自己,或者自己有了以后,别人就不能有。

众所周知,好莱坞现在已经把花木兰作为一个东方的文化符号来进行动画化,或者电影化的尝试,这样的尝试一旦出来以后,它对于以花木兰为符号的文化产业的贡献,应该是很大的。

另外,这样的一个作品的出现,可能有人会说,一个东方的元素为什么由西方的公司去演绎,最终可能对木兰的文化、木兰的灵魂、木兰的精神有一个重新的建构。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这样的一个事件,对我们的冲击,或者启示是对于木兰文化或花木兰这样的人物背后的精神的追忆,或者她的价值化、产业化,并不是说一定要在和她的实实在在的物理空间层面去打造。

有时候我们的科技类的产品和文化性的作品之间,就可以完成它的传播和它的价值挖掘,大家要有这样的认知。这样的话,我们才能摆脱所谓的对木兰的一个过度的物理化。

还有一个说法是,这样的一个符号,它一定不仅仅属于某一个地区,一定是属于全国的,或者整个中华的文化体系,文化谱系里面的重要的组成部分。一个地方,要去张扬的时候,我觉得一定要站在这样的一个高度,然后才能够去思考本地的木兰它对于木兰文化张扬,和木兰文化产业发展之间的价值。如果视角,或者站位无法达到这个层面的话,而仅仅是过度依赖于你的故里或者故乡,以及故居打造的话,我想这很难找到出路。

如今,无论是你的故里也好,非故里也罢,一定要去包容所有与木兰有关的文化遗存,或者它的传说,进而在一个平台上进行系统化的研究和梳理。前一段时间,河南建业和虞城县政府一起做了一个木兰小镇的项目,我们也参与了策划。

在此项目的操作过程中,我们的方向也是非常明确的,它虽坐落在虞城县,但是此小镇的资源的配置、文化的张扬,以及对于木兰文化的关注,一定是面向全国和全球的。一定不是排斥于其他地区的,一定是包容的。

只有在这样的背景下,也许我们到了这样的小镇里,才能够真真正正完整地去体验到木兰文化的价值,它的叙述体系,它的在全世界已经有的或者正在做的一系列的文化的产品。只有首先完成自己的开放和包容,才能完成自己的快速的积累,快速的集聚,快速的发展。

另外,这个项目它不是孤立的存在,应该是充分地和当地的人文,当地的经济发展之间密切联系。同时我也提示,一个地方是不是故里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在这个地方,能不能感受到木兰的氛围。也就是说,如果大家提到花木兰的时候,都有文化的自豪感,或者自己的意识文化觉醒的话,这个地方和木兰的关联性才是最紧密的,而不是给你一个机构,或者挂个牌子这么简单的事。

所以,对于花木兰大家都可以去张扬、推广或者把木兰文化做成产业,做成更好的作品。每一个人都不应该去独占它,而是应该拿出来去分享,只有这样,才是对木兰文化的敬畏和贡献。

留下评论